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学者:“是的 美国还能继续领导世界”

2019年1月13日一场大雪中的白宫夜景。

美国政府部分关门的局面还在持续。另外,特朗普政府不断退出和威胁要退出一些全球多边机制,包括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令很多人担心美国还能继续领导世界吗?面对这样的质疑,美国的一位学者无比肯定地说:“是的,美国还可以领导世界。”

美国是“例外”国家,需重拾“例外主义”

“是的,美国还可以继续领导世界,因为美国是个‘例外’的国家。这不是说,美国本质上好于其他国家,而是在于美国有这个显著特质,尽管美国有她的各种问题,但是,美国在推进国家利益的同时,也可以推动更大的共同利益。”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杰克·沙利文(Jack Sullivan)星期五在该智库举行的一个研讨会上这么说。

沙利文曾经担任美国前副总统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也曾是美国国务院的政策策划部主任。

他说,美国“例外主义”还在于美国有“自我评估、自我纠错和自我更新”的能力。沙利文在《大西洋》杂志撰文说,美国战后的历史也显示,美国一直有能力在失败和错误之后作出调整,这也是美国全球领导力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他举例说,在二战之后,杜鲁门政府减少在欧洲的存在,但是却设立了“马歇尔计划”以及建立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在里根政府对艾滋病没有迅速处理之后,布什政府的HIV和艾滋病援助项目帮助拯救了数百万的生命。他说,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与古巴关系正常化也是美国自我纠正的一部分。

沙利文认为,美国需要重拾例外主义,这是美国继续领导21世纪的基础。

美国外交政策的目的需要“例外主义”

沙利文在研讨会上说,美国外交政策的目的归根结底是保护美国的生活方式,而美国的生活方式需要全球的合作。

他认为美国主要受到两种威胁,要解除这两种威胁,需要全球的合作,特别是与“志同道合“的国家之间的合作。他说,美国的第一种威胁是来自像中共和俄罗斯这样的大国的威胁。他说,中共长期以来希望全球体系对它的威权资本主义作出调整,而俄罗斯的战略是撒播新法西斯并颠覆西方民主。

美国面临的另外一种威胁是跨国界的威胁,包括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埃博拉病毒等导致的流行病、气候变化对地区的无可逆转的伤害、世界经济可能再次陷入危机以及大规模的网络袭击等。

沙利文说,美国未来的外交政策必须结合最好的爱国主义,(公民精神和对国家利益的清醒认识)和最好的国际主义(就是意识到你的邻居房子着火,你必须去拿水桶救火)。

没有国家可以替代美国,世界等待美国回归

沙利文说,没有国家可以填补美国领导力的空白。中共不行,因为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能够令人信服地证明,中共愿意也可以成为世界的领导力量,而且在有些时候,中共本身就是威胁。沙利文还说,欧洲人也无法替代美国,因为自顾不暇,他们忙于如何让欧盟继续下去。

沙利文说,世界在等待美国的回归。他说,参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其他十一国之所以保留美国的谈判内容,就是因为他们希望美国有一天可以回来,并成为其中的一员。他说,其他国家没有等在那里,但是他们在考虑问题的时候,总是把美国当成一个因素。

美国仍然拥有各种不可忽略的优势

美国哈佛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S. Nye)在去年4月的一份评论中也说,后特朗普时代美国的领导地位在亚洲能否继续存在?

他认为美国在同共国的竞争中,美国占据了不可忽略的优势,无论在人口发展、能源、科技、教育体制、货币以及地理位置等方面,美国都拥有优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