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玄学风水 > 正文

秀才识破邪术 摆脱低层定数

定数中有不同层次的叠加,那些低层不好的因素是可以破除的。(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天地之间都有定数,但其中也有不同层次之分别,有些是与低层因素相关的,这种时候如果能识别它,就能由此予以摆脱。下面的这个秀才便是最终能识破邪术,结果从这些因素中摆脱了出来。

过去浙江海昌有个秀才,他从肃愍庙中回来后,就作了一个梦,梦见于肃愍(于谦,浙江人,明朝大臣)打开正门欢迎他进来做客,陈秀才徘徊着不敢进去。于肃愍说:“你以后就会成为我的门生了,应该从正门进来。”陈秀才进去后刚坐下,就有个仆人过来说:“汤溪县的城隍爷求见。”随后就看到一个戴着峨冠的神仙飘然而来。

于肃愍让陈秀才和城隍不必拘礼,对陈秀才说道:“他是我手下的,你是我的门生,你应该坐在上边。”陈秀才很惶恐的坐下后,看到城隍爷和于肃愍在低声说着什么,几乎听不到,只听见几句:“死在广西,中在汤溪,南山顽石,一活万年”十六个字,说完,城隍爷就告退要走了。

于肃愍让陈秀才出去送一送他,到门口的时候,城隍爷问陈秀才:“我刚才和于大人所说的,你都听到了?”陈秀才说:“就听到十六个字。”城隍爷说:“记下来,日后自然就会应验。”回到于大人那里,也是这样跟他讲。陈秀才一下子就惊醒过来,把梦到的事情告诉别人,但不知道如何去解释。

陈家比较穷,但是他有一个表弟姓李,被任命为广西某地的通判,他想带陈秀才一起去,陈秀才连忙拒绝说:“不行不行!梦里面神仙说我‘死在广西’,要是和你一起去了,恐怕会送命的!”这位通判大人说:“神仙说‘始在广西’,是始终的‘始’,不是死生的‘死’。如果说死在广西了,又怎么能‘中在汤溪’呢?”陈秀才也觉得说的有道理,所以就和他一起去了广西。

去了广西后,陈秀才就住在通判府里。府中有一个中间西边厢房别院,一直以来都紧紧锁着,没有人进去过,陈秀才将门打开,看到庭院有假山水潭,觉得不错,就把被窝铺盖都搬进去住了。住了一个月,也没发生什么事情。

到了八月十五的时候,陈秀才喝醉了酒,吟道:“月明如水照楼台。”听到空中有人拍掌笑着说:“‘月明如水浸楼台’,换‘照’字就不好了。”陈秀才吓了一大跳,连忙往上看去,只见一个老头子,带着白藤编制的帽子,穿着葛衣,坐在梧桐树的树枝上。

陈秀才看到后吓得赶紧往卧房跑。而那老头儿竟轻飘飘落在地上,用手扶住陈秀才说:“别怕,人世间有我这样风流俊雅的鬼吗?”陈秀才说:“那么您是什么神仙呢?”老头儿说:“少废话,我先和你对对诗词吧。”陈秀才看到他眉目之间有种古朴的感觉,和平常人也没有什么两样,就渐渐不害怕了。

二人一起进到室内,互相对起诗来。那个老头儿所写的字,都像蝌蚪一样,很多都无法辨认。陈秀才就问这是什么字,老头子说:“我年轻的时候,大家都在用这样的笔体,现在很想用楷书来写,不过写那样的字时间太长,一时半会还改不过来。”

其实那个老头儿是很久很久以前的生命,他所说的年轻的时候,实际上就是在女娲补天以前的时候。从此,那个老头儿每天晚上就来和陈秀才见面,一起闲聊,两人的感情便得非常好。

由于通判大人家的仆人经常看到陈秀才对着空中喝酒说话,觉得陈秀才有点儿不正常,就吧这些情况急忙告诉通判大人。通判听了也觉得陈秀才精神有点儿恍惚,就对陈秀才说:“你沾染了邪气了,恐怕‘死在广西’这话要灵验了!”陈秀才一下子恍然大悟,和通判商量后决定回家乡去避一避。

陈秀才刚刚上船,就看到那个老头儿已经在船的床上等他了,当然,只有陈秀才能看到,别人是看不到的。等船路过江西时老头儿说:“明天就要到浙江境内了,我和你的缘分也要尽了,现在不得不把真情告诉你:我修炼道术已有一万年了,但还没有修成正果,因为缺少三千斤的檀香,用来雕刻一尊九天玄女的雕像。今天向你讨要这些东西,否则我就借你的心肝脾肺肾来用用!”

陈秀才听了吃惊的问道:“先生你修炼的是什么道?”,老头说:“斤车大道!”,陈秀才马上意识到“斤”“车”二字,合在一起就是“斩”字啊!忙害怕的说:“让我回家商量一下吧?”

陈秀才回到了海昌后,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亲友。有个亲友对他说:“肃愍所说的‘南山顽石’,会不会就是这个怪物?”于是等老头来到了这里后,陈秀才说:“老先生可是家住南山?”老头顿时脸上变色,骂道:“这不是你能知道的,一定有坏蛋教你的。”陈秀才把这番话告诉了自己的朋友,朋友说:“这样的话,就拉他去肃愍的庙就可以了。”

于是,等老头儿再来的时候,陈秀才就拉他去肃愍的庙,老头儿大惊失色地就要跑回去,于是陈秀才用力抱住他,强行拉他进去。只见老头儿长啸一声,就飞上天去了,从此以后,这怪物再也没有回来。

后来,陈秀才冒充汤溪县籍贯,考上了进士,而考试的考官,就是状元于振。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转载]《子不语》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玄学风水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