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社会观察 > 正文

越南新娘在中国过的什么生活? 代价超出想象!

不知从何时开始,“花20万买个越南老婆”,成了一些单身男青年口头的玩笑话。在这些人眼中,年轻、貌美、温顺、顾家,或许就是越南新娘的同义词。哄不好丈母娘,买不起学区房,干脆买个越南媳妇,老婆孩子热炕头、相亲相爱到白头算了。

可玩笑归玩笑,事实上,我们对这个游走于灰色地带的庞大人口产业,一无所知。

为了一场“明码标价”的异国婚姻,人们要付出的代价,也往往超出想象。

这次,让我们走进越南新娘买卖背后的世界,光鲜幻象背后,多的是心酸与绝望。

“天堂太远,中国太近”

“来娶老婆的?”

“你有没有老婆?没有正好带一个回去。”

“要是有老婆,再娶个小老婆也没关系。”

在越南胡志明市华侨聚居地第11郡的大街小巷,以上对话时有发生。搭讪者,常是当地通晓汉语的“婚姻中介”;被追问的,则是顶着华人面孔的外来男性,无论年龄。

越南胡志明市

这,可以说是越南跨国婚姻移民潮的缩影。

与广西、云南接壤的越南,在人口结构与经济发展上,与中国形成了某种奇异“互补”。

48.8:51.2,这是越南2014年人口普查后得出的男女比例。由于从上个世纪以来的多场战争,越南男性人口比例一直低于女性。

也正是由于战争因素,长久以来,越南男性在家庭中普遍缺席,女性不得不在社会中扮演生产者的角色,供养长辈,照顾孩童。

可在亚洲传统父权观念的影响下,女性虽然赚钱养家,劳心劳力,地位却始终很低。

这种社会特征,也一直延续至今。

美丽贤惠的越南女孩

而中国的情况,却呈现出倒错的景象。

由于我国曾深受重男轻女的落后思想影响,中国男性人口长期处于过量增长之中,也因此导致了严重的性别比例失衡。

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出生人口男女性别比为108:100,之后持续飙高,近几年,这个比例稳定在了115:100。

美国学者胡德森曾在《光棍:亚洲男性人口过剩的安全意义》一书中指出,因中国各地流产、弃婴等原因,1995年以来,中国每年消失的女性人口约100万,到2020年,因此而消失的青年女性将高达3000万人。

换句话说,中国3000多万单身适婚男性可能会打光棍的缺口,也就此深深埋藏。

过剩的男性数量,来自长辈、组建家庭、传宗接代的压力,使中国男性尤其是来自农村的男性,急切地寻找门路结婚娶妻。

一多一少,一男一女,使彼此通婚的现象在风俗语言、生活习惯都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两个接壤国度,成为一种极易理解的现实。

在越南,还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语——

“天堂太远,中国太近。”

越南人民目睹了中国的崛起,一度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6年,中国人均GDP为8866美元,那时,久未从战争创伤中恢复、又遭遇金融危机的越南,仅为2215美元。

足足四倍的差距,让人很难不动心。

嫁人,嫁离得近又富有的中国人,成了越南姑娘摆脱穷困的捷径。在难以用教育改变阶层、用奋斗创造财富的越南,“穷则思嫁”,是她们对家族所能尽的最大责任。

一名中国台湾男子娶到一位越南新娘女方比男方小20岁

对于一些中国男性而言,越南新娘没有太多“想法”,连眼光都没同层次的中国女人那么高。在深受国内高昂彩礼、有车有房等要求所苦的情况下,迎娶她们,性价比最高。

中国男人娶到越南女人的N种方式

事实上,自90年代而始的通婚浪潮开始,中国男人有多种方式可以娶到越南新娘。

而人们正常所理解的“跨国婚姻”,不过就是像何氏欢及其中国丈夫刘卫华一样,在平凡的生活中相知相恋,步入婚姻殿堂。

河南林州市临淇镇苇涧村

何氏欢与丈夫刘卫华是在越南宁平相识。

多年前,家境艰苦的河南小伙刘卫华赴越南打工,本是想多赚钱,回老家娶媳妇。

到了那边他才惊讶地发现,他的“工友”大多数竟然都是越南女孩,后来他才明白,原来这就是盛行于当地“婆养汉”的风俗习惯。

何氏欢是刘卫华的工友之一,性情活泼、干活勤力的她,吸引了他的爱慕。他时常开玩笑般地敲敲女孩的脑门,比划着:“我们,mai(越南语,音,‘去’的意思)中国?”

