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宅基地遭强拆 北京女子墨尔本中领馆前抗议

2019年1月17日,一位名叫高霞的华侨因为国内房屋被强拆在中共驻墨尔本领事馆门外挂横幅抗议。

1月17日,在中共驻墨尔本领事馆门外,一位名叫高霞的华侨带着孩子,身穿“STOP非法强拆”文化衫,挂出红底白字条幅,“强烈要求中共政府依法保护华侨及家属在中国大陆境内的生命财产安全及给予基本人权保障。”

高霞说:“这是我最后的办法了。”

高霞是旅澳华侨,住在墨尔本7年,拥有澳洲永居身份。

高霞的户口所在地为北京市朝阳区官庄乡杨闸村,她家祖孙几辈人生活在那里150年多年,600多平方米的宅基地见证了岁月的兴衰变迁。

就在两天前,高霞在北京的家人收到拆迁办办事院的最后通牒,限令他们三天内搬迁,否则后果自负。面对强制被腾退的官方命令,高霞表示,村民“没有任何权利说‘不’”。

“我们(家人)的基本居住权利都没有了。”高霞愤怒地说。

2019年1月17日,一位名叫高霞的中国华侨因为国内房屋被强拆在中共驻墨尔本领事馆门外挂横幅抗议。

中共强权专制掠夺百姓资产

2017年7月19号,村委会发出公告,启动拆迁计划,提出安置补偿办法、迁约期以及奖励等。安置补偿方式包括每人50平方米的回迁房,但高霞说,“没有承诺,7、8年,甚至是10年,等待回迁的村民有的是。(对方)起草的协议不会保护村民的权益。”

“强盗逻辑,讲不了道理。”高霞说。

2018年1月,管庄乡政府及杨闸村委会向高霞家人送达了一份《限期腾退通知书》,限期三日搬出住所,高女士透露,“村委会开大会说,‘这是大势所趋,谁也阻止不了。’”

2018年11月6日,《海南报》发表一篇名为“征地拆迁变方式,自主腾退顺民意”的文章声称,“由政府帮助村委会制定腾退方案,经村民大会讨论通过后由村委会组织实施,既体现了村民自治精神,又规避了法律纠纷等风险,实现了和谐征收村民土地的目的。”

就这样,“村民代表没有征求我们意见就举手签字了,三十几个人把我们上千人的权利给剥夺了。”高霞说。

高霞认为这种“披上合法外衣”的掠夺行径是“堂而皇之”的,中共《宪法》第十三条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应该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

“它(村委会)会以一个‘很好的’借口来拆你的房,比如‘要让你们都上楼’‘这是为了环境治理’。”利用“村民代表“强取民宅的办法在高霞看来“又快又省钱”。

律师:华侨利益受侵害根本起诉不了

高霞家俯瞰照片。(高霞提供)

“一年多了我们(家人)一直生活在废墟里。”高霞说。

高霞的母亲年过七旬,身患重病,本需要静养,却时刻面临巨大的恐惧和精神压力,血压始终不稳定。“我妈害怕会被砸在里面,这在别的地方发生过。”

2018年3月,为逼迫高霞家人搬迁,地方政府以管线老化无法修复为借口,将高霞家的自来水供应掐断,断水长达8个月。“公共厕所也被拆掉了。”

“我们村已经被封锁了,不让外人看。要进去拍视频是不可能的。”

此前,高霞及家人花了10万元人民币请律师,向法院提起了诉讼,案件至今悬而未决。

高霞表示,“上访、信访都没有用,他们会搪塞给你一封回复信,说没有这回事儿,睁眼说瞎话。”她补充说,“只要还没拆,他们就说没有这回事儿。”

高霞曾向中共驻墨尔本领事馆和侨务办事处发出多封紧急求救信,希望获得相关机构援助。发出的邮件却全部石沉大海。

《中华人民共和国归侨侨眷权益保护法》第三条规定,归侨、侨眷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公民的权利,并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公民的义务,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歧视。

然而,随着申诉无果,律师直言,“有法律不代表什么都能诉,华侨利益受侵害根本起诉不了。”

律师表示“有法难依”。(高女士提供的微信截图/李奕)

就在1月16日,村委会“以极为不充分的理由”,取消了作为合法拆迁安置人之一的高霞应得的补偿。

17日下午北京时间2点11分,大纪元记者收到高女士的视频,实况录像表明拆迁即将进行。“村里人说,有好多人拉上封锁线了,来了集装箱把东西拉到仓库。”“现在谁也进不去了。”

“三天的时间都没给,先拆了再让你迁。”“现在所有在村里的人都被控制了,联系不上。”

政府工作人员和警察到高霞家骚扰。(高霞提供)

随后,高女士又得到消息,拒绝腾退的村民会被带到一个没有暖气的冷屋。她说,“这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你不签字,就得在这关着。”

高霞庆幸一天前,已将年迈的母亲和家人转移到安全地段。想到这,她松了一口气。

高霞还告诉记者,去年年底,同乡的咸宁侯村在一个月之内以百分百的拆迁率被拆毁。拆迁办以“一层以上全部为违法建筑”为由,强行拆除楼房的二层。

“戴着钢盔、拿着盾牌、穿着制服的经常,我们称之为‘小黑人儿’,经常到村里骚扰村民。”“他们不觉得自己无耻,还把你列入‘刁民’的黑名单里。”

中共体制导致百姓成为待宰羔羊

“以前在国内,我在国企上班,在体制内,没有获得真实的消息。到了国外才真正认识到这个体制运转是有问题的。不是哪个贪官、村霸,是整个系统。”高霞说。

在国内受到的冤屈让高霞觉得很无助,“没有关系、背景,(老百姓)就是待宰的羔羊。”

她说:“现在中国大陆只有两个阶层:统治阶层和被统治阶层。”

“我希望他们(统治阶层)还在意一点自己的颜面,他们的媒体老是说中国这也好那也好、多么富足,但是我身边的人、包括我自己经历的不是那样的。

“他们(我的家人)在那受苦受难。在当今这种年代,而且是首都北京,每天没有自来水、厕所,这(样的生活)是无法想像的。”

高霞还表示,她这样抗议以后,她母亲叮嘱她先不要回国。她说:“没准儿我再回去,他们会随便找个理由,也可能根本不给理由就会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朋友都说我在国内这样做的话肯定会被打压控制的。”大纪元记者电话采访了中共驻墨尔本领事馆,对方各部门之间互相推诿,未予置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奕墨尔本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