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黑工厂、器官供应库:新疆再教育营真面目

日前,中共开放外媒在官方带领下参观当局口中的‌‌‌‌“职业教育和就业培训中心‌‌‌‌”,但仍不减外界对新疆再教育营的质疑。再教育营被指控存在酷刑虐待、强迫洗脑以服从中国共产党、强迫劳动,甚至成了器官供应库。

日前,中共开放外媒在官方带领下参观当局口中的‌‌‌‌“职业教育和就业培训中心‌‌‌‌”,但仍不减外界对新疆再教育营的质疑。再教育营被指控存在酷刑虐待、强迫洗脑以服从中国共产党、强迫劳动,甚至成了器官供应库。

奴役在押者的黑工厂

专向美国大学供应学生运动服的贝德吉运动服装公司(Badger Sportswear)日前宣布,切断与新疆和田泰达服装公司的生意往来。和田泰达公司去年12月被美联社发现雇用新疆再教育营的拘禁者制作运动服,还出现在央视为再教育营涂脂抹粉的报导中,称该服装厂聘请从再教育营‌‌‌‌“毕业‌‌‌‌”的‌‌‌‌“学员‌‌‌‌”。

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贝德吉运动服装公司9日在官网声明,有监于与和田泰达服装公司往来引起的争议,该公司将不再与和田泰达有生意往来,也不再从当地进口任何运动服商品。同时,将不再从库存中发送和田泰达服装公司的任何产品。

纽约时报》去年12月的报导也指出,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新疆再教育营内,正出现一个强迫劳动体系,遭拘押的穆斯林被强迫提供无偿或低价的劳动,产品可能销往海外。

报导还提到,被强迫劳动者称为‌‌‌‌“黑工厂‌‌‌‌”的公司越来越多,商业登记记录显示,2018年至少有几家公司于再教育营所在的地址内成立。

新疆当局称,‌‌‌‌“职训中心‌‌‌‌”是协助贫困维吾尔人学习就业技能,帮助脱贫。但在贫富严重不均的中国,为何只有新疆享有此‌‌‌‌“特殊待遇‌‌‌‌”?

《纽约时报》日前报导,据新疆流亡者汇集的一份名单,有100多名维吾尔族知识分子和专业精英遭中共拘留于再教育营,而这些学者被关进再教育营的事实,已戳破中共当局所谓‌‌‌‌“职训‌‌‌‌”的谎言。报导称,关押知识分子凸显中国政府试图消灭维族的文化认同,及消除保护这些传统文化的能力。

强摘器官的幌子

新疆再教育营还有一个令人忧虑的是,它极有可能存在强摘器官暴行。去年12月8日至10日,‌‌‌‌“独立人民法庭‌‌‌‌”在伦敦举行公开听证会,就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指控开庭取证。维吾尔裔大夫、前新疆肿瘤外科医生安华托帝(Enver Tohti)在庭上提出他的担忧。

目前流亡海外的安华托帝曾被要求在乌鲁木齐刑场活摘一个犯人的器官。他在庭上指出,中共2016年6月宣布为所有新疆居民提供免费健康检查,体检项目包括采集所有维吾尔人的生物识别数据,这令他更加怀疑政府目的是为器官交易建立一个全国数据库。他说,‌‌‌‌“据中国媒体报道,采集的样本数量已超过1700万‌‌‌‌”。

安华托帝担心新疆再教育营是强摘器官交易的幌子,因为已有许多人就这样失踪了,只有被查出确实有病,成了政府累赘的人才被释放。他描述2017年10月他去台北时,有名台湾男子对他透露一件可怕的事。那人的兄弟曾前往天津接受肾脏移植手术。‌‌‌‌“由于他兄弟了解法轮功的情况,所以他要求外科医生不要使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他的外科医生请他放心:现在,所有器官都来自新疆!‌‌‌‌”

中共强摘器官暴行近年来受到国际广泛关注与谴责,统计调查发现,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在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后,呈爆炸式成长。同样有出席这场听证会的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美国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他们两人与加拿大前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一同调查研究后估计,遭摘取器官后被杀害的法轮功良心犯多达65,000人。同时,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维吾尔人也曝露在这样的危机下。

在听取大量证据后,独立人民法庭异常的宣布一项临时判决:‌‌‌‌“我们一致坚信不疑地认定,中共从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的行为已实施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涉及了大批受害者。‌‌‌‌”‌‌‌‌“毫无疑问,强制摘取器官是在大规模发生,而且是由国家组织或批准的机构和个人干的。‌‌‌‌”

历史重演

中共日前有条件允许一些媒体在官方带领下参观新疆再教育营,现场的学员对外媒声称自己是‌‌‌‌“自愿‌‌‌‌”前来,并在外媒镜头前唱歌跳舞,表现出开心的样子。但这些画面被不断批评是当局安排好的剧本,关押者为了自保及保护亲友被迫配合演出。而这一切,是为了持续掩盖再教育营的诸多罪恶。

目前在台湾中央研究院工作的德国人戴达卫就对此采访安排感到十分恶心。戴达卫在个人脸书上以纳粹的集中营为例,称在1944年和1945年,纳粹政权两度邀请国际红十字会代表团访问位于捷克布拉格附近的泰雷津集中营。但该集中营早在参访前,就被纳粹党卫队进行‌‌‌‌“美化‌‌‌‌”计划,包括种植花园、重新粉刷房屋及翻新营舍等,并举办许多社交和文化活动,甚至拍摄掩盖集中营实际状况的假纪录片。

这些‌‌‌‌“美化‌‌‌‌”计划成功欺骗国际红十字会,造成该集中营在红十字会代表的报告中留下正面评价,报告宣称该集中营的犹太人没有被送往灭绝营。但事实上,1942年至1945年间有近9万人被分别送往波兰的3处集中营处死。

因此,戴达卫表示:‌‌‌‌“对我们德国人而言,这种恶心宣传非常眼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博谈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