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美中贸易谈判谈什么?美国商会建言透玄机

若想了解美方在贸易谈判中向北京提出的要求,或许可以参考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商业团体–美国商会近日向川普政府提出的建言书。

美中高级别官员定于下周三(1月30日)在华府展开为期两天的第六轮谈判,截至目前为止,双方并未透露谈判细节,外界仅知谈判范围包括美中贸易失衡及中共不公贸易行为。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及其幕僚均称这次与北京的谈判不同于前几届政府,范围更为深广,难度更高,以期一劳永逸地解决长期以来中共占尽美国便宜的问题。

若想了解美方在贸易谈判中向北京提出的要求,或许可以参考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商业团体–美国商会近日向川普政府提出的建言书。

美国商会及中国美国商会1月16日联合向美国贸易代表(USTR)提交“美中贸易谈判优先事项建议”(Priority Recommendations for U.S.-China Trade Negotiations)报告,针对正在进行中的美中贸易谈判,提出建议优先处理的议题。

这两个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商业团体在报告中质疑中共官员近期努力淡化“中国制造2025”计划重要性的意图,并称北京目前仍在大规模地实施该计划,野心勃勃地想要成为全球技术的主导者。

针对美中贸易谈判,该报告建议三个优先目标:优先解决中共结构性问题、消除有关强制技术转让所有形式的规定及作法,以及解决中共数字经济监管规定的不合理要求。

此外,对于如何达成前述三大目标,建议分两个步骤进行,首先要确保中共改变其法律和政策,第二个步骤则是创建独立仲裁机制。

这份报告提出美方应要求中共采取行动优先处理的三大类议题,内容摘要如下。

一、在短期内,扩大美国出口商和投资者的市场准入,以及确保公平和平等的竞争环境及保护知识产权。

(一)扩大美国公司的市场准入

中共采取严格限制的投资规定,其平均关税为9.9%,几乎是美国的三倍(3.5%)。

解决方案

取消对外商经营所有权或要求中国企业合伙的所有限制,除少数特殊例外情况。应开放的行业至少应包括:金融服务、农业生物技术、新能源和燃油汽车制造、云计算和电信服务、互联网相关服务,以及法律服务。

大幅降低美国商品(包括汽车)的关税税率。

(二)确保美国公司获得公平和互惠待遇

中共的审批制度阻止或拒绝外商进入中国市场,即使是法规并未限制的行业。相关政策和措施如反垄断和技术标准等,限制了美国公司在中国市场的竞争能力。

解决方案

北京应给予外商与其国内业者相同的待遇,无论是中国的私营企业、国有企业,或者国家控制的企业。

中共应消除法律、法规、执法、审批流程及许可、政府采购,以及其它规定中,给予外国实体比如中国企业的歧视性要求,修正内容包括:

-允许美国公司在没有中方合作伙伴的限制下,独立取得许可证;

-允许美国公司在中国的任何投资,除非基于狭义的国家安全考虑;

-提前公布所有有关审批及其它要求和条件的规定,此外对特定申请有任何额外要求时,亦应予以公开;

-取消对外商进入政府采购市场的限制以及各级政府的任何其它繁琐的监管措施;

-确保中国农产品营销审批流程透明,并且应以科学根据为基础,或参照其他贸易伙伴的作法;

-取消国内自制率、技术授权或转让、在地化生产,或违反国际规范的要求;

-允许美国公司享有与中国企业相同的待遇,可以签订合同及提供采购服务,以及使用其商标和品牌来推销商品及服务;

-确保反垄断和制定标准的执法行动不会歧视或不公平地对待外国实体,理想情况是通过具有约束力的国际组织解决争端;

-消除在经济特区注册的外商,在中国大陆开展业务的区域限制;

-终止通过非政府技术标准机构进行强制技术转让的作法。

(三)保护美国知识产权不会被盗窃、强迫转移和侵犯

中共利用各种手段迫使外商转让技术给中国合作伙伴,并且没有充分保护知识产权,未有效执法,同时支持和进行网络入侵,窃取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

解决方案

通过以下方式加强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执法:

-通过全面、独立的商业秘密法和更多的刑事诉讼,以禁止盗窃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

-取消技术转让要求以及优惠自主创新的监管规定;

-对外商公司的专利提供有效保护及加速专利审批程序;

-打击包括药品及其它商品的仿冒行为及恶意的商标申请;

-提供有效的规则和执法,防止影音、书籍、软件、游戏、及相关设备(机顶盒)的盗用,并取消在线平台上播放外国视频的配额规定;

-对知识产权的盗窃制定具威慑的处罚。

二、抑制产能过剩、取消补贴及其它促进不公平竞争的政策。

北京提供大量补贴,扭曲国内和全球竞争,以使中国企业主导行业。

解决方案

在严格的时限内取消补贴和扭曲市场的措施,包括:

-消除扭曲市场的非商业性援助或对特定行业的补贴(例如铝、钢铁、农业、出口补贴,以及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行业);

-对产能过剩部门的非竞争性公司,提供有意义的清算或重组程序;

-减少导致各级地方政府过度投资的产业政策。

三、取消对数字贸易的限制,允许数据的自由流动。

中共采取限制数据流的规定,要求数据在地化,以及仅容许技术标准来自外商转让的技术或所揭露的知识产权,或者仅限自在中国国内投资的公司购买。

解决方案

通过以下方式消除对数据和通讯信息技术(ICT)产品和服务的限制:

-将所有商业ICT产品排除在“安全和可控制”(secure and controllable)的要求之外,并确保网络安全要求符合国际最佳实践(例如美国的FISMA/ FedRamp及欧盟的NIS指令);

-容许所有类型的数据都可以跨境传输,除非基于非常狭义的国家安全理由;

-取消要求外商必须使用中国当地计算机设备,才能在中国开展业务的规定;

-给予美国在线服务供应商全面和非歧视性的市场准入条件;

-取消内容审查和审批规定。

强制技术转让

对于美中贸易谈判核心问题—强制技术转让,美国商会及中国美国商会在报告中建议美方应向北京提出以下要求。

一、消除在全国范围内的市场准入限制,这些限制包括要求外商与中国企业合资,以及对外商持股或控制权所设定的限制,除非基于非常狭义的国家安全理由。

二、允许美国公司可以独立提出有关投资及运营许可的申请。

三、取消要求外商披露知识产权以及其它根据来源国的歧视规定。

四、允许美国公司基于市场原则及自由协商的条款授权知识产权。

五、允许数据的跨境传输,无需进行安全评估或遵守任何数据在地化的要求。

六、遵循国际公认的反垄断法规的最佳实践。

七、消除扭曲竞争及导致产能过剩的非市场导向和歧视性的财政激励措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吴英编译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