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乱点睛

加拿大公民谢伦柏被指偷运冰毒,本来判了十五年,“刑满驱逐出境”,不服上诉;刚好遇上加拿大的孟晚舟案,中方政治报复,大连中级人民法院改判死刑。

加拿大举国吓煞。西方白人文明国家的法治,犯人若认为判太重而上诉,上诉最多是驳回维持原判,不会加刑。即使中国,文革时曾有过本判无期的囚犯上诉改判死刑。但在十五年徒刑与死刑之间,至少还有二十年、无期徒刑、死刑缓刑、死刑等各级。即使上诉人被再判,加刑也不会一加就是四等。

不过,加拿大标榜文化多元。中国人的“判刑文化”,许多凭情绪,绝对不保证囚犯上诉后不加刑。经此一役,小白脸儿总理小杜鲁多终于认识到,在大麻的天堂之外,还有许多多元的文化。做加拿大总理,与中国人交往,不是农历新年穿一套福禄寿类型的唐装、去多伦多唐人街为一只醒狮点睛、然后与一群笑不拢嘴而处于第一期老人痴呆症之高龄中国大妈一起selfie拍照之简单。

四十年代之中华民国,有一位名法官石美瑜,曾经主持“南京大屠杀”的战犯审判,将日军中将谷寿夫判处死刑。

战前石美瑜年方二十四岁,刚毕业不久,在上海出任高等法院法官。当时逢一案:上海一名迫良为娼的鸨妇(亦即所谓“龟婆”),或今日又称之性工作者市场经理,遇到一个十七岁少女,不肯卖淫,该老妇用一根烧红的铁,插烙入其私处,导致少女死亡。

上海一审,将该女经理人判无期徒刑。被告不服,上诉高院。石美瑜开庭,劝谕被告及其律师,撤回上诉,并给予其五分钟考虑。

被告及其律师商量片刻,回报坚持上诉。石美瑜即刻宣布:无期徒刑改为死刑。这个老妇人触霉头,在提篮桥监狱成为枪下亡魂。

若了解中国国情,此加拿大人一看见孟晚舟被扣,中方咆啸,声言加倍报复,应该将上诉快点撤回。但应该来不及了。因为此事升级,演化为逻辑困局:中国已经详细交代为何加刑,否认与孟妇案有关连。即使加拿大政府恐惧而那边放人,中国若将谢某减刑再免死,不就证明了正是人质交换的儿戏闹剧?既过了这条线,为了面子,没有得回头了。

何况冰毒价值百亿,以中国法例,早就应该死刑,改判只是取消对白人的优惠。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在加拿大报纸发表文章炮轰“白人优越感”问题,已经埋下伏笔。

这就是文化多元了。小鲜肉总理去唐人街,没想到给那只狮子一点过睛,狮子真的活过来,狠狠把那只握着朱砂笔的手咬了一口。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