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丛林里的孩子

七岁小女孩,放学回家一身血,书包里装着一大堆擦过血的卫生纸,秋裤变成血裤,回家后还在不停流血,镇上的医院不敢接收,只能去西安的医院救治,请问孩子在学校发生了什么?

小女孩是甘肃庆阳宁县和盛镇杨庄村人,就读于杨庄小学一年级。目前因为在学校发生的不为人知的恶性事件,就诊于西安儿童医院。据接诊医生分析,病情介绍(……),即是这次治好了,也可能导致将来终生无法生育。

因为孩子家庭条件比较特殊,父亲智力差,没有妈妈,爷爷奶奶年迈,孩子在学校受尽同学欺辱,注意,是欺辱,欺负和侮辱。谁也想不到,一年级的孩子,会经常性围殴一个性格安静老实的小姑娘,脱了小姑娘的裤子,让她受尽同学的嘲笑?

这次孩子住院的起因,因为孩子现在还在救治,只能断断续续了解到一些情况。

事件导火索据称是因为学校某老师的一只口红丢了,上午这位老师找到小姑娘,怀疑是小姑娘拿的。下午把小姑娘的奶奶叫到学校,让奶奶赔钱。因为老师没有证据证明口红确实是小姑娘偷的,没有赔偿。奶奶离开学校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孩子回家后血流不止,鲜血染红了秋裤。孩子是被路上的一个大娘带回家的,据她说看到孩子在流血,坐在那一只在擦血。

那么请问,孩子在学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发生在12月14号中午一点四十左右事应一支几百块钱的钱口红的事发生的!老师,肖银依,就说这个小女儿偷走了!下午四点多就把小女孩打成了这个样子,长大以后都没有生育可能了,对一个七岁的小女孩来说这个和要了她的命没什么区别啊,小女孩,叫赵端凤,今年七岁了!甘肃省宁县和盛杨庄子人,快一个月了,没有一个部门或人给一个说法,学校的冷漠,老师的残忍,

延伸阅读:

丛林里的孩子:施暴者不愧疚,还可能被‌‌“包容‌‌”

海涛评论

一个14岁的少女,没有身份证,在街上被人拐走,并被限制人身自由,成为人家的媳妇,6年里,生了三个孩子。

这是一个正在发生的故事。

根据澎湃新闻‌‌“语焉不详‌‌”的报道,这个故事并非发生在偏远的地方,而是发生在城市里,坐标,河南省驻马店市。

经过反复阅读,我把这个表述有些混乱的故事重新梳理一遍,如下——

女孩小茉出生在一个特殊的家庭。

这个家庭的特殊,一方面体现在她出生后父亲不知所踪,一方面体现在她失踪前母亲不知为何犯罪入监。这些细节,报道里没有提及。

小茉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大约1998年,小茉出生了,她的父亲没了踪影。小茉和哥哥由妈妈照顾,二女儿由老家的老人照顾。

2011年,小茉的妈妈李艾玲入狱。当年,13岁的小茉辍学,并经常出入网吧,在网吧里一待就是通宵。2012年4月底,小茉向哥哥要钱,二人发生争吵,哥哥没给钱,并打了她一巴掌。小茉生气离家。

多日没见到妹妹回家,哥哥既没有报警,也没有寻找,而是对监狱里妈妈谎称妹妹去南方打工了。

2016年7月,妈妈刑满释放,得知女儿已经失踪4年,报警。她认为,由于女儿没有身份证,不会走远,还在驻马店市。

不知道警方是没有找,还是找了没有找到。

李艾玲一个人在驻马店市张贴传单,独自寻找女儿。

2018年1月,奇迹出现。正在一个小区门口贴传单的李艾玲发现了一个女孩儿,像自己的女儿。尽管6年没有见到女儿了,但她还是认出了自己的孩子。她抱住女儿,传单在寒风里散落一地。

