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按北京文件编故事《南华早报》遭质疑

英文的《南华早报》1月11日发表题为《中国技术帮助纽约警方密切监控美国最大城市》的文章(网页截屏)

英文的《南华早报》报道说,纽约市警察局大量使用来自中国某公司的脸部识别技术监控纽约市民。纽约市警察局在回复美国之音的查询时否认了这一说法。美国之音采访的两位视频监控专家说,《南华早报》报道中错误很多;其中一位专家表示,《南华早报》在回复其质疑时说,该报道是根据中共当局上个月的一份中文文件写的。

《南华早报》1月11日在题为《中国技术帮助纽约警方密切监控美国最大城市》(The Chinese technology helping New York police keep a closer eye on the United States’ biggest city)的报道中说,“中国正跨洋出口尖端脸部识别技术”,“纽约市警察局正使用中国的摄像头和脸部识别软件监视其公民”。

报道说,监管860万市民的纽约市警察局所使用的“设备和软件”是由“位于中国杭州的世界上最大的监控技术公司海康威视(Hikvision)供应的。”

纽约警局不用海康威视技术

1月15日,纽约市警察局负责公共信息的副局长办公室通过一封电子邮件告诉美国之音:“纽约市警察局不使用来自该公司的技术,也不将任何脸部识别技术用于我们所接入的实时视频系统。”

《南华早报》的报道称,位于纽约市布朗克斯区的一栋高犯罪率、政府补助低收入居民的44层大楼-河园大厦(River Park Towers),部署了中共“天网”式监控系统。“2014年以来,数千只‘天网’摄像头在人工智能软件的帮助下监控着河边公园(River Park)”。

被该报道称为“地球上最大监控系统”的“天网”,去年在全中国连接了1亿7000万个摄像头。报道说,到2020年,会再加4亿个,达到每两个人就有一部摄像头监控,“北京计划在3秒钟内就能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锁定任何一个人。”

报道说:“纽约市警察局直接接入了河园大厦的网络”,“警察可以远程观看视频素材,详细观察嫌犯,而无需亲临现场”。

报道说:在一个案例中,海康威视的“脸部识别软件触发”了给纽约市警察局的警报,从而让警察成功逮捕了一名他们想抓的、进入了这一大厦的嫌犯。

报道说:一直试图降低犯罪率的纽约警方“面临着过度实行拦截搜查策略和无证家庭搜查的指责”。

混淆摄像头和脸部识别的区别

美国视频监控研究和测试公司IPVM(IP Video Market)创办人约翰·霍诺维奇(John Honovich)告诉美国之音,《南华早报》的报道仅依据纽约市公共住房项目使用了经济摄像头(budget camera)的一个案例研究,“错误地将其描述为纽约市警察局的人工智能/脸部识别系统。”

霍诺维奇在其网站(IPVM.com)撰文指出,河园大厦安装的是海康威视的监控摄像头(IP Camera),不是脸部识别系统(Facial Recognition)。

霍诺维奇说,“市场上出售的所有IP摄像头中99.999%不是‘AI产品’,它们只是具有通常不准确的简单分析的摄像头。这是我的文章的核心。《南华早报》要么不知道,要么忽略了这种区别。”

霍诺维奇在其文章中指出,《南华早报》报道说,有关“2014年以来数千只‘天网’式摄像头在人工智能软件帮助下监控河边公园”的说法是根据海康威视网站的一篇文章,但实际却查无出处。

另一位视频监控专家也向美国之音提供了类似的看法。数码障碍公司(Digital Barriers)首席执行官扎克·多夫曼(Zak Doffman)说,装在那座大厦里的摄像头并不是《南华早报》文章说的“天网”式摄像头,“这些摄像头是2012年安装的,远比‘天网’早”,“这些摄像头也不具备人工智能的脸部识别,只是一种视频监视系统”。

《南华早报》报道中举出的唯一显示纽约市警察局好像在使用海康威视技术的例子,引自美国网络安全网站《安全今日》(Security Today)2014年10月1日的一则报道。

旧故事新说法

《安全今日》的原版故事这样说“一个警方想抓的年轻人进入河园大厦,但在警方赶到之前逃逸了,但他的图像被录在摄像头储存在IP视频监视系统中。一个星期后,大厦保安看到他再度进入大厦,打电话报警,并利用摄像头跟踪走廊里的嫌犯,进入电梯,直到14楼。”

但《南华早报》的报道说:“一个警方想抓的年轻人进入大厦去看朋友,他在电脑数据库里的照片和脸部识别软件触发了一个给警方的警报。”

