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习近平会用吗?贺江兵:中国经济有“最后一剂药”

——贺江兵:内外结构性改革是“最后一剂药”

美国要求中共进行结构性改革,以实现美中贸易公平对等。北京则宣称“不能改的坚决不改”。但中国经济金融学者贺江兵指出,结构性改革已是挽救中国经济唯一的出路。

中国经济陷入危机,学者呼吁结构性改革。(网络图片)

美国要求中共进行结构性改革,以实现美中贸易公平对等。北京则宣称“不能改的坚决不改”。但中国经济金融学者贺江兵指出,结构性改革已是挽救中国经济唯一的出路。

1月21日,贺江兵在香港《苹果日报》刊文称,以前中国对外贸易顺差中92%来自美国,现在美中关税战重挫中国出口,再加上国内消费低迷,政府投资效率递减,拉动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出口、消费和投资全都失去动力,北京不得已使出了最后一招:减税费。

但是,文章指出,中共政府继续玩数字游戏是治标不治本,真正想维持经济增长,就只能进行结构性改革。

文章说,美国最初要求中共解决1,000亿美元贸易逆差,北京说要“以牙还牙”;美国加码到2,000亿美元,党媒骂“贸易霸凌”。如今中方突然主动提出购买1.2万亿美国商品,已经很难让美国相信。美方提出要解决结构性问题,实现美中贸易公平。

美国提出的结构性问题主要包括:停止对国有企业补贴;零关税,零补贴,零贸易壁垒;停止盗取智慧财产权,停止强迫技术转让,停止网络攻击与盗窃;对等让外资进入中国的电信、金融、能源等领域。

文章说,网易财经曾披露,2018年仅在上半年中国就倒闭企业504万家,相当于全国企业总数的六分之一。下半年情况更糟,但网易财经被整改不敢再报导了。用中共官媒批评美国的话形容自己十分准确:在错误的时间发动了一场错误的战争。中国经济本已下滑,再打贸易战更加速了这个趋势。

文章认为,真要解决中国经济的问题,必须进行以下几项结构性改革。

一是放弃支持国企,将民企、国企、外企平等对待,真正实现市场化经济,政府只做裁判和市场秩序的维护者。

二是正视美中巨大差距,放弃称霸世界和围堵美国的念头。

三是彻底取消所有的“收费”。娃哈哈创始人披露其公司有500多项收费,中共官方公开承认其中200多项,简直无耻至极。除了中国,没有哪个国家政府对企业有200项收费。

四是结构性减税,改革税制。

文章最后称,减税已是挽救中国经济的最后一剂药。

不过,外界也有人认为,中共已很难开出真正解决经济下滑的良药。

中共财政部1月15日宣布,2018减税降费总规模1.3万亿(人民币,下同)。但中共税务总局宣布,2018年总税收14万亿,同比增长9.5%。网民算了一笔账:“2017年收12万亿,2018年原计划收15万亿,现在改收14万亿,这就叫减税1万亿。”

另外,中共去年印出的钞票数倍于所谓“减税金额”。

据此前陆媒估算,仅仅2018年上半年,中共央行就通过各种名目释放约4万亿资金,中国将迎来物价全面上涨。去年下半年直至今年年初,央行继续大规模“放水”。

贺江兵曾在推特指出,中共央行所有的所谓政策工具,其实都是“放水”,用来大举抢劫中国民间的财富。

很少人相信中共政府会真正减轻人民的负担。中共需要养活庞大的官僚系统,需要巨资“维稳”和镇压民众反抗,还要支出巨大的军费,也需要大量秘密资金收买外国政府和政客,以及进行海外渗透和间谍活动等等。

如今中国经济陷入困局。必须进行结构性改革,已是中国“非御用”经济学者的共识。日前,有中国学者更直言指出,中共退出政治舞台,已是挽救中国的唯一出路。

不过,很少人认为中共会主导退场。即使美国仅仅要求结构性的经济改革,也遭遇北京的顽固抵抗。外界分析,彻底改变经济体制,等于动摇中共政治统治的根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