小茉的头发被剪得很短,衣服破旧不堪,脚穿拖鞋,形同乞丐,精神不太正常;她抗拒妈妈,并称自己有孩子了。

李艾玲再次报警。警察敲开了‌‌“小茉家‌‌”的门。开门的是60岁的郑某。

2012年4月底,郑某在街上遇到与哥哥争吵后夺门而出的小茉,把她带到自己家里,限制了她的自由。小茉想要离开,就会被殴打。失去自由的小茉成为郑某儿子的媳妇。

李艾玲希望警察对郑某一家刑事立案。

新闻报道里说,在警方的调解下,郑某写了一份保证书,保证不再侮辱谩骂殴打小茉,否则同意无条件离婚。考虑到小茉已经生了3个孩子,李艾玲接受了。

已经患上精神分裂症的小茉偶然告诉妈妈,郑某曾经脱过她的衣服。

李艾玲去做了亲子鉴定,发现小茉生的第一个孩子是郑某与小茉所生,另外两个孩子,龙凤胎,是郑某的儿子与小茉所生。

李艾玲再次报警。2018年11月21日,郑某涉嫌强奸被刑事拘留。

李艾玲说,孩子回家了,‌‌“可是未来怎么办,我们一点主意也没有‌‌”……

故事到此,像一部开放式结尾的电影。

故事梳理完了,接下来是评论部分。

2015年6月,针对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一个家庭4名留守儿童——1男3女,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才5岁——集体喝农药自杀的事情,我曾经写了一篇评论,名叫《有些孩子来到这个世界,就是等待虐杀》。

那篇文章的标题,同样适用于小茉。

小茉来到人间之后,父亲失踪;刚刚到了成长的关键期,母亲入狱。

2012年4月底,失踪前的小茉就像野兽横行的丛林里的一只完全不设防的小白兔,如果不遇到危险实属幸运,如果遭到‌‌“虐杀‌‌”也在‌‌“情理之中‌‌”——丛林里,就是这样的情理。

小茉坠入丛林,不仅因为她失去了父母的保护,还因为她失踪之后根本无人关心。唯一的亲人,她的哥哥不寻找、不报警。数年之后,妈妈倒是报警了,但还是要靠自己走街串巷。

小茉没有身份证,仿佛意味着她本不该来到人间。

直到妈妈找到小茉,警方主持正义的方式,却是调解。

按照新闻报道里的描述,郑某的行为,涉嫌拐骗少女、非法拘禁、强奸,并且强制未成年人生育。这样兽行居然被一张‌‌“保证书‌‌”给‌‌“和谐‌‌”了。如果干这样的事儿都不犯法,那大家都可以到大街上抢人了。

丛林的特征不仅表现为弱肉强食,还表现为施暴一方被庇护。郑某虽然没有什么势力,却被庇护了。

按照郑某家属的说法,如果当初他们不收留小茉,小茉可能早饿死了。这等于把犯罪说成助人为乐——关起门来,他们倒是可以用暴力做后盾对小茉灌输这样的道理。

行凶、施暴者没有负罪感没有愧疚感,也是丛林的特征。

可是,即便在丛林里,也有虎毒不食子的‌‌“虎道‌‌”。人间,也应该有‌‌“人道‌‌”的。

我甚至可以理解郑某的野蛮、警察的调解——他们面对的毕竟不是自己的血肉——但无法理解一个父亲抛下孩子不知去向。这样的父亲,甚至还不如丛林里的野兽。

野兽的孩子还有一道防线,那就是它们的父母的照顾。人间的孩子至少应该有两道防线,一道是父母的关爱,一道是社会机制的保护。

小茉一道防线也没有,保护她自己的只能是她自己。可是即将步入青春期的她,辍学、进网吧、出走、坠入丛林。

小茉算是从丛林被拯救出来了么?恐怕没有,20岁的她,精神分裂。

她被迫生下的三个孩子,或许未来既没有母爱也没有父爱,不知道会不会进入同样的丛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天山雄鹰ZH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