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杨宁:世行行长突辞职 中共扩张受挫

几日前,世界银行行长金镛突然宣布辞职,并于2月1日正式卸任,而其2017年7月才开始的第二任期还差3年多届满就离任,显然背后是有原因的。有媒体分析指,主因是其与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理念上存在分歧。传统上,世行行长是由世行第一大股东的美国政府提名,如金镛就是在2012年由时任总统的奥巴马提名的。无疑,如果总统与世行行长之间存在分歧,对于世行发展是有影响的。

那么,川普与金镛的主要分歧在哪里?首先,世界银行是1944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为重建战后世界、减少贫困而成立的,主要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世行为中国提供了相当多的贷款,可以说,中国经济受益于世行的贷款。

川普上台后,为了扭转美中贸易的不平衡,抗衡中共在世界的扩张,对西方的渗透,不仅调整了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共视为美国的头号敌人,在多方面阻击中共的不轨行为,而且自2018年开始对中共发动了贸易战,通过不断加征关税迫使北京进行结构性的改变。中共从开始的“奉陪到底”的叫嚣到G20峰会的妥协,再到目前谈判的大幅让步,都在表明北京已经意识到了以往的伎俩不再管用。这次谈判只有两个选择,或者接受美国的条件,或者拖延时间阳奉阴违,以保政权。

除了通过加征关税等手段,对于川普政府而言,减少对中共的援助,即减少世行对北京的贷款,防止其利用贷款在全球扩张,也势在必行。他们担心,世行和多边开发银行正在协助中共通过包括“一带一路”在内的计划,向全球各地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

去年底,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大卫·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在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就中共对多边开发银行的影响发出警告,称中共在这方面的努力已取得了实质进展,情况“令人担忧”。他举例说,世行预定2019年完成的一份报告,接受了中共的资助,这份报告的内容是“帮助促进和塑造一带一路倡议”,行长金墉还补充了中共的基础设施技术。

毫无疑问,世行帮助中共在海外投资基础设施的贷款,引起了美欧、日本的高度关注,美国称中共的“一带一路”计划是其进行的“债务陷阱”外交。多个报告披露,已经有至少13个国家因这一计划陷入了债务危机。

也因此,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上个月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发表讲话时表示,美国正在推动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停止向中共等提供资金。

另一个彰显中共的野心是,去年4月,世行通过了130亿美元的增资计划。增资之后,中国在世界银行的投票权较之前上升了1.26个百分点,份额达到5.71%,位次上升至第三位,仅次于美国和日本。这也意味着北京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川普政府的战略与一直重在与北京合作的金镛显然是不相符合的,而金镛在上任前后与北京的密切关系,应该也是无法贯彻川普的意图的。

资料显示,2012年3月,在其上任前,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的王岐山在浙江绍兴会见了当时还是美国达特茅斯学院院长的金墉,双方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看法。同年12月,在其上任后,即访问北京,与时任副总理的李克强会面,双方就深化中国与世行合作等交换了意见。金墉表示世行愿意在中国的城镇化过程方面加强与中国的合作。

而在去年11月3日至4日,金墉还率世界银行考察团在贵州考察,在贵阳考察了农村电商、养老产业及大数据的发展情况,并给予高度评价。他称,贵州的发展成就令人鼓舞,贵州的发展经验对世界有启发,“这是值得推广和借鉴的例子。”5日,他在“进博会”上,再次称“贵州的案例有着巨大的启发性”。

对中共有着如此印象的金墉,突然辞职也就在所难免,无论其是被迫还是主动。而在其辞职后,川普将很可能提名一名鹰派人士继任世行行长,不仅减少或终止世行对中国的贷款,而且排除“帮助促进和塑造一带一路倡议”。这也意味着,中共藉由“一带一路”的扩张计划再度遭到挫折,国内经济本已不堪的中共又添新的烦恼。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