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娱乐 > 国际娱乐 > 正文

那个分了一颗肾给傻脸娜的好闺蜜 如今怎么样了?

今天,美国真人秀女星阿什莉·马斯顿(Ashley Martson)发了条非常悲惨的ins,躺在病床上的她浑身插满管子,正准备透析。

这半年多来,阿什莉一直在更新ins播报自己的状态,“我不会被疾病打败,不仅仅为了我自己,还有我的孩子们。”但是,身上时不时就出现不明淤痕的她,这一次真的到了生死边缘。

拍下今天这张病床照时,阿什莉本人还处于昏迷状态,正在紧急抢救。而这条ins其实是一条求助信息,阿什莉承认自己患上了红斑狼疮,这次的急性肾衰竭正是它导致的并发症。透析只是权宜之计,她真正需要的是换肾——就像傻脸娜一样。

作为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红斑狼疮会让人体免疫系统无差别攻击身体组织,包括肾脏。2017年傻脸娜做完换肾手术,美国器官共享联合网络(UNOS)首席医疗官David Klassen博士还为此接受采访:“一颗健康的肾脏是人体必备的,对于红斑狼疮患者来说,尤其重要。但现在只有3%的患者能得到肾脏源。”

所以,能有一个要好到愿意捐肾给她的好闺蜜,傻脸娜真的非常非常幸运了。尤其是,这个名叫弗兰西娅·莱莎(Francia Raisa)的闺蜜并非素人,也是靠形象吃饭的演员。

不过,就像许多网友好奇的那样,为什么手术后在傻脸娜ins里,弗兰西娅就像“查无此人”了呢?事实上,两人以前真的很好,从2011年开始,时不时就在社交媒体上@对方互相打气,生活里一起旅行,甚至为对方操办生日派对,但换肾之后,这对昔日的好闺蜜,友谊差不多降到了冰点。

“赛琳娜和我都各自经历了一段抑郁期。”手术大半年后,弗兰西娅第一次在镜头前亮出了伤疤,“接受者很快就容光焕发,她会比捐赠者恢复得快的多,因为她得到了急需的东西。而你失去的,是你本不该失去的东西。适应这个过程,真的非常难。”

弗兰西娅一直是个瑜伽发烧友,爱运动爱跳舞,但手术后很久,她都处于“静养期”:“另一个艰难之处,就是我真的不习惯不运动,所以这几个月非常难捱。甚至于,我需要别人帮忙才能洗澡,这让我觉得很羞耻。但哪怕是回手自己擦后背,我都做不到……类似的事儿太多了,比如我也抱不动我的狗,尽管它才10斤出头。那真是一段艰难的日子。”

根据美国国家肾脏登记处的数据,捐肾相对来说是安全的,只有0.03%的肾脏捐献者死于术后并发症。但是,失去一颗肾脏后,捐赠者必须保持非常健康的生活方式,因为相对以往,他们患肾脏疾病和高血压的风险会更高。

觉得自己精力大不如前的弗兰西娅,对这一点应该还是无法释怀的。最近她发自拍,特地穿了身手术前穿过的衣服,摆出了相似的姿势,整个人看着却像比之前老了好多岁。她说:“同一个女孩,不一样的态度。”

正因为如此,除了手术后不久跟傻脸娜一起上了次访谈,又在随后的公告牌颁奖典礼上跟获得“年度女性”称号的傻脸娜一起走了个红毯,翻过年的整个2018年,两人的交集几乎是“0”。

几乎。不得不说,弗兰西娅这个好朋友,真的相当温柔了。2018年10月,傻脸娜因白细胞计数过低而精神崩溃入院。在消息未爆出前,弗兰西娅突然发了一条连串心碎emoji的推特。

也是在同一天,她的IG Story又出现了一张意有所指的图片,还加入了配文“今天某人应该读一下这个”、“懂得你自身的价值”。后来,参照傻脸娜入院的时间点,网友们纷纷认为,这是给傻脸娜遥遥加油打call的“鸡汤”。

无论如何,好人有好报。逐步恢复了正常的锻炼和生活,弗兰西娅如今已经复出近半年……

2018年年底,她在Freeform有线电视网的新剧《Grown-ish》(成长不易)中担任主角,还获得了“Imagen Awards”(拉丁裔电影电视颁奖典礼)的最佳女主提名。事实上,前不久的金球奖颁奖典礼,她也现身红毯,还心情很好地发ins:“2019年有了个不错的开头。”

尽管在大众能看到的地方,两个好朋友依然没有什么交集或同框,但是,“生命共享”一般的血肉联结是没法抹去的。相比开篇苦苦网络求助的阿什莉·马斯顿,傻脸娜的运气真的太好了。岁数都还小,未来还很长,但如此一诺千金的好姐妹,还是要好好珍惜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丽 来源:谈资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娱乐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