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胡耀邦之子告诫习近平有深意?习防政变故计重施 上将失踪

中共军队近期多名上将去职,南部战区政委魏亮日前证实卸任,去向不明。消息指习近平严防将领“造反”。另外,2016年底起陆续“缺席”中共省级常委会的戎装常委,从到2017年初又陆续返场,本月全部到位。这一全退和复位,内情引起猜测。此外,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之子胡德平最近告诫中共领导人,不要重复前苏联高度集权的错误。时政评论人士横河表示,此说法没有太多意义,红二代的主流是保政权。

横河:胡德平的说法没有太多意义

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之子胡德平最近在一次研讨会告诫中共领导人,不要重复前苏联高度集权的错误。他还警告当局,狭隘和极端的所谓爱国主义必然演变为“误国主义”,甚至成为军国主义的“庇护所”。

纽约时政评论人士横河周五18日在美国之音政论节目中分析,胡德平尽管说了与习近平口吻不一样的话,但没有太多意义。他说出的都是常识。国进民退与中美关系的现状其实都不是中共现行政策的直接结果,而是从2001年加入世贸开始不兑现承诺就埋下了根基。

无论邓朴方或者胡德平其实都是怀念改开之初,他们的出发点都是保住中共的统治地位,比起公共知识分子发出的直言不讳的呼吁没有特殊意义。

横河还认为,太子党之间其实都是政治上互相利用,并没有特别多的家族关系。试想,中共老一辈领导人能够上位是因为他们致力于打倒所谓旧式统治阶级。现在,太子党们的共同利益是,他们的今天都来源于自己的父辈。最后,今天的中共太子党多数已经被边缘化,包括这次和胡德平一起出席会议的人,都是在党内说不上话的人。

横河说,与胡耀邦不同,赵紫阳是改开派。不可忽视的是,胡赵都是名义上的一把手,当时代表很强大的改革开放力量,但是却没有成功,因为他们的改革开放思想超越了邓小平。而胡赵两人也有区别,赵紫阳对中共的反思更为深刻,因此现在中共特别害怕人们把赵紫阳当作反对派的旗帜来使用。

横河表示,红二代的主流是保政权,这是中共整个体制使然。中共现在的极权尽管有个人因素,但是经济发展之后,外部因素起到更大的作用。资本积累和发达之后要摆脱束缚和追求自由是自然趋势,是不可避免的,因此会形成挑战中共的势头。对应这种形势的变化,中共如果不愿意放弃专制的话,形成极权是必然的。经济领域所谓的国进民退就是维护统治的措施。我认为这个趋势不会改变。

习近平终于握紧了枪?31省戎装常委退而复归引猜测

综合陆媒1月20日报导,2017年12月30日开始,一个月内20多个省委班子经历了一轮密集的人事变动,其中,戎装常委回归备受关注。上月,河北、天津、贵州、陕西等省市戎装常委密集履新。

北京日报公众号“长安街知事”1月18日报导,官方近期公告显示,山西省军区司令员韩强已出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

这代表离开地方政坛三年有余的中共31地省级“戎装常委”再次全数到位。

所谓的“戎装常委”,指的是中共各省级党委领导班子内的军方代表,一般由各省军区政委或司令员担任。“戎装常委”设立始于2007年。按照中共官方的说法,其主要作用是作为军方代表“加强地方与军队的沟通”。军方常委要出席地方的党委常委会议,参与地方“重大事项的决策,负责协调军地关系”等等。

但到2016年年底,大陆14个省级地方政府开完中共党代会时,这些省级党委常委名单中无一“戎装常委”。戎装常委集体退场引起不少猜测。

戎装常委设立始于胡锦涛掌军但江泽民亲信徐才厚、郭伯雄坐大的2007年。有关戎装常委退出省委常委的内幕,有媒体披露与郭伯雄徐才厚藉戎装常委制度大搞腐败有关。

香港《东方日报》2018年1月4日报导,中共十八大之后,戎装常委曾有一段时间从各省市的党委常委系列中消失。主要是因为郭伯雄、徐才厚掌军时,各省市军区的戎装常委成为他们两人卖官的重灾区。

戎装常委于2017年底和2018年初开始再度集体回归,到2019年初全部到位。

希望之声》曾有报导认为,“戎装常委”目前回归的前提,是习认为现在已握紧了枪。在这样的情况下,“戎装常委”即便恢复,地位也已今非昔比。

南部战区政委魏亮去职引猜测;习近平严防将领造反

据《澎湃新闻》1月17日报导,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原副主任王建武中将,已经接替魏亮上将出任南部战区政委。

但报导未及提及魏亮的去向。

被免职的魏亮生于1953年2月,是江苏高淳东坝镇下坝村人。2010年7月任总政治部主任助理。2012年10月,接替升任总政治部主任的张阳任广州军区政委,2016年2月,任新成立的南部战区政委。

去年8月28日,多家海外媒体引述消息指南部战区政委魏亮和原广州军区司令徐粉林被降级退役。目前未知魏亮与徐粉林可能涉事的原因,官方也未证实。但外界认为,徐粉林、魏亮深具郭伯雄、徐才厚派系色彩;与房峰辉、张阳在广州军区也有交集。

英媒《卫报》援引澳洲国立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倪凌超表示,习近平一直强调军队忠诚,这意味他可能在军队中遇到某些反对,他没有安全感,因此要保持特别警觉。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