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又一千亿巨头闪崩:牵扯多名高官 厦门首富凉凉

据三安光电年报,2017年政府补助从年均5亿元直接退坡到300万元。2018年中报,政府补助只有200万元,占净利润的比重也从2011年的90%下降到0.11%。 又一千亿“大白马”撑不住了,2018年的寒冬让巨头们瑟瑟发抖...

据三安光电年报,2017年政府补助从年均5亿元直接退坡到300万元。2018年中报,政府补助只有200万元,占净利润的比重也从2011年的90%下降到0.11%。

又一千亿“大白马”撑不住了,2018年的寒冬让巨头们瑟瑟发抖...

继两康之后,近日三安光电再爆大雷,资本市场唏嘘一片。就在去年9月,厦门首富女婿林科闯(三安光电总经理)豪言再造一个三安,半年过去,三安只剩下半条命。

尽管三安光电紧急公告澄清,无可奈何花落去,这家千亿级的国产芯片巨头正在重复无数巨头败落的往事。

1突然闪崩

1月16日早间,三安光电突然闪崩,事实上,这只“大白马”的转折早已开始。

2017年末是三安光电最亮的时刻,市值超过1200亿。以2018年3月最高价27.68元/股计算,三安光电在不到1年的时间里已跌去6成。天眼君看了一眼K线条图,涨幅跌幅轴对称,当初涨得有多生猛,如今跌得就有多惨烈。

滑铁卢首先是业绩退坡的隐射,无论是2018年中报还是三季报,三安光电的营收、营业利润、净利润等均落入个位数增长或直接转负。对比2017年年报,其营收增速曾达到33.82%,同期的营业利润增速高达82.5%左右。

虽然“大白马”在寒冬失蹄,但不少券商还是给出了强烈推荐、买入、优于大市等评级。比如中信证券,将三安光电目标价定在了19.2元/股。在不少券商的研报中,作为LED芯片产业的千亿龙头,政策扶植是这些民企帝国背后坚实的支柱;而且相比不少民企来说,三安光电的分红相当大方,在过去8年时间连续分红40亿元,这成了机构和散户相中这只“大白马”的原因。

不过繁华落幕,这家千亿公司的财务谜团正在被揭开。

2三安往事

其实早在6年前,三安光电就遭到了怀疑。

当年《证券市场周刊》撰文,三安光电虽被称为中国最大的LED芯片制造商,但是下游主流客户并不采购它的货物,而前几大客户则是被隐藏了身份的关联方;借壳上市以来,三安光电超半数利润、近四成净资产均为政府馈赠,而且它将外购的路灯以1.24万元/盏(高于市价三倍)出售给地方政府。

按照《证券市场周刊》的分析,三安光电的利润如果切去非经常的“政府补贴”,再切去实质为政府补贴的“路灯贸易”,再切去由关联方支撑的“芯片业务”,最后切去不可靠的“黄金废材料回收业务”,就会发现,香肠已经切到手了。

然而,神秘力量护体的三安光电还是实现了“华丽变身”,自2013年以来,三安光电的总资产在质疑声中从不足140亿元做到300亿元,机构的看好、政策的扶持、三安的故事将这只股票推向了神坛。

3老虎落马

不得不服,三安光电自带“锦鲤”体质。

在其最需要政府支持的时候,三安光电赶上了2009年国家发改委颁布的《半导体照明节能产业发展意见》。当年,节能环保是国家规划的几大新兴产业之一,而地方政府对三安光电也表现出了巨大的热情。

从三安光电上市以来政府的补贴就能看出,7年累计录得36亿元。试想,一家民企每年能从政府手中拿走5亿元补贴,这是多少家上市公司几十年都挣不来的利润啊!

但天眼君注意到,三安光电这条“锦鲤”有着说不完的故事。已有报道,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在其担任安徽省长期间,就涉及了三安光电的相关违法行为。

从王三运的履历可以看出,三安光电的发展与其不无关系。

2002年,在王三运开始担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时候,三安集团是福建省的商业新星,当年公司的技术中心被确认为厦门市市级企业技术中心。到2004年,三安集团就是厦门市重点高新技术企业了。

2007年11月,王三运被调往安徽担任安徽省委副书记后,三安集团也顺势将产业基地带到了安徽生根发芽。从三安光电的官网可以看出,芜湖安瑞光电有限公司、安徽三安光电有限公司、安徽三安科技有限公司均是在2007年之后才设立的。2010年1月10日,三安光电芜湖光电产业化项目在合肥举行签约仪式时,《芜湖日报》报道称,时任省长王某运在签约仪式上致辞,“借助三安光电世界一流的技术、人才、装备,努力将该项目建设成为具有较强市场竞争力的光电产业基地。”

