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共GDP有内部公开两版本 习近平讲话信息量大

中共官方最新数据显示,去年全年中国GDP增长率为6.6%,虽然是28年来最低,却仍是一个较高的数值。对此,有经济学家表示,中共领导人明知经济糟糕,但不敢向外界承认,于是,中共经济数据存在公开和内部两个版本。最近,习近平和李克强等中共最高领导人的讲话多涉及中国经济的风险防范和压力加大等问题,释放的信息量很大。

中共GDP数据有内部和公开两个版本。

中共官方最新数据显示,去年全年中国GDP增长率为6.6%,虽然是28年来最低,却仍是一个较高的数值。对此,有经济学家表示,中共领导人明知经济糟糕,但不敢向外界承认,于是,中共经济数据存在公开和内部两个版本。最近,习近平和李克强等中共最高领导人的讲话多涉及中国经济的风险防范和压力加大等问题,释放的信息量很大。

去年GDP增速降至28年最低

1月21日(周一),中共统计局公布,2018年全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6.6%,该数据为中国经济28年来最低的增长率。而四季度GDP同比增速放缓至6.4%,创下2009年一季度以来最低季度增速,当时亦为6.4%。

数据还显示,12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7%,环比增长0.54%;2018年全年增长6.2%。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2%,环比增长0.55%;2018年全年则为增长9%。

华宝信托宏观分析师聂文表示,官方公布的数据和预期差不多,四季度经济延续下滑态势。由于外需下滑,基建投资依然处在底部,民间信用紧张的状况没有得到根本缓解,预计2019年上半年经济继续下行的压力比较大,继续向6%下探。

中共公开和内部两套数据

对于中共官方经济数据,经济学家和研究机构一直表示怀疑。中共每年两会上的政府工作报告,其所提出的当年GDP增速目标与最后的统计数据几乎没有差别。

著名经济学家程晓农1月15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中共政府经济增长有公开和内部两个版本。原因是中共领导人明知中国经济增长率非常低,但不愿向外界承认。

尽管经历了2018年经济大滑坡,中共统计局公布的全年经济增长率依然为6.6%。

程晓农表示,与中共公开数据不同,经济学家向松祚去年年底的公开演讲披露的是中共内部的经济数据,其中一个是1.67%,另一个则是负值。这两个数字加起来,说明中国2018年经济增长率为零。

经济学家大卫·布朗也以《中国如何避免百分之二增长的噩梦》为题撰文,认为中国经济领域负面因素正在积累,2019年中国经济可能只有2%的增长率。

英国BBC中文网1月21日报道,凯源资本董事总经理陆修泉(Brock Silvers)认为,应该谨慎看待中共官方的经济数据。由于去年经济增速是几十年来最低,但官方工业生产和零售业数据都从此前的低点恢复过来,这看起来不太可能,也让很多投资者对于中国经济是否已经好转还保持疑虑。

陆修泉说,“虽然今日公布的GDP增速与大多数预期相符,但还是体现出北京的决策者们面临着严峻的经济环境。”这提醒投资者,中国经济放缓的主要原因不是中美贸易战,后者最多只是一个附加因素。

纽时:真实情况可能比数据显示的更糟

纽约时报》报道认为,中共官方数据背后,可能隐藏了真相。从官方最新数据看,去年12月的消费支出和工业生产表现好于预期,但更详细的数据讲述的则是不同的故事。

纽时报道称,从投资到消费支出再到工厂活动,中国经济去年下半年明显放缓。而北京去年底采取的刺激措施在官方最新数据上已经有了体现,12月份零售和工业产出比11月份有所上涨,但这些月度数据无法完全弥补去年后半年的黯淡表现。

许多经济学家估计,根据更详细的数据,中国经济放缓的情况比政府数据显示得更糟。

根据中国汽车经销商活动骤降和智能手机销售普遍疲软的情况衡量,2018年后半年,零售明显放缓,新工厂和办公楼这类固定资产的投资都很乏力。

一些经济学家指出,致使中国零售疲软的最大因素是汽车销售的急剧下跌,一些人士估计这一部分占整体放缓的一半或以上。

汽车销售自夏季以来一直在跌,12月份同比猛跌19%。汽车经销商的销量下滑在中国各地引发了一波装配厂减产。这反过来又削减了汽车零部件、钢铁、玻璃和其他材料的需求。

大型咨询公司牛津经济研究院中国问题专家高路易(Louis Kuijs)说,“中国经济近几个月来已经明显下降。”

尽管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真实数字只比官方数字低一或两个百分点,但有一些经济学家估计,真实增长率只是官方数字的一小部分。

习近平讲话暗含怎样的信息?

2019年,中共日子会很难过。中共最高领导人最近多次在公开场合的讲话中透露出的信息都在印证这一点。

1月21日,中共为其省部级主要领导人,在中共中央党校开设了一个专题“研讨班”,内容是如何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

习近平在开班式上说,目前国际形势“波谲云诡”、周边环境“复杂敏感”、改革发展稳定任务“艰巨繁重”,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鹅”事件,也要防范“灰犀牛”事件。

此前不久,李克强也曾说过,今年中国发展环境更加复杂,困难挑战更多,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1月15日,李克强在一个有中共体制内专家和企业家参与的座谈会上说,“我们允许经济增速有一定的弹性浮动,但不能大起大落、更不能‘断崖式下跌’”。

每当经济危机来临,中共最激进的应对措施就是“印钞票”,这次也不例外。

央行“印钞票”的本质就是增加经济体的负债,如果这种负债不能被市场有效转化成收益,增长的就是泡沫,最终使这个经济体趋于“泡沫化”。央行最近多次大放水(印钞)的背景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那就是,以往中国经济整体负债没那么高,只要印钞机一开动,经济就可以水涨船高,被货币的大潮给抬起来了。

但这次不一样,中国债务水平已经很高。按照朱镕基之子朱云来的计算,中国整体债务高达600万亿;以目前中国经济总量90万亿计算,债务水平大约是GDP的670%。如果再印钞票,中国经济将真的会像诺奖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所说的那样,撞上“万里长城”。

经济学家向松祚今年最新演讲表示,2019年,中国由于债务增长模式高杠杆、缺乏创新、上市公司都不赚钱等原因,债务灰犀牛可能降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賀景田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