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美中新一轮贸易谈判 核心障碍是什么

美中第六轮贸易谈判将至,这对双方能否在3月1日的最后期限前达成协议至关重要。彭博社21日引述消息人士说,目前双方在美国最关注的知识产权问题上欠缺进展。

《南华早报》同日发文称,中国的假冒名牌产品猖獗,也给中方解决知识产权盗窃带来挑战。

据彭博社报导,熟悉美中谈判的知情人士说,川普政府在与中方所将达成的任何协议的评判标准最终都将是,中方是否会结束“国家协调的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为”。而在美国最关注的知识产权盗窃问题上,双方到目前为止进展甚微。

美中下一轮谈判定于1月30日至31日,习近平的最高经济顾问刘鹤届时将会访问华盛顿展开谈判。

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1月18日表示,月底美方与刘鹤的贸易谈判将会很重要。他对此表示关注。

中共盗窃知识产权及强迫外国公司进行技术转让以换取市场准入的相关作法占据了美中贸易代表团在本月初三天谈判的大部分议程。知情人士表示,在这些问题上双方并未取得建设性成果。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上周在与国会议员的会议中证实了在知识产权问题上缺乏进展。

虽然目前尚不清楚美方是否在最近几轮谈判期间就知识产权问题提出任何新的要求,但去年美国的要求是,中方要废除与技术转让有关的具体政策和做法,停止政府主导的网络盗窃,加强保护知识产权和终止对“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目标行业的政府支持行为。

贸易战的核心:解决知识产权盗窃问题

彭博社说,与中共在知识产权问题上的僵持构成了川普政府贸易战的核心。川普希望通过对中国商品施加关税为杠杆,来促使中方对其政策进行有意义的经济体制改革。

在针对中共的不端贸易行为上,美国国会两党表现出罕有一致的强硬态度。

“任何有价值的贸易协议都要将明确解决中国(共)猖獗的知识产权盗窃和强制技术转让问题,这既是为了美国经济和美国工人的利益,也是为了我们的国家安全,”共和党参议员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说。

同样,参议院财政委员会的民主党议员荣·怀登(Ron Wyden)表示,美中之间的任何协议都必须直接解决关税的基本问题,那就是,中共盗窃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的行为。“少一点,都将会使美国工人和雇主易受中国(共)掠夺性行为的伤害。”

川普总统及其助手们也将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视为攸关美国经济存亡的大事。美国政府也开始对华为涉嫌盗窃美国公司的技术秘密展开联邦调查。

彭博社说,这也是那些科技大公司支持川普对中共强硬态度的原因之一。他们强调任何协议只有解决知识产权问题才会有意义。

中国假冒名牌商品猖獗给贸易谈判带来不确定性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被认为是全球最大的假货来源,目前通过微信、Instagram等社交通讯网络贩卖假冒名牌商品的商贩越来越多。

《南华早报》说,消除中国的奢侈品伪造让北京与美国进行贸易战谈判时面临挑战,因为它必须要向美方确保,它可以解决知识产权盗窃问题。

根据咨询公司Frontier Economics的数据,到2022年全球假冒产品的交易金额将从2013年的4,610亿美元飙增到9,910亿美元。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称,中国和香港是目前出口假冒产品的最大来源。

美国大企业支持川普对中共的强硬态度

美国商会的亚洲主管查尔斯·弗里曼(Charles Freeman)表示,“虽然我们不对政府所走的关税路线表示迷恋,但毫无疑问这些(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是严重问题。”“我们同意进行诊断,只是还没有开处方药。”

半导体行业协会的吉米·古德里奇(Jimmy Goodrich)认为,美中双方应该达成长期协议,因为短期协议所取得的成果也会最小。他表示,许多行业的一个重要优先事项可能是,达成一个短期协议来缓解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紧张关系。但如果看到美方所建立的杠杆只被用来取得最小的成果,这将是一种耻辱。

美国CNBC财经名嘴吉姆·克莱默(Jim Cramer)1月14日表示,令人惊讶的是,为数众多的美国科技高管们支持川普(特朗普)政府对中共贸易的强硬方式。高管们告诉他,他们愿意忍受贸易战所带来的短期痛苦,以便能够获得真正的长期收益。

克莱默说,这些高管们可能不是总统的粉丝,但他们支持贸易战。“他们说的是,‘如果我们要与中共较量,现在是时候行动了。’”

“数目惊人的(美国企业)高管正愿意接受痛苦,因为他们知道,当中国人(中共)最终开放他们的市场时,他们才能获得真正的收益。”克莱默说

中方提新法试图安抚川普政府引发质疑

最近几个月,北京公布了一些措施,企图安抚川普政府。中共上个月底公布了一份新的《外国投资法》,包括保护外国公司知识产权的行政措施,并减轻他们向当地合作伙伴转让技术的压力。

但国际商业组织质疑北京又在“纸上谈兵”。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副主席艾琳·恩尼斯(Erin Ennis)表示,虽然拟议的知识产权法律有所改进,但其并没有包括触犯法规后所要受到的刑事处罚。也没有解决地方政府和中国公司迫使外国公司交出知识产权所使用的无数手段和规定。

美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中国研究副主任肯尼迪(Scott Kennedy)发文分析说,文件本身存在的漏洞非常明显。比如“第六章附则”部分的第三十七条规定,指“任何国家或者地区在投资方面对中国采取歧视性的禁止、限制或者其它类似措施的,中国(中共)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对该国家或地区采取相应的措施。”

肯尼迪认为,这条规定存在3个明显的漏洞,第一,这意味着将存在一个新的未指明的(中共)外国投资安全审查制度;第二,中国(中共)有权对任何拒绝中国投资的国家采取互惠措施;第三,金融投资服务会受(中共)其它法律的约束。

“还有一个隐藏的大漏洞:草案中没有提及任何对国内、国外公司在中国并购审查过程中的平等待遇问题,而这是(中共当局)主要用来反对外国公司的做法,同时很少适用于中共国有企业。”他补充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