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油国斗川普 亚洲炼油厂遭殃

今年国际油市的主戏码虽是石油国输出组织及伙伴国(OPEC+)、与总统川普之间的角力,但无论谁赢谁输,亚洲炼油业都将受池鱼之殃,因为亚洲炼油厂面对的油价可能比欧、美业者都相对偏高。

今年国际油市的主戏码虽是石油国输出组织及伙伴国(OPEC+)、与美国总统川普之间的角力,但无论谁赢谁输,亚洲炼油业都将受池鱼之殃,因为亚洲炼油厂面对的油价可能比欧、美业者都相对偏高。

国际油价11日盘中跌逾1%,西德州中级原油2月期货跌1.3%至每桶51.89美元,布兰特原油3月期货也跌1.4%,报每桶60.81美元,但这两种指标油价本周依然大涨。西德州油价一周来涨9%,为2016年12月来最大单周涨幅,布兰特油价本周来也涨7.3%。

OPEC去年12月原油日产量比11月剧减46万桶,为3,268万桶,单月减幅为两年来之冠,而且从今年元月起减产量将再扩大到80万桶;尽管未来几个月美国西德州原油销往亚洲的数量将增加,但能否弥补中东供油量减少的缺口仍不确定。

再者,亚洲炼油厂比较偏爱来自中东的重级原油,且需求量增加,但中东产油国却减产,使重原油价格上扬。

目前杜拜市场阿曼级重原油3月期货价为每桶60.57美元,同期布兰特轻油为61.83美元,差价仅1.26美元,而半年前的价差为4.12美元;价差虽缩小,但亚洲业者却无法抓住轻原油相对便宜的机会,只能承受重原油成本提高的压力。

炼油厂技术上虽可改用轻原油,但轻油所生产的汽油量大于柴油,不符合经济效益。例如新加坡炼油厂现在使用重杜拜重原油提炼柴油,每炼一桶可获利13.43美元;但若改用布兰特轻油提炼汽油,每炼一桶反而亏损0.37美元,与去年8月时的11.55美元获利根本无法相比。

另外,美国虽对伊朗实施石油出口制裁,但对八个亚洲进口国给予的六个月“豁免”期,将于今年4月届满;如果美国不再延长,亚洲炼油厂将承受更高的重原油价格。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世界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