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名曲《彩云追月》作曲 被牺牲的音乐天才任光

年轻时在大学读书,每逢午饭,学校广播室总播放一些广东音乐,如“孔雀开屏”、“雨打芭蕉”、“平湖秋月”、“旱天雷”、“步步高”等。当时的感觉是,广东音乐十分悦耳,几乎支支动听,而我最喜欢的便是那支富含诗意的“彩云追月”。

弯弯月儿夜渐浓

月光伴清风

月色更朦胧

倒映湖中她面容

柔柔身影中

点点相思愁

月色似是旧人梦

遥问故人可知否

心中望相逢

唯有请明月

带走我问候

彩云追着月儿走

清末以来,珠江三角洲一带流行着一种器乐曲,音色清脆明亮,旋律优美流畅,节奏活泼欢快,被称为广东音乐。

“彩云追月”原是著名的粤音曲谱,风格轻快独特,寓意仙人驾五彩祥云奔向月宫,形象地描绘了浩瀚夜空的迷人景色,具有典型的广东民间音乐风格。据说李鸿章任两广总督时曾将此曲抄送大内演奏。

“彩云追月”的编曲者任光,浙江嵊县人,1900年生。1919年他去法国勤工俭学,一面当杂工,一面学习音乐和钢琴校音技术。当年越南是法国的殖民地,1924年任光学成后便被聘去越南亚佛音乐钢琴厂工作。

1927年任光回国,第二年到上海百代唱片公司任音乐部主任。当年百代也是法国人创办的。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左翼文化活动十分活跃,各种左翼组织如雨后春笋,有“左联”(“左翼作家联盟”)、“左翼戏剧家联盟”、“南国社”、“苏联之友社”……影响着许多激进知识份子和青年学子的思想。任光在田汉、阳翰笙、安娥等人的影响下,参加了左翼音乐运动。

1932年,任光同聂耳一起为百代国乐队谱写了一批民族管弦乐曲以灌制唱片,“彩云追月”是其中的一支,成曲于1935年。

任光另一名曲是电影《渔光曲》的主题歌,作于1934年,安娥写的词。

云儿飘在海空,

鱼儿藏在水中。

早晨太阳里晒鱼网,

迎面吹过来大海风。

潮水升,浪花涌,

鱼船儿飘飘各西东。

轻撒网,紧拉绳,

烟雾里辛苦等鱼踪。

鱼儿难捕租税重,

捕鱼人儿世世穷。

爷爷留下的破鱼网,

小心再靠它过一冬。

东方现出微明,

星儿藏入天空。

早晨鱼船儿返回程,

迎面吹过来送潮风。

天已明,力已尽,

眼望着渔村路万重。

腰已酸,手也肿,

捕得了鱼儿腹内空。

鱼儿捕得不满筐,

又是东方太阳红。

爷爷留下的破鱼船,

小心还靠它过一冬。

安娥1925年肄业于北京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不久后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她被组织派往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9年回国,在上海中共中央特工部工作,任国民党中央驻沪特派员杨登瀛的秘书。杨登瀛是中共潜伏在国民党内的高级特工,当年中共有不少特工潜伏在国民党及军队高层,最著名的有熊向晖、郭汝槐、钱壮飞等。共产党打败国民党,这些特工居功至伟。

一九四九年后,杨登瀛在南京摆个小烟摊维生,生活十分困难。“党”好像没有记得他,没有给他安排工作。但“镇反”时“党”却没有忘记把他抓起来,他险些被处理掉。幸得陈赓知道了,向周恩来报告,他才被放了出来。1970年冬天,杨登瀛因病去世,临死前再三对自己的子女说:“我不是特务,不是叛徒,也不是什么内奸,我到底算一个什么人,自己也说不清,但周恩来是知道我的……”是不是可以说,相对于其他陆续被处理掉的人,杨登瀛还算是一个幸运者?!

安娥发展田汉入共产党,并与他发展婚外情,1931年与他未婚生一子。1933年,她与任光结婚,却因感情不合而分离。1938年她才与田汉正式结婚。大概当年的“革命同志”,就是这样处理感情和婚姻的。

1956年安娥中风,导致失语及半身不遂,艰难度日。“文革”时安娥成为“苏修王明专案组”的审查对象,她过去写的东西也一律被定为“反动作品”。1976年,在毛泽东死前22天,安娥凄惨地离开人世。

田汉则早于1968年就被迫害死了!可怜的是他九十多岁的母亲,还每天孤零零一个人坐在房门口,等待着儿子的归来!世上的苦事惨事,莫此为甚!

