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社会观察 > 正文

“硬核爷爷”李玉宝答“啥是佩奇”:就七个字!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17日晚上开始,短片《啥是佩奇》刷屏朋友圈。故事讲的是临近年关,名为“李玉宝”的乡村老人接到孙子的电话,为满足孙子“想要佩奇”的愿望,他在村子里四处打听“啥是佩奇”,最终把鼓风机手工改造成送给孙子的新年礼物,视频传达了中国春节老人渴望家庭团圆的朴素愿望。

老人的举动乍一听很好笑,但笑过之后心情却有些复杂。孙子想要的礼物,爷爷从没听说过,电话还不通,通了还听不清......片中的李玉宝的经历就像是留守老人们的生活缩影,老人为孙子圆梦的努力也撞击着无数儿女们漂在远方的心灵。

短片主人公“李玉宝”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

其实,短片中的主人公“李玉宝”就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这次拍摄短片也是本色出演,他的心中又藏着一个怎样的“佩奇”呢?

图为李玉宝大爷和孙子孙女合影

“我姓李,对对对我就叫李玉宝,当地的,河北怀来的,离天漠特别近,管这个滑沙的,管项目的,过完年58了。”

过完年就58岁的李玉宝参演《啥是佩奇》时用的是真名,他是通过手机知道自己火的,和剧中老旧翻盖手机不同,现实中李玉宝用的是一款智能手机。

“我现在用的是我儿子给买的,我都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简单的会用,复杂的东西咱们毕竟玩不了了,微信我还会发但打不了字。”

李玉宝告诉记者他生活美满,儿子女儿都在当地,结了婚还生了孩子,一家人其乐融融。

“我孩子都结婚了,俩孩子一个姑娘一个儿子,我的孙子都七八岁了,孙女都十岁了。我孩子就在当地打工嘛,跟我住一个院,闺女也在当地。”

农民出身的他从没想过能够像演员一样演戏,更别说当主角了,此次作为主演完全是机缘巧合。

“他们剧组来从我们的工作人员中选出来的嘛,让我们挨个试镜头嘛,导演就选中我了嘛,这么容易。好玩、相当好玩,开阔了视野,就是有点累。头一天是在咱们当地拍的,第二天下午又跑到北京,头天六点就把我拉走了,第二天晚上人都睡着了我才回来,十一点半到家的。”

那么多工作人员,为什么就偏偏选中了他呢?原来,李玉宝的工作地点就在天漠影视基地附近,他自称看的多了自然就有感觉,关键是要入戏。

“入戏对吧,你不入戏你怎么演啊对不对?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在天漠这么多年,这里经常拍什么电影电视剧,太多了,我光看我就懂这个意思,但是我没有亲身体验过这个生活,这是第一次,我们这就是天漠影视基地,外景基地嘛。”

短片的取景地在怀来县一个比较偏远的村庄,李玉宝说,由于只拍了两天两夜,很难谈故事和感受,只要听导演的,放开了演准没错。

“你要说困难,多少也得有困难,毕竟咱这是第一次上镜对吧,导演说这次不行再来一次那也没有别的办法,没有什么故事啊,它也没什么感受,导演让你怎么来你就怎么来嘛,但是你放开了就行,放不开肯定不行。“

目前李玉宝的生活还没有受到太多影响,但也接到了许多采访,李玉宝告诉记者,如果未来有机会,他想继续演下去。

“我拍完以后导演对我的评价挺高的,说我拍的挺好,现在就有采访了现在就。我也得看机遇啊?,机遇肯定得有想法对吧?人说那个不想当将军的不是好士兵嘛,对不对?“

对于小猪佩奇,李玉宝说自己并不了解。相比于剧中把鼓风机改装成小猪佩奇的“硬核爷爷”,现实中的李玉宝可能会让观众失望。李玉宝告诉记者,剧情是导演自己编的,现实情况并非如此。

“一般来说过年都没有孩子问爷爷奶奶要佩奇这个东西的,当地来说一般都没有这种事儿,也是人家导演剧情吧,编的。我不会做那东西,人那是道具。我肯定不知道。我就光看那个吹风机带俩窟窿眼,我以为那就是佩奇。你问我的孙子孙女都知道佩奇是什么东西,我这小孙女,听听。”

孙女接过电话:“喂,你好。就是粉色小猪那个佩奇,电视动画片里边的。”

谈到剧中的过年礼物,李玉宝说当地没那么多讲究,一般都是给点见面钱。

“我过年最起码给个见面钱吧?当地农村嘛没有那么多讲究,但过生日都都有个礼物。”

虽然李玉宝的闺女和儿子都在本地,但今年李玉宝和老伴儿却要过一个“空巢年”。

“儿媳妇在东北,东北人家没有儿子,每年是一年替一年地回一次老家过年,今年就我们老两口在家了。”

看完短片后,李玉宝用7个字谈了他的感想,可怜天下父母心。对于新年愿望,李玉宝叹了口气,似乎有点落寞。

“哎呀,有什么愿望也没有意义了,人都该在在,不该在的也不在了,有什么愿望也没用了。这个题材特别好,反映这种现象。老人都这样,渴望儿女过年回家。”

你能猜中父母想要的“佩奇”吗?

