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印度农民在大选前表达不满 莫迪能否连任面临挑战

每当印度农民陷入困境——比如门德索尔农民眼下的遭遇,印度政治家都积极承诺给予帮助。如今印度农民开始质疑,这些政治家带来的帮助到底有多大。

去年,印度农民走进大大小小的城市,开展大规模示威和抗议活动,明确表达自己的不满。今年,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和他带领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将在必须于5月前举行的大选中面对选民,届时这些农民将有机会就自己的困境投票。

50岁的农民Jameel Bhai Mansuri在印度中央邦附近的村庄里种植白粒小麦、亚麻籽和鹰嘴豆,他说:“我们要求卖上更好的价钱,但没有人听。”

在去年11月和12月举行的三场邦议会选举中,印度人民党接连遭遇惨败,这三个邦有大约四分之三人口生活在农村地区。经过这几场选举,印度农民的悲惨处境(包括有关农村地区自杀率的担忧)在全国政治领域中成为热议话题。随着大选临近,莫迪能否获得民众支持赢得第二个任期已经不好说,而在一年前,人们普遍认为这几乎是确定无疑的事。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简称OECD)最近的研究凸显了印度农民面临的艰难现实。研究发现,在印度农民与快速发展的都市人口有关食品价格的拉锯战中,农民受到了刻意的忽视。

农民希望食品价格高一些,而城市居民希望食品价格低一些。研究结论认为,尽管政治人士做出各种承诺,但由于印度农业经济受到的各种监管、限制、补贴和市场干预措施,2000年至2016年期间,印度农民的许多产品卖出的价格事实上往往低于这些产品的国际价格。

印度门德索尔当地零售市场上的农场工人。图片来源:Bill Spindle/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印度政府利用出口限制、进口刺激和消费者补贴来压低价格,导致农民的收入少于他们本来会得到的收入。然后,针对农民的窘境,印度政府再去提供救济、价格支持、补贴贷款和债务减免措施,很多其他国家也这么做。不过研究显示,印度与大多数此类国家不同的是,这些措施的规模一直赶不上消费者累计获得的益处。研究发现,2014年至2016年间,两者之间的差距平均为6.2%。

印度国际经济关系研究委员会(Indian Council for Research on International Economic Relations)研究员Ashok Gulati表示,其中存在消费者偏见,农民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该委员会与OECD共同进行了上述研究。

本次研究覆盖的时间范围包括印度两大政党的执政时期,国大党在2004年至2014年间执政,人民党从2014年至今执政。

莫迪和人民党承诺要构建印度的制造业基础,而印度农民的痛苦反映了履行这一承诺的困难。在中国,数亿农村穷困人口通过从事低技能的制造业岗位实现了中产阶级生活。借助这些岗位,农村人口得以脱离农业,还能资助留在农村的家庭成员。

印度经济在过去20年一直稳步增长,特别是莫迪执政的最初几年;莫迪的任期从2014年开始。但这样的增长并没有创造出同样的就业速度。

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显示,尽管农业对印度经济的贡献在过去30年里有所下降,即从1990年的27%降至目前的15%,但农业和相关就业仍占印度就业总量的43%。在此期间,制造业占总产出的比例从17%降至15%,并在印度提供了24%的就业岗位。

Gulati称,与此同时印度整体经济十多年以来一直以每年6%至8%的速度增长,而在莫迪政府领导下的农业增速则从前任政府的5.2%放缓至2.5%。

农民们一直在艰难应对这样一种“富足悖论”:粮食丰收与出口限制、进口壁垒放松和分销瓶颈同时出现,结果导致粮食过剩、价格暴跌。

这正是门德索尔当下的境况。数千名当地农民在商品价格多年下跌后发起了抗议活动。其中六人在与试图遏制示威活动的当局发生冲突期间和之后死亡,进一步加剧了紧张局势。

2018年11月,新德里,抗议人群向议会行进,要求提高农产品价格并要求政府免除农业贷款。图片来源:Altaf Qadri/Associated Press

Ghanashyam Dhakad是遇害者之一,这位35岁的农民与全国各地农民所常见的诸多挫折作斗争。他从父亲那里继承了家族的1.25公顷(3英亩)土地,用于种植小麦、小扁豆、洋葱和大蒜。

2015年,他种植的很多农作物价格开始下滑,在莫迪政府实施一项废止近九成卢比流通的争议性政策后,价格下滑速度加快。该政策严重打击了以现金为基础的农业经济。2016年,政府开始限制洋葱和扁豆出口。2016年期间,政府将小麦进口关税从25%下调至零,2017年又重新调至20%。

价格继续下降。

Durgalal Dhakad的儿子加入了抗议活动。他说,他的儿子Dhakad在抗议活动中被拘捕,在拘押期间受伤,之后不治身亡。图片来源:Bill Spindle/The Wall Street Journal

Dhakad的父亲Durgalal Dhakad称,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Dhakad开始借钱,向银行、当地农场合作社和朋友借钱。Dhakad已婚,有两个小孩,他的压力不断增大,直到最终加入了抗议活动。

他的父亲称,Dhakad感到担忧,他根本没有赚回成本。

在一场抗议活动中,有五名抗议者被当局击毙。一天后,Dhakad在抗议活动中被拘捕,他在拘押期间受伤,之后不治身亡。

收入下降和债务增加的循环是印度农村地区不满情绪的根源,被认为是数千起农民自杀事件背后的主要推手。农民自杀事件显示出困扰印度农民的痼疾,被媒体广泛报道。

2018年11月在新德里的一次抗议活动中,一名妇女手持已故亲人的照片。图片来源:Sanjeev Verma/Hindustan Times/

不过经济学家称,这两个政党都未寻求采取系统性行动来解决对农业经济构成拖累的结构性问题:农村地区缺乏储存和加工设施,有了那些设施,农户便可以让谷物保持不变质,直到过剩状况消退;由补贴、支持性价格和种种限制构成的网络扭曲了农产品的供需;中间人和中介机构过多,城市消费者购买农产品支付的价格只有一小部分能进入农户的口袋。

反对党常常承诺要命令邦银行免除农户的还款责任,而需对预算和银行负责的执政党则试图以不那么直接的方式回应农户的抱怨,比如针对某些农产品设定最低支持价格。

莫迪采取了一种中间立场,把贷款免除批为常常无法实现且不能解决农业基本问题的空洞承诺,但也没有阻止某些邦提供此类免除,其中包括他自己的政党所控制的邦。

他主张进行更深层次的变革,比如制定在农村地区建设农产品存储和加工设施的计划,并推出激励农户投资的举措,以便让印度农业更具国际竞争力。但很多此类变革要耗费更多资金,而印度选举日期已经越来越近。

总部位于博帕尔的高级研究发展中心(Center for Advanced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的负责人Vivek Sharma说,每隔五年这类改革就会停下来一次,因为政治人物必须承诺点什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