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朝鲜鲜为人知的致命军事威胁 其实不是核武

在朝鲜通讯社2015年6月发布的一张照片中,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参观平壤生物技术研究所。

华盛顿——按重量计算,有史以来最致命的武器不是核武器,而是生物武器。一加仑的炭疽如果分布得当,可以造成地球上的人类灭绝。

即便如此,特朗普政府对朝鲜发展生物武器的行为也没有给予多少关注——分析人士称,这种威胁比朝鲜的核武器更为紧迫。平壤和华盛顿已经就核武器问题讨论了6个多月。

根据明德大学蒙特雷国际研学院(Middlebur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at Monterey)上月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朝鲜正在与外国研究人员合作,学习生物技术技能并建造机械装置。该国武力由此得到迅速提高。

“朝鲜使用生物武器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核武器,”在贝拉克·奥巴马执政期间负责核、化学和生物国防项目的五角大楼官员安德鲁·C·韦伯(Andrew C. Weber)说。“这是个先进的、被低估的、杀伤力极大的项目。”

朝鲜可能希望以毁灭性的细菌反击作为威胁,作为抵御侵略的一种方式。如果是这样,它的生物武器将起到强大的威慑作用。

但是专家们也担心主动攻击和杀伤力极强的战剂,尤其是天花病毒,它能进行人际传播,杀死三分之一的受害者。长期以来,专家们一直怀疑朝鲜是这种病菌的温床,而该国在1980年宣布已在其人口中根除此病。

分析人士说,更糟糕的是,卫星图像和对朝鲜的互联网审查表明,平壤最近开始对生物技术和细菌研究感兴趣。2015年,朝鲜官方媒体播放了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un)视察一家生物工厂的画面,与他的核宣传相呼应。

但是与传统武器相比,生物威胁有许多令人不安的区别:病菌生产规模小,而且远比制造核武器便宜。致命的微生物看起来可能像是疫苗和农产品中无害的成分。而且生物武器很难被发现、追踪和控制。

朝鲜的高度机密性使得这种威胁,以及它在这个国家的发展程度很难评估。现在,朝鲜可能根本就没有生物武器——只有研究、样品、人体测试,以及紧急投入工业生产的能力。

炭疽杆菌的光显微照片。一加仑的炭疽如果分布得当,可以消灭全人类。

尽管如此,前五角大楼情报官员、现就职于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安东尼·H·科德斯曼(Anthony H. Cordesman)表示,朝鲜在制造一个大型细菌武器库所需的所有技术领域“都取得了重大进展”。

在一些非机密的报告中,特朗普政府含糊地提到了朝鲜的生物武器计划。据美国官员透露,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在新加坡与金正恩会晤时并未提及生物武器问题。

上个世纪,大多数制造生物武器的国家认为这些武器不实用,所以就放弃了。反复无常的风向可能会把致命的病毒带回到使用者身上,感染其军民。美国在1969年放弃了它的生物武器储备。

但是今天,分析人士说,基因革命可能会使细菌武器更有吸引力。他们发现,经设计的病原体有可能传播更快、感染更多人、更能抵抗治疗,并提供更好的靶向和遏制。如果是这样,朝鲜可能已经走在前列。

韩国军方白皮书已经确认,朝鲜至少有10个设施,可能参与十多种生物制剂的研究和生产,包括能导致鼠疫和出血热的制剂。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贝尔福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Harvard Kennedy School’s 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报告显示,几名朝鲜叛逃军人的天花抗体检测呈阳性,表明他们要么接触过这种致命病毒,要么接种过疫苗。

在天花被宣布消灭之前,它曾夺去五亿人的生命。今天,这种病毒已经不复存在,很少有人接种针对它的疫苗。

从三年前开始,一家名为Amplyfi的战略情报公司发现,朝鲜网络上有关“抗生素耐药性”、“微生物暗物质”、“cas蛋白”以及类似的深奥术语的搜索量急剧增加,这表明他们对先进基因和细菌研究的兴趣日益浓厚。

根据蒙特雷研究所的分析,朝鲜和外国科学家联合撰写的至少100篇研究论文与军事目的有关,比如研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种合作可能违反国际制裁。

美国陆军生物医学研究实验室的一名技术员打开一个装有炭疽的信封。

朝鲜军事分析人士小约瑟夫·S·贝穆德兹(Joseph S. Bermudez Jr.)说,朝鲜完全有可能已经进行了可以增强细菌和病毒的基因编辑实验。

“这些人是科学家,科学家喜欢琢磨,”他说。

2015年6月,金正恩身穿白色实验服,与军官和科学家们一起在一个外观现代、名叫生物技术研究所的农药研制设施外摆姿势拍照。之后,西方对朝鲜研发计划的担忧迅速加剧。

这家工厂据称是生产杀虫剂的。照片展示了用于微生物生长的巨大发酵罐,以及可以将细菌孢子变成可吸入细粉末的喷雾干燥机。金正恩面带喜色。

最先发现该设施潜在威胁的学者梅丽莎·汉纳姆(Melissa Hanham)表示,设备型号显示,朝鲜是通过逃避制裁——洗钱、成立幌子公司或贿赂他人在黑市购买——才获得这些机器的。

她说,有证据表明,朝鲜成功地建造了一个看似无害的农业工厂,可以在几周内改变其用途,用于生产干炭疽孢子。

2001年,美国曾经遭受生物武器袭击,一茶匙装在几个信封里的炭疽粉导致五人死亡,17人患病,并引发了全国性的恐慌。这些孢子令国会办公室、最高法院和大部分邮政系统关闭,清理工作耗资约3.2亿美元。

袭击发生后,联邦生物武器防务预算大幅增加,但近年来有所下降。

尽管如此,在朝鲜半岛,美国军队仍在为朝鲜的进攻做准备。根据贝尔福中心的报告,自2004年以来,驻韩美军一直在接种天花和炭疽疫苗。

美国国防部一名发言人说,最近,陆军工程人员通过朱庇特计划(Project Jupitr),即“联合美国驻韩部队门户与集成威胁识别计划”(Joint U.S. Forces Korea Portal and Integrated Threat Recognition),将探测生物制剂的时间从几天加快到几个小时。

应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要求,美国总审计长目前正在对细菌袭击的军事准备情况进行评估。

“如果你的国家在常规武器方面被远远超过,”汉纳姆说。像炭疽这样的致命微生物似乎是一个好办法,“可以制造巨大的伤害。”

她说,这样的袭击将使伤亡人数最大化,同时威胁未受感染的人口。她还说,对于朝鲜来说,“那将是一石二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