霍诺维奇说:“这座居民大厦根本没有使用脸部识别软件,而海康威视2014年还没有提供脸部识别系统,他们只使用了监视摄像头技术。”

多夫曼说,《南华早报》的报道扭曲了故事,“直接说脸部识别技术定位了这个嫌疑犯。但传统摄像头是没有脸部识别功能的,它只是一般的高清IP摄像头。”

多夫曼在《福布斯》撰文指出:“数年前纽约很多地方安装了海康威视的摄像头,这是对的;纽约市警察局可以进入某些视频网络,就跟很多情况下商用监视系统接通警方控制室一样,也是对的。但是一个安全监控室使用数百个高清视频监视摄像头,以人工方式在某个地点进行跟踪,与使用脸部识别系统、根据监视名单触发自动警报是很不同的。”

人工智能与人权关切

美国对AI/脸部识别技术的普遍适用性受到很大限制。这一点不同于专制国家。据美国技术新闻和媒体网The Verge报道,1月15日,90个团体组成的一个组织致函亚马逊、谷歌和微软公司,呼吁它们保证不要将脸部识别技术出售给美国政府。报道说,包括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难民和移民教育和法律服务中心(RAICES)和电子前沿基金会(EFF)在内的这一组织,向硅谷最具影响力的公司和他们建立脸部识别系统的努力施加压力。

报道说,“面部监控技术赋予政府更大权力,以瞄准和专门针对我们社区中的移民、宗教少数群体和有色人种。建立在面部监控基础上的系统会放大和加剧历史及现有的偏见,这些偏见会损害这些以及其它被过度管控和监视的社区。”

与之相反的是,去年12月17日,海康威视被国际人权组织指责帮助中共政府在新疆再教育营安装监控系统,直接参与了对新疆的大规模监控计划。国际声援西藏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说,海康威视还帮助现任新疆党委书记的陈全国在其任职西藏期间时为其提供监控技术,成为建立一个“技术集权主义制度”的一部分。

《记者无疆界》去年10月28日新闻稿说,去年10月19日中共当局在未作任何解释的情况下屏蔽了IPVM网站。该组织说,一个可能的原因是IPVM报道了海康威视获得了中共政府在967个清真寺强迫安装脸部识别的项目——“墨玉县社会面防控体系PPP项目”。据报道,中共政府在海康威视占42%股份。

西方脸部识别技术有种族偏见?

多夫曼认为,《南华早报》报道另一个“荒谬”之处是,该报道说,西方开发的脸部识别技术只能准确识别白人,而“海康威视的监控技术不存在种族偏见。”并引用海康威视员工的话说:“面部识别已在许多领域得到应用”,“它在黑人众多的社区非常有效”。

多夫曼说,“脸部识别技术的准确性问题是普遍存在的,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海康威视的技术在准确性上要优于西方最好的技术,这是造出来的。”

霍诺维奇表示:“我们测试了两家最大的中国视频监控制造商大华科技(Dahua)和海康威视的AI/面部识别,产品表现不佳,低于世界标准。他们的主要优势是成本低,但对于西方政府来说这难以弥补表现不佳的问题。”

霍诺维奇在其网站文章中说,他们对海康威视脸部识别系统iDS-9632NXI-I8/16S DeepInMind进行过一个月的测试,发现“它存在很多严重问题,常常把汽车当女人,把兔子当人,错过真正入侵的行动,完全不能从人口统计上进行分析,而且还存在不稳定和技术支持问题。”

不过霍诺维奇说,这并不代表所有的中国人工智能,“因为我们没有测试过商汤(SensTime)和旷视科技(Face++)等,这些公司的产品更注重中国市场。”

神秘的“中文文件”

IPVM就《南华早报》报道的多处错误写信给该报,《南华早报》在回复中说:“这篇报道是根据日期为上个月的一份中文文件(Chinese document)写的,而不是根据《安全今日》的旧文写的。那份文件两次提到了纽约市警察局是‘大量使用’海康威视技术的一个‘主要项目’。”

但实际上《南华早报》报道中引用最多的恰恰是5年前的老材料,即海康威视网站的文章《海康威视技术保护着纽约市的经济适用房设施》(Hikvision Knowhow Protects New York City's Affordable Housing Facilities,2014年1月28日)和《安全今日》的文章《尖端监管》(Cutting-edge Surveillance,2014年10月1日)。

《南华早报》的报道对这份中共官方文件既未透露详细内容,也未说明出处,仅引用了其中的两个字“大量”(large scale),称“根据一份早报看到的 中共当局起草的官方文件,海康威视的产品被纽约市警察局‘大量’使用”。