更可悲的是田汉直至临终仍然不明白他的“党”为什么会这样对他,他相信他的问题“党”最终会搞清楚。天真的田汉,至死仍不明白独裁专制的残酷!

呜呼!一代的“革命”才子才女,最后不知魂归何处?!

对比于田汉,阳翰笙并没有好到哪里去!“文革”时他是著名的“四条汉子”(周扬、夏衍、阳翰笙、田汉)之一,排名还在田汉之前。他先被关进“牛棚”,每天几场拉出去挂牌示众,低头弯腰“喷气式”,挨斗、挨批、挨打……后来被关进卫戍区,最后进了秦城监狱,一共蹲了九年囹圄。

那个时候,“罪名”多如牛毛,“美蒋特务”、“反革命”、“反动派”、“反党反社会主义”、“地主富农份子”、“投机倒把份子”、“坏份子”、“流窜犯”……,还有“叛国投敌”、“妄想变天复辟”,等等等等,现在也记不得那么多了。总之,说你是什么就是什么,不允辩解,不能申诉,不用审判,更不需“释法”……。要杀要剐,全是“党”说了算。那时的中国,就是毛泽东所说的“和尚打伞,无法(发)无天”。我想这就是所谓的“中国特色”。“中国特色”是一个无所不包的名词,好的坏的、美的丑的,……都可以算在内!

幸运的是阳翰笙的身体比田汉好。他虽然经过各种拷问毒打,耳骨被拧断,牙齿被打落,吐血、便血……奄奄一息,昏迷不醒,但终于捱了下来,看到毛死江囚!

阳翰笙死于1993年,91岁,得到善终!对于那年代的中国知识人,太不容易了!

‎1940年春任光到重庆,在陶行知办的育才学校教音乐。在一次集会上他偶遇叶挺,叶对他说:“我们那里(指皖南的新四军)音乐工作者十分缺乏,我们热烈欢迎你去。”就这样,任光随叶挺赴皖南。他怎么能料到,他是在走上一条死亡的路?!

1941年一月发生“皖南事变”,任光不幸中了流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死年才四十岁!

过去读历史,都说“皖南事变是国民党顽固派对华中的新四军军部所发动的一次突然袭击,是国民党第二次反共高潮的顶点。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国民党顽固派加紧制造反共磨擦活动。1940年10月19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正副参谋总长何应钦、白崇禧发出致八路军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和新四军叶挺军长的‘皓电’。‘皓电’对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武装力量进行了种种攻击和诬蔑,并要求在大江南北坚持抗战的八路军、新四军于一个月内全部开赴黄河以北,并将50万八路军、新四军合并缩编为10万人。与此同时,国民党当局又密令汤恩伯、李品仙、韩德勤、顾祝同等部准备向新四军进攻。‘皓电’成为第二次反共高潮的起点。”

随着近代资讯的发达,一些深藏的秘密渐被解开,慢慢浮上了水面。要全面探究“皖南事变”的来龙去脉,不是一篇小文章所能做到。这里只能粗略引用一些近人的研究成果。

“皖南事变”的导因十分复杂,说是“国民党顽固派对华中的新四军军部所发动的一次突然袭击”已经完全站不住脚。近几年来,就连国内的学者也认为“国民党并非从一开始就想消灭新四军,而是双方不断摩擦、对抗,最后走向一个悲剧的结局。”显然,在抗日前提下,蒋介石的目的并不是要消灭新四军,而是要“把八路军和新四军驱赶到黄河以北的冀察(河北和察哈尔)两省,限制共产党的军事扩张即可。采取军事手段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并非他此时想达到的目的。”所以,国民党方面给新四军规定了一条向北转移的路线。如果新四军按这条路线转移,相信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由于“皖南新四军最后选定的行军路线并没有得到国民党的同意”,导致了自己的覆灭。

新四军为什么要擅自改变行军路线?近人的研究惊人地发现,完全是毛泽东搞的鬼,目的在置新四军政委兼副军长项英于死地。虽然新四军名义上的军长是叶挺,但因为叶已不是共产党员,根本没有实权,什么都是项英说了算。

