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时事大家谈: 加拿大毒贩改判死刑:依法治国还是外交报复?

中国法庭改判加拿大籍毒贩谢伦伯格死刑引发中加矛盾升级,进一步恶化了因孟晚舟事件而交恶的两国关系。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公开指责中国法院武断行事,任意判决。中共外交部强势回应,称这种指责“缺乏最起码的法治精神”,敦促加方尊重法治,尊重中国司法主权。谢伦伯格在敏感时期被仓促改判死刑是否严格依照律法,符合法律程序?如果因政治需要而作司法改判,这是法治精神还是外交报复?先有人质外交,现在又以改判死刑相要挟,极限施压能换回孟晚舟吗?

嘉宾:纽约职业律师李进进;网刊《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博士

李进进:玩弄司法整肃个人,中共报复加国警告西方

纽约职业律师李进进说,谢伦伯格的案子被从重改判,反应中国政府要通过司法案件来报复加拿大政府和警告西方世界,尤其是针对加拿大这样一个废除死刑的国家。中国政府试图引用一两个人对改判死刑的拍手称快来说明自己做法的合理性,是非常荒唐的。它的做法是违反自己法律的。中国法律规定,上诉不加刑。中国1979年制定刑法时,遵从世界各国的原则,就是鼓励被判刑者上诉纠正错误,否则难以纠正一审中的错判。谢伦伯格已经被判15年,在上诉过程中被打回重申。即便要改为重判也有法律规定可循:如果检方发现新证据,应该结束从前的案子,再重新起诉,以启动新的法律程序。中国政府的做法违反这条法规。我看到评论中有网友引用相关法律条款,表达自己对改判的支持立场,称谢伦伯格涉嫌贩毒的数量可以被判死刑。需要再次强调的是,即便要改判原先的定罪,仍然要在结束当前案子的前提下才能走改判程序,这是不容改变的法律的要求。既然他已经被定罪,那么即便他涉嫌的贩毒数量再多,也构不成现在加罪的理由。

李进进:上诉不加刑是铁律,死刑违反国际精神

李进进说,从国际大环境来说,二战以后的最近几十年以来,世界整体而言各国法治都进行了改革,百姓们都倾向废除死刑;那些赞扬死刑的言论其实违背当代国际基本法治精神。中国政府也声称减少了死刑,不过仍然把每年死刑的数字作为机密,这是违背世界提倡的法治精神的。1979年之后特别是1983年严打之后,中国的量刑越来越重,被判死刑的人越来越多。1983年严打时基本是快速死刑,嫌疑人从一审到最高法的核准只有10天时间。90年代初这条法律有所改善。国际上一般估计,中国每年有两千多人被判死刑,是余下世界各国的死刑之和。中国2013年的新刑法为了呼应国际批评,把死刑条款降到了最低。中国法律也说,反对死刑、限制死刑,同时不能滥用死刑。此外,本次死刑判决明显是对加拿大人的刺激和侮辱。拿国际间的引渡条约打个比方,各国不会把罪犯引渡到死刑国家。中国政府明显是在玩弄政治游戏。不过,我认为,本案在最高法院最终可能得到纠正,实行的可能性很小。而且,无论谢伦伯格原来的贩毒量是多少,都与现在的从重改判结果没有直接关系,因为已经被判刑,上诉不可以加刑。上诉的意义在于纠正错误和减轻处罚,而不是相反。

李进进:西方遇挫惊醒,中共和华为都原形毕露

李进进说,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通过这次过招应该接受了教训,已经警告加拿大人旅行中国的做法是正确的,虽然有些晚。过去,加拿大政府友好对待中国政府,现在被中国直言相告,自己可以为所欲为。这次事件让加拿大清醒了,相信它将与美国更加紧密结盟;而欧洲的英国、法国等也都会通过这次事件,从意识形态上更加团结一致对付中国。中国政府愚蠢到在违反法治程序的情况下,对一名外国公民判处死刑,激怒了整个西方世界。此外,我认为,如果加拿大政府与美国合作,提议用孟晚舟换回谢伦伯格,我们可以拭目以待中国政府如何接招。如果中国再度降低对谢伦伯格的判决,就足以说明加刑本来就是政治行为而与法治无关,是政治干预司法,是实施拿谢伦伯格做人质的人质外交。而西方逮捕孟晚舟的意义也已经物尽其用,即便把她释放回中国也改变不了华为因此原形毕露的事实。

陈奎德:高调惩办贩毒案,中共要加拿大服软

网刊《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博士说,中共用谢伦伯格来进行外交报复之嫌,是摆脱不掉的。李律师也从法律上做了解释,从重改判不合法;谢伦伯格的辩护律师张东硕先生也说,公诉机关补充起诉的事实仍然在旧有犯罪事实之内,不存在新的犯罪事实。就在孟晚舟事件发生之后,此案立刻被发回重审,而且在很快的时间内把有期15年加重为最高的死刑。这样明显的政治姿态是故意大肆渲染,要施压加拿大政府,把中共从前的人质外交升级为死刑外交,让没有死刑的加拿大的民情也施压加拿大政府。相比之下,谢伦伯格上次被判15年时,审判是低调的,而且根本没有公之于众的。本次则是政府大声造势,召集和通知外国记者,无非是公开宣誓把此事作为对加拿大的惩罚,矛头直指加拿大政府。事实上,逮捕孟晚舟是美国政府的意图,与加拿大没有直接关系,加拿大不过是根据与美国之间的协议加以引渡。中国政府一贯欺软怕硬,现在有求于美国不敢对美国放肆,所以把所有压力都放在加拿大头上,认为加拿大软弱可欺。

陈奎德:四年定有期几天定死刑,随意任性呼之欲出

陈奎德博士说,改判把最低惩处改为最高惩罚,其中的法外因素不言而喻,明显政治操作。回顾该案,谢伦伯格2014年11月被捕立案,2016年3月首度受审,2018年11月才被定罪15年,说明此案并不易定罪,而且嫌疑人谢伦伯格在案中的角色只是提供作案工具的从犯。中共当时走的是正常司法程序,并没有高调宣传。从审判到结案定罪,前后经过了四年时间。相比之下,本次罪名升级,仅仅用了几天时间就神速定下乾坤,其任意性呼之欲出。时间上的悬殊就体现中共是让司法问题政治化,是向加拿大释放人质外交的风向标,而且摁住加拿大无死刑的穴位,以达到伤害加拿大国民民心的目的。

陈奎德:用法治打人政治护己,中共不怕言不由衷

陈奎德博士说,中共政权在自己需要的时候会指责别国违反法治,现在,在孟晚舟案件上也用同样的说辞来对付加拿大。记得2017年1月14号,中国最高法院长周强说过,“要坚决抵制”西方的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而司法独立是法治社会的基础。最高法院院长都说要抵制司法独立,但在攻击别人的时候又堂而皇之地用“法治”二字来作为子弹。外交部发言人现在就用同样的理由反驳加拿大。其中的逻辑混乱和言不由衷不言自明。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