也许,每位老人的心中也都藏着一个“佩奇”,只是作为儿女的我们平时太忙了,离得太远了,而他们又藏得太深,深到怕说出来会影响儿女的工作或生活,于是就慢慢习惯了不再提起。昨天,央广多路记者在不同城市的街头随机采访了一些年轻人,他们是否能猜中父母想要的“佩奇”,远在老家的爹娘又会揭开怎样的谜底?我们在大量的采访素材中选取了一些,一起来听一听。

“我叫徐露露,现在是青海省西宁市的一名舞蹈老师,我老家在河南省信阳市,今年因为工作比较忙,所以不能回老家陪父母过春节了,我在千里之外工作,但是心里满满都是想念,一有时间我就回去看你,不要担心我,自己注意身体。”

“你觉得你妈妈有什么新年心愿么?”

“她应该是想让我到老家去,跟她在一起,除了这个,就是让我早点结婚生小孩。”

徐露露(拨通妈妈电话):“妈妈,我问问你有啥新年愿望?”

李阿姨:“我肯定有呀,你好好的找个对象成家,好好工作挣钱。”

曹彦:“我74年的,今年45岁了。现在我考虑把父母接过来,如果他不过来的话,看看他需要什么,买些吃的呀,穿的呀,或者平常用的,准备多一点。”

曹彦(拨通妈妈电话):“看看这快过年了,您有啥想法或者有啥愿望吗?”

母亲:“哎呀,没有儿子。恁只要过得好,家庭过得团结这就好。”

赵先生:“我的工作性质是搞通信的,全国到处跑,感觉等多对家人的思念,基本上我母亲生病之后,每天一个电话,每天都视频,感觉还好。”

记者:“你知道你父母新年有什么心愿么?”

赵先生:“可能是希望我早点找个对象,还有去香港旅游。”

赵先生:“她肯定说没有新年心愿,别让我花钱。”

赵先生(拨通妈妈电话):“喂,干啥呢?”

关阿姨:“睡觉呢。”

赵先生:“你有啥新年心愿么?”

关阿姨:“儿子找个媳妇呗,咱俩旅游去。”

赵先生:“好好照顾自己,我看血小板又降了,别吃硬东西,别磕碰,其他的都挺好的。”

记者:“你知道你爸妈什么心愿吗?”

新余市民周玉玲:“我爸爸他其实一直想买辆车子,我其实一直知道,也一直在给他准备,今年过年也准备帮他实现一下。”

记者(拨通周玉玲爸爸电话):“喂,周叔叔您好,刚才我们采访了玉玲。她说您的愿望是想拥有一辆汽车。而且她已经存够了钱呢。”

父亲周安斌:“这孩子,其实车不车的我们这岁数了没那么期待了,孩子开心就好,尽快让我抱到外孙现在最重要,我女儿比我强,我外孙要比我女儿强,一代更比一代强。”

滨州市市西街道安全巡检员王涛:“我是我们街道的安全巡检员,越放假的时候越是最忙的时候,父母的愿望应该是希望我们都回去吧,带着孩子,带着媳妇,应该说,什么时候我们回去,什么时候就是个年。”

王涛母亲孙淑芬:“过年路上的人多、车多,又不安全,来来回回的又大包小包的太麻烦。我的新年愿望是别让孩子回来了。谁不想孩子啊,想孩子也没办法,孩子忙,也不能耽误孩子的工作啊,打个电话就行啊,想孩子了就视频聊聊天。”

结婚,生孩子,多注意身体,平平安安...听来听去,仿佛觉得天下父母都是商量好了似的,一回到家甚至更像按下了循环播放键。可又有多少儿女能想到一句“回来”或者“不回来”,电话那边的爸妈会经历怎样的悲伤与欢喜,有多少儿女能理解,这没完没了的唠唠叨叨到底掩饰着他们多少思念和对团圆的期盼。

其实,“佩奇”对于孩子们来说,也许只是一个卡通形象。但实质上,它已然是一位爷爷尽其所能,一点一滴用心创造爱和制作爱的过程。在真实生活中,大家可能也都得到过这样的温暖牌“佩奇”,它可以是儿时奶奶为你特意包的那顿白菜猪肉馅的饺子;它可以是妈妈为你织出的一件毛衣;它还可以是每逢春节假期结束后,爸爸用各种土特产为你塞满的后备箱。希望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不要忘了老家里那一双盼儿女归来的眼睛和布满皱纹的脸颊,天大地大,记得回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新闻纵横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社会观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