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人行创设央票互换工具 显示中国金融体系深层次危机

人行创设央票互换工具。

1月24日,中共央行(人行)决定创设央行票据互换工具,银行可以用永续债换取央行票据,用以补充银行资本。业内人士表示,中国商业银行系统面临的问题不是资金不足,而是资本金不足的压力,这是目前宽货币无法转变成宽信用的瓶颈。事实上,央票互换工具的创制反映了中共监管当局的焦虑,显示的是中国金融体系深层次的风险和危机。

央行创设央票互换工具

1月24日(周四)晚间,人行宣布,决定创设央行票据互换工具(Central Bank Bills Swap, CBS),以提高银行永续债的流动性,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同时,将主体评级不低于AA级的银行永续债纳入中期借贷便利(MLF)、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常备借贷便利(SLF)和再贷款的合格担保品范围。

1月25日,中国银行推出首批400亿元永续债,为中国首单商业银行永续债。

路透报道认为,中国首单银行永续债的发行,因风险权重等规则不明朗,或有投资者认购意愿不足的担忧。央行创设央行票据互换工具(CBS),加上保监会允许保险资金投资永续债,此两个政策可解决银行表外回表内、表内信贷扩张的资本金问题,不管是银行发行意愿还是机构认购意愿均有望明显提升。

一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表示,“资本约束对于商业银行来说是刚性的,永续债解决一级资本的问题,但因其固有的特性,投资者寥寥无几。央行采取这种措施,相当于是为发行和投资进行托底背书,根本目的还是要让银行增加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

另一位银行高管表示,整个商业银行系统面临的问题并不是资金而是资本不够,银行永续债发行后普遍采用互相认购方式,在没有明确规则的情况下,会计入加权风险资产,增加资本消耗,即使按照国有商业银行债也要计入20%,如果按照类权益风险权重会更高,如此就存在动力不足的问题。

该高管表示,现在有了央行的CBS,银行买过来的永续债可以和央行互换,等于是央行把信用风险拿走。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表示,CBS相当于央行为永续债增信,商业银行买的永续债,可以置换成央行票据,降低了风险,这等于是央行以自己的信用支持银行补充资本金。

银行体系本身的困境:资本金不足

中国金融机构面临资本金不足的压力,这从去年以来银行的“补血潮”可见一斑,其中的原因既有资本管理办法达标要求,也有利润下滑和不良增加等经营层面的现实困境。

据中信证券统计,2018年初以来,A股上市银行完成资本补充5315亿元人民币。尽管从上市银行报表来看资本充足率监管达标压力不大,但仍有部分银行处在达标线的边缘。特别是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基本上多数股份行和城商行仅高于达标线1%左右。

在表外融资收缩、资金回表等要求下,商业银行需要承担表内信贷扩张职责,因此对银行资本金的要求将进一步提高,而银行股普遍破净的现实及疲弱的权益市场难以负担大量融资,永续债恰恰是银行补充一级资本的重要渠道。

银行资本金压力或可缓解但有效贷款需求仍然不足

国泰君安证券宏观团队指出,央行创设CBS,在一定程度上能解决表外回表内、表内信贷扩张的资本金问题,但对经济作用本身还要取决于银行是否愿意贷款、企业是否借债投资、居民是否愿意借债买房或消费。

一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认为,当前信用扩张上不去的主要原因并不是货币宽不宽的问题,而是实体经济资产回报率太低,投资者对此类投资敬而远之;加上去年以来不断“爆雷”,也让银行放贷积极性大幅受挫,要从根本上提升市场的信心,还需要继续下功夫。

另一位股份行金融市场部人士亦表示,从“农字头”机构最近不计成本买债来看,手上的钱太多,尽管贷款需求很大,但有效贷款需求还是不足。

这意味着,即使资本金得到补充,能够提高一些符合条件的发行永续债的AA银行抗风险能力,但是并不能保证宽信用带来的资金流入实体经济。

“你可以将一匹马牵到河边,但你绝不可以按着马头让它喝水。”有评论这样说。

央行创设票据互换工具深层反映银行系统危机

中共央行新创央行票据互换工具,在深层次上反映了中国整个银行系统面临的风险和危机。

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仍然是是企业经营环境恶化,盈利能力疲弱,利润空间缩窄,这使银行贷款面临坏账的风险。坏账的增加会侵蚀银行资本安全,使银行对企业贷款更趋谨慎,这进一步增加了实体经济融资的难度,最终形成银行不愿放贷,企业难得到贷款的恶性循环。

更深层来说,专家一直担心的还有中国商业银行的真实的坏账比例,认为一旦经济继续下行、债务危机加剧,这部分被掩盖的不良贷款问题可能会爆发出来,引发银行系统的金融危机。

路透社去年11月27日刊出对中共十一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的专访。贺铿表示,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债务,2019年中国的债务违约问题将更进一步暴露,有可能引发金融危机。贺铿认为,中国经济2019年将遭遇许多困难,包括债务违约问题,可能使金融机构的呆坏帐率快速上升至15%

经济观察人士秦鹏称,他从业内人士那里得到的消息是,央行这次这么大力度推行央票托底永续债,更多的是要补充主力银行机构的资本金,既应对表外资产回表内的监管要求,也预防即将到来的金融危机。

这一波永续债发行和央行创设央票工具为其托底,源起于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于2018年12月25日召开的专题会议。据央行网站12月26日发布的一则只有一句话的报道称,该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推动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于2015年股灾2年后成立,习近平当时出席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称要“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补齐监管短板”。所以,尽管名字里面既有稳定也有发展,但是圈内一般都简称其为”金融稳定委员会”。去年10月底,因为股市动荡如猴市,证监会写了一份被外界视为检讨的声明,就曾因为把该委员会写成“金融稳定委员会”而删了重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賀景田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