两情相悦之时,结婚成家,似乎成了理所应当的事。和国内有点不一样的是,刘卫华娶妻所花的彩礼,只有1000万越南盾,折合人民币约3000元。然而,刘卫华所担忧的被岳丈家“嘲笑”的情况,始终没有发生。

在一个被更大贫穷所侵袭的家庭,看到何氏欢能嫁给喜欢的中国男友,家人十分感动。他们祝福着女儿,盼着她能过上好日子。

然而,像何氏欢这样通过自由恋爱而外嫁的新娘,毕竟是少数。更多的则是像阿塔这样,在反复相亲的过程中,被中国人挑中。

越南姑娘阿塔

正当妙龄的阿塔,生活在“养妈”家中。“养妈”,是越南人对婚介的一种称呼。他们往往集中管理着待嫁的年轻女孩,教她们说中文,讲解中国的风土人情,吃、住、行均由婚介承担,但是所有行动都要听婚介安排。

一旦出现有心娶妻的中国男人,女孩们就会被安排着轮流相亲。虽然男女双方名义上是相互选择,但由于经济地位的悬殊,女方可挑选的余地更少。所以最终,可能有嫁不出去的女方,几乎没有娶不到老婆的男方。

来自江西县城的大龄青年张代,在支付了8万元人民币给婚介后,开启了这场像极了旅游的相亲。当初他来,得到的承诺就是保准挑到合适的新娘,期间吃住费用由婚介承担,中介费也好彩礼也好,都包含在内。配对成功后的一应签证、材料等,也会协办。

“比在国内娶媳妇划算多了。”张代嘟囔着。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张代才终于选上了心仪的越南女孩阿塔,用张代的话来说,阿塔“温顺,话少”,看着样子“好生养”。

阿塔的婚纱照

随着阿塔的相关材料、签证等陆续办好,她挽起了头发,穿上了婚纱,准备在越南家人身边举行完简单婚礼后,就随丈夫回国。

提起认识才没几天、语言不太通的丈夫,阿塔娇羞地低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等待在前方的新生活是未知的,但阿塔似乎已经打算接受一切或好或坏的结果,而这其中有一种可能性正踩着岁月的脚步缓缓前来,那就是从新娘“升级”为媒婆。

也是通过相亲才结婚的吴丽便是如此,嫁到中国后她生了个男孩,在家里越来越“受宠”。现在,她随丈夫在绍兴某家制衣厂打工,两人月薪合计8000元,孩子留在老家。

深觉在中国过得还不错的她,动起了为家族里年轻妹妹们介绍中国老公的心思,一来是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亲上加亲”,二来也为了赚几笔介绍费,改善生活条件。

这些转型升级为媒婆的越南新娘,无形间为更多越南女孩来华开辟了渠道与机遇,一带十、十带百,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

不过,以上这些都还算是“正规途径”,走“非正规途径”的越南新娘,或许会遭遇难以想象的晦暗艰辛,比如偷渡,比如被卖。

走这些渠道的越南女孩,在中国没有合法的身份,她们是游走于阴影之下的“黑户”,人身权利无法得到保障。即便结婚生子,下一代未来的户口问题,也会像一颗定时炸弹。

隐约知道自己会面临着什么的21岁越南姑娘阿何,还是义无反顾地离开了400万越南盾(约合1200元人民币)月薪的工作,离开了在第11郡的家,偷渡到了中国。

先在中国打工挣钱,有机会就嫁人,这是她的计划。然而现实,永远比理想残酷百倍。

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选择偷渡的“阿何”,本以为自己是奔向新生的勇敢者,却不会料到极易落入不法分子精心编织的网络,被买卖,被毒打,沦为性奴……在异国他乡的她们,或许连死亡都是无声无息。

在电影《盲山》中被拐卖的女大学生白雪梅

通过拐卖成型的婚姻,更难以有幸福可言。越南新娘们的境遇,未必比电影《盲山》中被拐进大山的中国女孩好很多,虽然没人愿意承认,但这也确实构成了中国男人娶到越南媳妇的方式之一,充满了血色与悲情。