正如上文所言,三安光电除了获得高额的政府补贴外,此前不少涉及政府来源的订单都未通过采购招投标的程序以高价贩卖给政府,这些都被爆与这位高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除了王三运,副省级“股神”陈树隆也为三安光电提供了大量的财政补贴和采购订单,要知道陈树隆是当时的芜湖市市长,在王三运为三安光电站台的那次签约仪式上,陈树隆也相伴左右

此外,天眼君曾看到一则刑事判决书,三安光电芜湖项目需要资金,陈树隆曾带三安光电董事长林秀成等人联系证监会有关部门,当年9月,证监会核准了三安光电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申请。

2016年末,陈树隆落马,2017年中,王三运落马。三安光电“锦鲤”光环褪去,迎来了股价的分水岭,也是命运的分水岭。

据三安光电年报,2017年政府补助从年均5亿元直接退坡到300万元。2018年中报,政府补助只有200万元,占净利润的比重也从2011年的90%下降到0.11%。

4财报疑云

大树底下好乘凉,大树倒了,财报也不好看了,失去三运的三安,财报再次疑云四起。

疑云之一,控股股东三安集团的预付陡增,有做大资产之嫌。

有媒体曝光,三安集团有几笔预付款都查无纳税人。其中一笔预付款高达9.07亿元指向厦门亿亨特贸易有限公司;另一笔预付6.17亿元指向厦门亿彤贸易有限公司。而还有一笔7.49亿元的预付款流向一家名叫安溪聚鸿兴有限公司的藤椅公司。据了解,这家公司只有一名员工参加社保,而且公司的主营主要是竹藤、铁工艺品的加工销售,与三安集团业务关系似乎并无瓜葛,而且注册资本也只有100万元。

天眼君写稿期间,三安光电发声称,控股股东三安集团业务包含贸易业务,销售规模较大。目前,贸易业务周期较长,主要采用预付款等方式锁定价格,故三安集团的预付款金额较大。但是对于媒体的质疑,三安光电并未回应。

疑云之二,三安光电有做高利润之嫌,而且分三步走。

除了上文提到的每年平均5亿政府补贴增厚利润外,三安光电在应收账款计提比例上明显低于同行,而在费用资本化率上却大幅提高。

熟悉财务的人都知道,做高费用资本化率、降低应收账款计提比例都会增厚公司的利润。三安光电研发支出的资本化向来很高,从与它同行的两家公司来看,华灿光电(7.47+0.00%,诊股)研发支出资本化率最高只有58%,而三安光电最高不低于70%;另一家澳洋顺昌(4.18-1.18%,诊股)直接将研发支出三年全部作为费用处理,并无进行利润增高处置。

天眼君发现,三季度末三安光电账面上又有约6.1亿元的开发支出亟待进行“资本化处理”,如果按70%的资本化率计算的话,三安光电又将增厚4亿净利润,占25亿净利润的16%。

业内人士称,上市公司资本化后的无形资产究竟能为公司带来多少价值,很少有人知晓。但可以确定的是,三安光电的无形资产越滚越大。

此外,三安光电的应收坏账准备计提比例极低,但核销的应收坏账却在历年增加。据其公共的计提比例来看,一年之内应收账款计提1%,同业为3%;1-2年应收账款计提比例为5%,同业为10%;2-3年应收账款计提比例为15%,而同业为30%。

(三安光电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

(华灿光电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

据2017年年报披露,三安光电高达24.25亿的应收账款原值,所计提的坏账准备仅为0.35亿,计提比例仅为1.45%。2018年中报显示,公司27亿元的应收账款原值,计提金额仅为0.6亿元,计提比例2.24%。而天眼君查询华灿光电,该计提比例达到10%。

5首富凉凉

三安光电又在重复无数巨头的崛起和衰败,在资本市场的桥段也似曾相识,股价闪崩、质押地雷、引入战投...

疑云缠身,三安光电的再次闪崩,或是下跌的又一个开始,身处漩涡的各色人群冷暖自知。

公开资料,去年三季度末,14万股民沉陷,199只基金卷入,其中长盛电子信息产业混合加仓13.2万股,是该基金的第一大重仓股。

从三安光电的十大股东来看,社保基金、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国家集成电路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等都在列,面临踩雷。

主角厦门首富林秀成、林志强父子的财富神话或将落幕。2017年胡润百富榜显示,三安光电林氏父子以345亿财富名列60位,财富增长44%,蝉联LED业首富,2018年何去何从?

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