IPVM对这份中共官方文件的准确性,尤其是该文件对人工智能和脸部识别的核心部分的认知存有高度质疑。霍诺维奇说:“我们不知道《南华早报》的新闻标准是什么。但是基于一个对旧案例和未定义的故事,加上他们自己对这个故事的描述、模糊的参考,是低于我们的标准的。”

霍诺维奇说,他们向《南华早报》提出了分享这份“中文文件”的要求,但未获答复。

多夫曼则试图解释了《南华早报》发表这篇报道的理由:聚焦中国科技的积极面,无须核对事实的懒惰新闻报道,以纽约市警察局的旗舰性质使中国科技合法化,“介乎于所有积极理由之间,《南华早报》写了这个故事,但却是件很傻的事情。”多夫曼说,也许这是专门设计给非美国人看的。

但根据霍诺维奇的观察,该报道也是为了培育一种“虚伪的美国人需要中国”的认知。《南华早报》文章后面的跟贴显示了这种效应:“当中国脸部识别计划开展时,每个人都指责中国是‘法西斯’。现在美国正以其一贯的虚伪面目追随领先的中国。”

纽约警局核心监控软件来自加拿大

霍诺维奇说,实际情况是纽约市警察局使用的视频监视的核心部分来自加拿大的视频监视供应商Genetec公司的软件。霍诺维奇说,Genetec是世界上最大的视频管理软件公司之一。

霍诺维奇写道,“《南华早报》却忽略这一重要事实。尤其值得注意并尽显讽刺的是,2016年Genetec公司剔除了海康威视,宣布海康威视为安全风险,这一行动已经对海康威视的信誉及其在美国的商业前景造成伤害,尤其是在纽约市警察局这样一个Genetec公司产品有着强大存在的领域。”

《南华早报》文章发表的时机正值海康威视在美国市场面临困难、不想得到外界注意的时候。霍诺维奇说,海康威视的DeepInMind人工智能产品被发现有重大问题后,一年半前已经从美国市场上撤下,至今还未宣布重新上市。海康威视美国公司还从美国工业安全协会(ASIA)2018年秋季展上撤出。

海康威视美国公司的员工最近在纽约的一个商展上在被问到对《南华早报》报道的看法时说,他们想“保持距离”。

海康威视的产品还被列入美国联邦政府禁用品名单。安全信息网(www.securityinformation.com)2018年10大新闻的头条就是“美国国会引述安全理由禁止联邦政府机构购买海康威视和大华科技的产品”,报道说,尽管这些被禁公司为他们产品的安全辩护,甚至提出愿意合作解决议员们的关切,但是这项禁令作为总统批准的《国防预算法案》的一部分依然有效,而且对市场产生的深远影响可能会很大。

努力讲好中国故事

多夫曼说:“中国多数先进的脸部识别并非出自重量级国企,而是出自中国的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其中最有价值的是商汤科技有限公司”。

有趣的是这几家公司之间的利益关系。他说:“商汤公司的主要支持者之一是阿里巴巴,而阿里巴巴现在是《南华早报》的拥有者。而海康威视又是商汤科技公司的合作伙伴。”

他表示,“在阿里巴巴收购这家报纸之初,就有批评指这家报纸已经从独立新闻报道转向兜售亲北京的宣传,向海外发送积极的新闻故事。”

多夫曼分析,“美国主要的执法机构使用中国政府的技术,因为它比你自家的东西都更好,这样的故事正好符合这一模式,不管是真是假。”

《南华早报》的报道通过讲述加过工的老故事,引申出的可能是符合那份神秘“中文文件”的更大主题:美国最大城市的警力“大量使用中国的摄像头和面部识别软件对市民进行监控”;这些监控工具与北京计划三秒内指认任何一个中国人的“天网”监控形式相同;中国的脸部识别技术优于美国、领先世界。

《南华早报》报道发表后,在百度上被形容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产业资讯及产业方案服务提供商”的“前瞻网”发表了题为《纽约警局大量采用中国人脸识别技术:中国在这方面究竟有多厉害?》的文章,指“中国正在引领全球人脸识别技术的发展”,“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道德规范将影响着全球监控世界的创建。今年我们将继续看到,一种可以在任何地方跟踪和识别任何人脸的计算机系统正走向全球。”不过这篇文章1月16日已发现被删除了。

多夫曼在《福布斯》撰文指出,“中国存在着一个对其脸部识别和其它分析能力的全国性夸张运动。中国的系统确实不错,它也应该不错,因为对中国人工智能初创企业投资了数十亿美元。但从产品表现来看,它们并不比西方领先的系统更好。可是在中国,他们书写这些事情的架势,简直就跟在霍格沃兹(Hogwarts)里的差不多(《哈利波特》中的魔法学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