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川普不再孤单? 达沃斯全球精英们也批美联储激进

世界经济论坛在1月22-25在瑞士达沃斯举行

在世界市场萎靡不振的情况下,达沃斯论坛上,一些金融业巨头敦促央行行长们保持谨慎态度。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论坛发言中,也罕见的怼上了货币政策,呼吁“回归正常的货币政策。”

而就在几个星期之前,看起来还是只有川普一个人如唐吉可德战风车一样,对美联储不停喊话,要求美联储不要采取过于激进的货币政策。

而现在,世界经济论坛在达沃斯举行的年度会议上,世界精英们也纷纷把目标瞄准了美联储。彭博社甚至用了《世界精英也准备将美联航作为替罪羊》作为报道此事的题目。

随着全球精英聚集,投资者甚至前央行行长们,都将2018年的最后几个月内世界市场的剧烈振荡的责任,归咎于美联储及其同行,认为扰乱金融市场。

著名的对冲基金桥水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 LP)的创始人Ray Dalio称美联储的政策为“不合适”希望“收紧货币政策的速度超过市场可以处理的速度”。黑石公司副董事长兼前瑞士国家银行行长菲利普∙希尔德布兰德表示,“主要风险是政策失误”,因为全球增长前景正在放缓。

达沃斯论坛首日,世界货币基金组织IMF下调了经济2019年预期。从之前的3.7%降到3.5%。

希尔德布兰德还说:“最让我担心的是,如果我们遇到严重的问题,经济衰退或更严重的事情,我们的火力将非常有限,无法应对。”瑞银集团董事长阿克塞尔∙韦伯,德国联邦银行(Bundesbank)前总裁,以前曾感叹央行在更好的时期没有加息。现在,他担心欧洲央行可能永远不会逃避其负利率政策。

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对货币政策进行了罕见的批评,称需要“恢复正常”。“当你看看大型央行的货币政策时,我们可以看到我们仍在咀嚼这场危机。”

面对这种全球经济增长达到顶峰开始衰落的担心,美联储官员是否会在2019年迅速改变加息的基调?

美联储和华尔街的一些人试图坚持加息的计划。他们本来计划提高2019年夏季的利率。现在对经济的这种衰退预期,可能让他们陷入了两难境地。

2008年危机后,美联储多年来维持利率接近零,并启动了前所未有的债券购买计划。美国国债从约10万亿美元,暴增到近20万亿美元。2013年,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Ben S. Bernanke)建议中央银行能够尽快缩减债务购买量,这推动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在四个月内上涨超过一个百分点,这一事件现在被称为“逐渐减少”。

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则很可能是为了避免市场的剧烈反应,花了很长时间才停止量化宽松政策。但分析认为,目前这种情况,欧洲央行会发现已经错过了加息的机会。彭博社的Mohamed A. El-Erian最近总结道:

“这种不太有利的增长环境使欧洲央行的政策前景大为复杂化。一方面,保持其政策指导不变可能会令市场感到不安,这会增加借贷成本并增加对增长的阻力。另一方面,由于政策利率在名义上已经为负,并且回归量化宽松政策可能面临政治反对,央行几乎没有能力应对经济放缓。“

欧洲央行本周将开会,对他们来说,似乎确实处于不利局面。

而美联储官员,至少现在可以将过去两年视为政策正常化的英勇努力,强调其“谨慎,耐心和良好的判断力”。自2016年12月川普当选以来,他们已经八次加息,并削减了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近5000亿美元。但是这种激进的政策,也使得股市在2018年末波动过于激烈,导致美国股市在经济强劲复苏中,创造了罕见的股市熊市。因此,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不久前部分表示屈服,并强调在未来几个月将提高对经济数据的依赖性。

目前,一批投资人对美联储的政策转向不乐观。他们认为,除非美国经济数据恶化,否则很难想象美联储如何在此时更加温和。这是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跨资产策略师查理•麦克里格特(Charlie McElligott)日前表示,标准普尔500期货可能很快跌幅超过5%的原因之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郑清源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