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民意 > 正文

颜丹:民办幼儿园乱收费 为何无人管?

大陆很多民办幼儿园和小学被强拆,大批幼儿失去校园,且投资者损失惨重。图为拆除建筑示意图。

近日,大陆有网媒披露,尽管“全国多地规定除收取保育教育费、住宿费及政府批准的代办服务性收费外,幼儿园不得再向幼儿家长收取其它任何费用”,但中国“目前幼儿园乱收费现象普遍存在”,“少则数百元,多则数千元”,“不仅是大城市,许多三线城市也普遍存在”;而“家长多是敢怒不敢言”。

对此,有记者指出,“乱收费现象在民办幼儿园中尤其突出,而民办幼儿园的管理归属多个部门:经营许可证由工商部门办理,食品安全及卫生许可归市场监管部门管理,教学相关事务归教育部门负责”。按照某幼儿园负责人的说法,这是政府“九龙治水”式的管理。但问题是,记者只曝光了三条龙,不知管理民办幼儿园“乱收费”的又是哪条龙、所属哪个部门呢?

教育部门有工作人员解释称,“在区县级教育局,负责民办教育的通常只有一个科级干部”。这样的借口显然难以服众。管理是否有效并不是由人多、人少来决定的,而是要看是否严格按照章程、规矩,甚至法律来办事。况且,区县的管理人员不够,不代表大城市也有同样的问题。曾有官方数据显示,中国实际由国家财政供养的公务员和准公务员性质的人员超过7000万,官民比例高达1:18。可见,中国如今最不缺的,就是政府工作人员。

难道说,不是官员不够,而只是主管学前、民办教育的太稀缺?若真如此,地方、甚至中央政府恐怕都要难辞其咎了。从“民办园出现问题”,只有“被举报了”,才会被“灭火式管理”来看,政府对学前教育的监管还真是够简单粗暴的,甚至在有意纵容。这难道还不算失职、渎职?难怪媒体在报导时会避重就轻、遮遮掩掩,不敢跟主管学前教育或乱收费的直属部门叫板!

此外,家长不敢举报,也令人称奇。陆媒声称,“多数家长为了孩子考虑,选择了对幼儿园乱收费无奈接受”。有家长也坦言,“毕竟孩子还要在这里上学”。这样的回答着实令人感到费解:为什么这些孩子在上幼儿园时会别无选择?而背后的缘由或许更令人心惊:在中国,“入园贵”早已成为民办幼儿园的通病了。

2018年的《上海市市民价格信息指南》显示,公办幼儿园最高的保育费标准不超过700元/生/月,而民办幼儿园所需要的保育费每月动辄好几千,甚至上万元。只有最低级别的两家民办幼儿园的保育费分别为800和1000元/生/月。但这样的幼儿园,其条件、设施、师资都无法与那些收费昂贵的相比。那些占比多数的、收费成千上万的幼儿园即便没有乱收费,也足以让家长们望而生畏了。

或许有人会说,既然嫌民办幼儿园贵,为何不去公办幼儿园呢?对于这种外行的建议,相信所有的中国家长们都会没好气的扔下一句“那也得进的去才行啊!”早在多年前,人们都在集中探讨“为何公办幼儿园这么难进”的问题时,就有家长告诉记者,“相对于民办幼儿园来说,为数不多的公立幼儿园在家长心目中是优质教育资源”。但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公立幼儿园数量有限,每个班的招生人数又有限定”,因此“找关系才能进”。

对于公办幼儿园“入园难”,就连大陆媒体也曾报导,“它们对招生规模、招生频率、户口所在片区都有严格限制,这意味着大量的入读需求只有小部分可以被满足”。由此不难看出,中国的“公办”似乎从来都不是为普罗大众服务的,所谓“公共资源”也只能通过“找关系”、依附少数权贵才能享用。

中国的这些权贵们,或许太享受众人攀附、乞求的感觉了,才会让公办幼儿园即便在“招收的学生已经过多”的情况下,也没能实现数量上的增长。从2007年到2017年的10年间,公办幼儿园的数量占比不仅没有提高,反而还下降了2.8%,甚至从2007年的39.9%跌至2011年的30.79%。我们不禁要问,中国孩子们削尖了脑袋都进不去的公办幼儿园,却还要继续减少的理由到底又是什么?

有教育从业人员曾一针见血的指出,“政府要加大公立幼儿园的投入和建设”;“只有给优质教育资源‘扩容’,才能满足更多家长的需求”。然而,从20年前,政府颁布条例、允许让社会力量办学到短短十年间,民办幼儿园从“补充”变为“主流”,就足以看出,霸占民众财富、独揽国家财政的中共政府,根本就没打算加大投入、增建公办幼儿园。

如果有人还在翘首期盼,那么,教育部近期提出的“到2020年,中国80%的幼儿园将成为普惠性幼儿园”的设想,就足以让人心灰意冷。由于“该类幼儿园的收费必须依照公办园的定价标准”,“维持其非营利性的运营”,民办幼儿园未来的转型也就成了最大的问题。

2018年有调查显示,“在已经了解普惠园政策的情况下,有一半的民办幼儿园举办者不愿意转型为普惠园”,因为它们都“倾向于盈利”。这足以表明,这些民办幼儿园并不相信政府的有限补贴能让它们继续运营。正如外界所担心的,“如果补贴政策执行不到位”,“有可能会面临严重亏损”的民办幼儿园,也就只能倒闭、关门了。

到那时,坐地起价的就不再是今天的民办幼儿园了。政府促成的80%的普惠性幼儿园,将集“入园难”和“入园贵”于一身,而中国父母们即便深受其苦,恐怕也投诉无门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