毛泽东为什么要置项英于死地?原因是他与项英有不解之仇。1930年毛泽东在江西“苏区”用血腥暴力打AB团的时候,项英想加以制止,毛企图诬陷他是AB团的后台。后来“长征”时,项英反对带上毛泽东,他预见到毛一定会伺机夺权。这样毛对项的仇恨就更深了。

还有的是,当毛泽东在延安要休掉贺子珍而与江青结婚时,除了当时中央领导大多数持反对态度外,中共在南京、上海的组织和新四军副军长项英都给延安发电报,对毛泽东与江青的婚事表示异议,项英反对尤烈。

毛是一个心狠手辣,睚眦必报的人,他决不会放过一个曾经反对过他的人。

其实1940年十二月,毛已把十分之九的新四军调到江北,组成了江北指挥部,由刘少奇负责(那时刘是毛的盟友。刘一直吹捧毛,直到后来毛怀疑刘有异心,才发动“文革”把他整死。),项英管辖的新四军已剩下不到十分之一,只有一个军部,一万人左右。

当时毛泽东要挑起全面内战,正想方设法促使斯大林同意并出兵相助。他有意把项英手下孤零零的总部送给蒋介石的部队去杀戮,逼蒋介石开第一枪。但蒋介石不想打,他只想逼新四军过江。

过江有两条路,一条直端端北上,渡口在皖东的繁昌、铜陵;另一条朝东南方向走,在长江下游江苏南部镇江渡江。十二月十日,蒋介石规定项英走皖东路,因为镇江一带国民党韩德勤部正在挨新四军的打,他怕项英部队去参战。他给名义上是项英上级的国民党长官顾祝同发电报说:“查苏北匪伪不断进攻韩部,为使该军江南部队,不至直接参加对韩部之攻击,应不准其由镇江北渡,只准其由江南原地北渡。”对此毛没有表示异议,二十九日他批准了这条路,对项英说:“同意直接移皖东分批渡江。”

可是第二天,毛突然打电报要项英“走苏南为好。”,但不通知蒋介石。

蒋介石以为项英会按他的要求走皖东,于1941年一月三日发电报给新四军总部,重申皖东路线,并说他“沿途已令各军(国民党军)掩护。”

项英发现蒋介石并不知道路线已改,赶紧在四日给蒋介石发了封电报通知他路线已改,但这封关键电报没有到达蒋介石手里。

为什么项英给蒋介石发的电报蒋没有收到?因为毛明令禁止中共将领直接跟蒋介石联系,所有的联络都必须经过他,再由他通知人在重庆的周恩来转蒋。毛把项英给蒋的电报压下了。

毛压下项英一月四日关键电报的证据,是他在一月十三日给重庆周恩来的电报。电报说:“军机前转上叶、项支日(即四日)致蒋电,措词不当,如未交请勿交。”这不仅说明毛不让周恩来转交项英电报,而且说明毛是在十三日或前一两天才把项英四日的电报发给周。这时国民党军对项英部队的攻击,已经在持续一个星期后结束。

毛泽东借蒋介石的刀杀项英,于悄无声息中胜利完成!毛要蒋介石歼灭新四军军部,逼迫斯大林批准他打全面内战,同时除掉项英这个心腹之患,一箭双雕,可见此一代枭雄的阴险奸诈!

新四军覆灭后,副军长项英和副参谋长周子昆在蒋介石下令停火后突围逃出,经过近两个月的转移和隐蔽,于三月十二日到达安徽泾县赤坑山上的蜜蜂洞。洞子小,只能住下四人——项英、周子昆、副官刘厚总及警卫员黄诚。项英和周子昆身上带着大量金条,引来杀身之祸。十三日凌晨,刘厚总枪杀了项英和周子昆,又对黄诚打了三枪,取走了他们的武器、黄金、银元和金表,下山向国民党投诚。

在共产党夺取政权的道路上,除了众多无知的“农民兄弟”帮着扛枪冲锋陷阵外,许多天真的“知识人”也起到巨大的助力。可悲的是到了毛皇帝正式登基的时候,“农民兄弟”被禁锢在农村成为现代农奴,“知识人”则成为“资产阶级知识份子”,先后遭到清算!

“彩云追月”现在仍然十分流行,歌唱也有各种版本。只是每当我听到“彩云追月”,便会油然想起任光,一个被时代牺牲的音乐天才!

遥问故人可知否

心中望相逢

唯有请明月

带走我问候

彩云追着月儿走

原标题:彩云追月怀任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开放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