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袁斌:中国贫民少年之殇

“当时医生看了我们吃的无限极产品后,让别再吃,但我和他妈觉得一盒四五百元,不吃可惜了,就还给吃着,现在想想真后悔。”此后,梁宏病情继续加重,开始出现“浑身疼痛”症状。2017年7月,梁宏在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被诊断为“尿毒症晚期”,最终于2018年2月因病不治离世。

被毒奶粉所害又被传销所坑,最终悲惨的死去的梁宏,是典型的中国贫民少年之殇,更是对中共一党专政下社会乱象的无声抗议。

19年的人生,有17年都在生病,先是被毒奶粉所害,接着又被传销所坑,才出虎口,又入狼窝,躲得过一个,躲不过俩,最终悲惨的死去。这就是中国贫民少年梁宏令人唏嘘的短暂一生!

据澎湃新闻报导,因为吃三鹿奶粉,梁宏小时候肾上出过问题,后经政府安排统一治疗,已基本痊愈(真的痊愈了吗?)。

但到2014年2月,14岁的梁宏又被郑州大学附属郑州中心医院诊断为“双肾结石;肾功能不全”。

此后,通过中药调理,梁宏的病情逐渐好转。

转折出现在当年秋季。梁宏的父亲梁起超称,2014年9月,村卫生室医生郑某安向他推荐无限极系列产品,称服用它治好了自己的“骨癌”。此后,郑某安和一位在镇上开无限极产品销售店的宋某霞多次上门向他推销产品,鼓吹用无限极治好了自家亲戚的宫颈癌,让放心使用,并展示了一些康复案例。

2015年7月19日,郑某安带梁起超前往宋某霞所开的无限极门店,一次性购买了3,088元无限极产品。梁起超称,宋某霞当时还告诉他,这些产品是没有毒副作用的,坚持服用孩子的病会早日治好。

梁起超表示,其家境不富裕,带孩子到处看病已花费不菲,但想着能治好孩子病,夫妻俩就咬牙寄希望于无限极。服用该产品期间,儿子没有再接受任何专业治疗,也没服用药物,只是会定期去医院检查。这期间儿子并没有出现特别症状,但是经常感冒发烧。当时,他们以为是抵抗力差,未接受专业治疗。

2016年5月,梁起超发现儿子病情加重,遂去医院检查,结果被诊断“已接近尿毒症”。

“当时医生看了我们吃的无限极产品后,让别再吃,但我和他妈觉得一盒四五百元,不吃可惜了,就还给吃着,现在想想真后悔。”此后,梁宏病情继续加重,开始出现“浑身疼痛”症状。2017年7月,梁宏在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被诊断为“尿毒症晚期”,最终于2018年2月因病不治离世。

19岁,本是一个人一生中最健康最青春最有活力的年纪,可梁宏却因病夭折了!而致他于死地的,并非什么“天灾”,明摆着就是典型的“人祸”。可以断言,如果没有毒奶粉,如果没有骗人的传销,梁宏的人生绝不会是今天这样的结局。无怪乎有网友感叹,他的故事都可以拿去拍个电影了,就叫《被假冒伪劣产品祸害的少年的一生……》,或者《天下无毒》!

无论是从家庭背景还是生活条件来看,梁宏都属于典型的中国贫民后代。客观的讲,他们中许多人比梁宏幸运,当然也有人活得比他更惨,尽管彼此的命运千差万别,总体上却又有着高度的相似性,与权贵的后代构成了鲜明的对比。就这一点而论,梁宏的人生轨迹堪称是他们的缩影。

我不否认,改革开放四十年,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底层贫民的生活水准也在水涨船高,连带着他们的子女也过上了比父母更好的物质生活。比如,梁宏能喝奶粉,吃保健品,这在他父母小时候显然是不可能的。然而,这就能证明中国贫民后代的生活真的改善了吗?非也!别的且不说,中国近四十年来的经济高增长其实是以对传统道德和诚信的摧毁为代价,中国由此已完全沦为了一个典型的互害互骗社会,假冒伪劣产品充塞了社会的各个角落。形象地讲,在梁宏们途经的每个角落都有害人骗人的坑,他们躲的过这个,躲不过那个,总有一个会让他们掉进去。如果说有什么区别,那仅仅只在于被坑的次数多少不同,被坑的程度轻重有别,有的人受害轻些,有的人受害重些,有的人,如梁宏,甚至被坑掉了命!

梁宏的死,是典型的中国贫民少年之殇,更是对中共一党专政下社会乱象的无声抗议。可悲的是,正如一位网友所说:“如今中央电视台还在天天卖无限极广告,这个国家,有时候真让人绝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