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李怡:重复

人类的悲剧,人为的灾难,总是不断地重复。卡尔·波柏说:“历史是会重复的,但不是在同样的水平上。如果这些事件对社会有着持续的影响,就更是如此。”文革的极左思潮,去年就有重来的迹象。

德国哲学家尼采有“永劫回归”的理论,是指所有现在发生的事,过去早就发生过无数次了,而未来也会继续不断地发生。他要我们想象在某一天,或是某个晚上,“在我们最寂寞孤独的时候”,有个恶魔来到我们面前,说:“你从过去到现在的人生,将来还会一直不断重复;在这样的重复中,不会有任何新鲜的事情发生。你生命中的每一分痛苦、每一分喜悦、每一个想法、每一声叹息,还有其他数不尽的大小事,都将卷土重来。”

法国作家卡缪藉希腊神话中薛西弗斯的故事比喻人生:天神惩罚薛西弗斯(Sisyphus)将一块巨石推上山顶,但总是在到达山顶时,巨石就滚下来,他只好下山再推,再一次推到山顶又滚下,如此无穷无尽地反复。我们每个人都是薛西弗斯:起床,坐车,上班,吃饭,下班,吃饭,睡觉,一天接一天周而复始。直到某一天,意识中浮现“为什么”,感到厌倦,感到荒谬。荒谬感起于追求意义的人面对世界与生命的无意义,不想任其宰割,要起而反抗。如果不知道荒谬,我们可能屈从于得过且过,觉得生活就是这样,怎么样都一样,不然还能怎么样?无所谓的态度让人静静地、荒谬地享受着痛苦。使荒谬更加荒谬。

人生在不断地重复,历史不断地永劫回归,悲剧不断地重演。

但重复是否就一定是无意义、一定荒谬呢?重复是否就是痛苦、就是劫难呢?捷克作家昆德拉说,狗常常追逐自己的尾巴玩,不断重复,却自得其乐;但人则对多次重复做一件事感到厌烦。那是人的问题,而不是重复的问题。

在电影《日日是好日》中,我们看到日本的茶道,那一丝不苟、细致无比的规则、礼仪,严谨到不可思议甚至我们会认为是一成不变的地步。然后我们看到茶道老师和固定的学生,20多年来,每一个星期六,都参与守足规矩的茶事,都重复又重复地做连串不变的动作,为什么他们不会厌烦?为什么看电影的观众也不厌烦?茶道老师武田说:每年我们都在做重复的事,但我觉得,能够这样跟同一班人做同样的事,是一种真正的幸福。重复不是劫难,而是幸福。

因为你不是为了利益而做,不是出卖自己的时间而做,不是扭曲自己意愿而做。每周的茶事,既不带来金钱,也不带来名位,但这种茶道的体味,会淬砺人们的精神和心志,使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这种得着,决不是任何学问、知识或经验可以获取的。茶道是在我们都明白不可能完美的生命中,为了成就某种可能的完美,进行的温柔试探。重复做着同样的事,只要你用心去做,就会发现每天都是与昨天不同的新的一天,从而感觉到:“日日是好日”——这就是生命,也是电影名字的来由。

重复不等于灾难。出于自由心志的任何言行都不是灾难。扭曲自己的重复,对虚假的无感,才会导致永劫回归。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