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张闻天妻子对释疑 总书记是皇帝 家是皇宫

左起:陈琮英、蔡畅、夏明、刘英,1935年。

2016年四月号的《炎黄春秋》刊出《刘英忆延安岁月》的文章,由何方采访,宋以敏整理,澄清了过去被误导的历史疑点。这个工作其实在八〇年代已经进行,后来左倾当道而难以继续,或难有出版物公开发表。但是还有一些有心人默默地做这些工作,寻找机会还中共党史的真相。

刘英(一九〇五——二〇〇二)是担任过中共总书记张闻天(洛甫,一九〇〇——一九七六)的夫人,张闻天在延安期间被免去总书记职务,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是彭黄张周反党集团一员。

我作为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第一届学生,我们的党史专业课从一开始就表明必须遵从胡乔木《中国共产党的三十年》的基本观点,不容违背,人手一本。这是一九五一年中共建党三十周年前夕胡乔木在《人民日报》所发表的文章,简述了中共的三十年历史,成为我们的教学大纲。当时胡担任毛泽东的秘书,中宣部副部长,他是党史权威中的第一把交椅,为党史定调。

胡乔木这本书给我最深刻印象是其中的两个基本观点:“陈独秀并不是好的马克思主义者”、“遵义会议撤换了‘左’倾机会主义分子的领导,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中央和全党的领导地位”。

文革一结束,党史界就一直有为陈独秀翻案的呼声,但是至今没有成功,虽然对他作了许多肯定,然而搬不开胡乔木的阴影,因为其背后就是毛泽东。我在香港《九十年代》一九八六年一月号写了一篇《中共理论的贫困兼谈陈独秀主义》,谈了我对陈独秀的看法。至于毛泽东如何在中央和全党确立领导地位,这“领导地位”指的是什么,党史界也有许多说法,刘英的这篇回忆比较可信。这不但是因为当年她的身份,而且言语平和,没有反毛,虽然不平之气还是有的。

“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中央和全党的领导地位”是含糊的说法,是拍马屁、也是掩盖党史及其后党内斗争毛泽东以各种权谋利用并分化政敌最后取而代之的说法。

总书记是皇帝,家是皇宫

一九三四年中央红军离开江西长征后,成立军事“三人团”的领导班子,由博古(总书记)、李德(德国军人,共产国际代表)、周恩来三人组成。因为连打败仗,召开遵义会议时,撤换了博古与李德,新“三人团”虽有些不同说法,基本上应该是张闻天(或王稼祥)、周恩来、毛泽东。刘英说,当时(包括在陕北的初期)毛泽东只管在前线打仗,什么事都不管。但是为了“拔高”毛泽东,胡乔木说,此时已确立毛泽东在中央和全党的领导地位。从“枪指挥党”的角度,倒是事实。

刘英叙述了具体经过。她明确的说:“闻天说过,选他当总书记是毛主席提议的。”毛还多次当面称呼张闻天是“皇帝”、“明君”,称呼刘英是“娘娘”。

在保安(后来改为志丹县)和延安,中央开会也在张闻天的家里,毛泽东把到张家开会叫做“进皇宫”。张失势后改在毛泽东家里,这是当时的习惯。一九八九年六四镇压前夕,邓小平召集赵紫阳等党内高层到他家里开会,有人说这个会议不合法,其实不正是“延安传统”吗?从这里,我们也看到毛泽东与中共党人的农民意识,革命只是封建王朝的改朝换代而已,虽然刘英拒绝“娘娘”的称呼。

毛泽东为何称赞张闻天是“明君”?刘英说,因为张闻天愿意接受毛泽东的意见。遵义会议“论思想是毛主席的,但是出头的是张闻天。”许多回忆录里,都讲过毛泽东在长征期间是装病躺在担架上,与另一个真病的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密谋,王是国际派重要人物,在争取到王稼祥与张闻天(当时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书记处书记)的支持后才在遵义会议上发难。张闻天也是留苏的国际派,新班子须共产国际批准,所以毛泽东把张闻天推上宝座。到共产国际信任毛泽东后,张完成历史任务下台。

一九三七年一月,刘英经兰州去苏联治病,正好另一位国际派头号人物王明奉命从莫斯科经兰州回延安。第二年王稼祥向共产国际介绍刘英时,张闻天已经不是总书记而是“负总责的书记”,说是因为加强集体领导。后来她了解:王明一九三七年回国召开十二月会议,传达了共产国际指示,书记处增加书记,以毛泽东为领袖。他从共产国际带回来的十六人名单,排第一的是毛主席,他自己排第二,把闻天排在老后面,等于他取代了张闻天的地位。

张闻天到毛泽东的权力转移

按照刘英的说法,张闻天并不在乎这些,准备让王明当总书记,但是毛不同意,说中共七大再解决。一九三八年七月六届六中全会,王稼祥再从共产国际带来季米特洛夫的指示,要树毛泽东当领袖,张闻天再找毛,要公开辞掉总书记职务,毛还是说“不到时候”。但是中央开会已经转到毛泽东家里。

一九四二年初张闻天带了一个调查团到晋西北,回来后继续搞边区工业与财经的调查,基本上躲开了延安整风与抢救运动,应该也是毛泽东放他一马,毛则狠狠整了王明。

刘英说,闻天、博古、王稼祥、凯丰、李维汉都写了检讨。闻天写得认真,毛满意。博古、凯丰态度也很好。王明不承认错误,称病不参加会议,后来在大会上揭发王明的问题,王明老婆孟庆树沉不住气,要把王明抬出来到会上去辩论。那天开会,刘英坐在毛的旁边,孟庆树一下台就趴在毛的腿上哭,为王明辩护,“毛主席当时不动声色。我看得出,毛主席是下决心,不迁就了。”

根据其他报道,一九四三年三月中共中央改组,毛泽东担任“书记处主席”,才正式完成“一元化”领导。

有关整风运动与抢救运动,刘英提到几件事情:刘少奇一直“右”,在党内没地位,但是整风一开始就给毛写信,说白区工作一定要总结。“毛主席就利用这封信发难,把刘少奇重用起来,刘少奇一下子就红了。”最凶险的十天大会是康生主持。在共产国际喊王明万岁的康生一看到毛要整王明,马上给王明列出六十条教条主义表现。张闻天看到后对刘英下结论说:康生是个小人。她后来也认为康生是搞情报工作的,特务搞得越多越好。毛也相信这个东西。“康生没有毛主席,行吗?”

陕北帮的救命恩人是张闻天

有关抢救运动制造大量冤案,整死许多人,结果没有一个真正的特务。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文章揭露,刘英提到的一个,是后来长期担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政治局委员柯庆施的老婆曾宪兰被逼到神经错乱,半夜三更跳到一个枯井里自杀身死。不过柯庆施后来还是很左。凯丰的老婆是胡乔木亲自搞她的,打了灯笼搞车轮战,后来也得神经病死了。胡乔木这个“左王”,自有其传统。

此外,过去党史里所说的,在红军长征抵达陕北以前,左倾路线如何关押刘志丹、习仲勋、马文瑞等人,是毛泽东如何救他们出来的。但是刘英说,是他们写信给张闻天的,“闻天说,一个都不能杀,叫他们把人放了。”当时毛泽东在吴起镇,根本和中央没有联络,何来“刀下留人”之说?刘英感慨:“历史就是这样的,好事都往一个人身上推。”所以习近平应该明白,救他老爸的,不是毛泽东,而是张闻天。那就别把毛泽东那一套传承下来祸国殃民。

《动向》2016年6月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动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