一场关于人性的对赌

对于中越通婚的家庭而言,幸福的婚姻也许相似,不幸的,却各有各的不幸。

仅靠简单肢体语言交流的男男女女们,大多都没有经过自然恋爱,刹时间就宣誓成为了要“厮守终生”的夫妻。但结婚只是第一步,剩下的人生岁月,无人敢保证,尤其,当一场婚姻还建立在谎言与利益关系之上。

48岁的越南妇女郑明霞,早几十年前就通过“相亲”嫁给了家境仿佛不错的中国丈夫。没想到跟丈夫回村后才发现——丈夫家里穷困潦倒,简直和自己的越南婆家不相上下。

娶她的彩礼,不过是当年七拼八凑起来的借款,最后还是得靠自己干活来还。

多年来,她干着苦活累活,过得饥寒交迫,很多时候只能用盐拌着粥吃一顿。中国丈夫喜欢说甜言蜜语却好吃懒做,因为郑明霞没生下一儿半女,动辄就对她拳脚相向。

被拐卖给中国男人当媳妇的小秋,当发现自己所嫁之人是个腿脚不便的老头时,已经心如死灰。但是没有签证、没有户口、又人生地不熟,她唯有认命,熬一天算一天。

30多岁的越南新娘阮云也想回家,但她已经看不见回家的路了。

丈夫懦弱也就算了,家境贫寒她也忍了,最让她痛苦的,是丈夫家人对自己的欺凌倾轧。因为自己的外来身份和语言不通等因素,家里没人愿意尊重她、保护她,每天面对的,只有无尽的劳作与打骂。

每个女孩都害怕“遇人不淑”,远嫁的越南新娘尤其如此。她们并无回头路,只好去赌,赌丈夫没有骗自己,赌他会好好待自己,赌这场婚姻奔向的是光明的未来……

越南新娘在赌,中国男人又何尝不是?

河北定州的李旭东到现在还记得给越南新娘林艳媚买了多少首饰、电子产品,又给她家送去了多少彩礼。在她消失之前,他还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成为一名幸福的已婚男子,让一直为自己婚事忧心的双亲放心。

然而,新娘说跑就跑,彩礼说空就空,留给这个本就不太宽裕的家庭的,只不过是一个又一个更大更难填的财务窟窿。

李旭东想不通,自己对她蛮好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直到他在电视里看到警方破获“越南新娘诈骗团伙”的新闻。这些人辗转各地,以介绍越南新娘为诱饵引诱中国人上钩,成婚后没多久就卷着财物消失。

“这不就是‘仙人跳’吗?”李旭东悲伤地说。只有层出不穷的有关“落跑新娘”的报道提醒着李旭东,他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李旭东并不确定林艳媚到底是不是诈骗团伙的一份子,还是只是自己要出走。他听说过广东那边发生的一件更恐怖的事情——

某个越南新娘杀死了丈夫和婆婆,还把自己的一对双胞胎儿子给卖了……

新闻里痛失妻子与儿子的广东老汉赖社会,掩面哭得泣不成声,这起事件,想必也会给每个娶到越南老婆的中国男人留下阴影。

没人能说清,在这场有关人性的对赌中,谁才是最后的赢家。看似“明码标价”的婚姻,只是让信任与真心,成了最稀缺的物品。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我国境内大约有10万余名远嫁来华的越南新娘,但具有合法婚姻者不到半数,她们大多身处农村,贫穷且没有户籍,权利诉求难以得到保障。

她们不是电线杆上“20万买个越南新娘”的小广告,而是一个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成为中国人的儿媳、妻子、母亲……

在家人眼中,她们是脱贫致富的希望;

在婚姻中介与人贩子眼中,她们是价值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的“商品”、“货物”;

在中国丈夫眼中,她们是传宗接代的工具,是“买来”的新娘,是可疑的异类;在有关部门看来,蕴藏着不稳定的犯罪因素。

而在她们自己眼中呢?

任何一个善良正直的越南姑娘,大概都会希望自己觅得良人。虽然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某种不对等,但对幸福的期许,是人之共性。

越南新娘李凤凰和中国丈夫郭李广

让人感到悲哀的是,在现实问题错综复杂的交错下,宁静而稳定的跨国婚姻,反而成了可贵的“少数”。不过,在凤凰卫视纪录片《冷暖人生:越南新娘》中就有这么一对“另类”——越南新娘李凤凰和中国丈夫郭李广,当问及夫妻相处之道,二人相视一笑:

“尊重,用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微信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社会观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