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委内瑞拉“放之四海皆不准” 对中共有何影响?

2018年11月27日,一位委内瑞拉妇女和小孩在查韦斯巨幅画像前。 

委内瑞拉执政党的名字很“高大上”!它的全名是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名字里既有社会主义,又有统一,都全了。但是这个“高大上”的党却把委内瑞拉人折腾到生不如死。

委内瑞拉曾经是南美洲最富裕的国家,其石油储量全球第一,超过沙特。其他资源也很丰富,如铁矿、天然气、肥沃的土地和2000多公里的海岸线。但现在,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委内瑞拉拥有着世界最高的通货膨胀率,其谋杀率居全球第二,而公立医院的新生儿死亡率是之前的100倍。大多数委内瑞拉人在商店里甚至都买不到厕纸,贫困人口竟达80%。3200万的总人口竟然就有300多万委内瑞拉人不得不逃离本国,去邻国谋生。

曾以为找到“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1954年出生的委内瑞拉前任已故总统查韦斯,从年轻时就沉迷于共产主义,他崇仰卡斯特罗、毛泽东等人。查韦斯在1999年就职总统后,便展开了广泛的社会制度转变,他把委内瑞来原来采用的自由市场经济和新自由主义,迅速的转变为准社会主义的收入重新分配和社会福利计划。

查韦斯试图模仿中共在中国搞的社会主义,认为这对委内瑞拉建设“21世纪的社会主义”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据《金融时报》统计,2002至2016年的十五年间,中国累计为委内瑞拉提供约1,250亿美元贷款。委内瑞拉也是美洲少数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协议的国家之一。

查韦斯自称是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的追随者、崇拜者。执政后的他“读完了所有已译成西班牙语的毛泽东著作”。1999年10月,上台仅8个月的查韦斯在首次访问中国大陆时就来到“毛主席纪念堂”,他对媒体说:“我崇拜毛泽东”,“我一生都是毛泽东的崇拜者,他的经典语录几乎每条我都能背得出,他是中国人伟大的舵手!”

2005年1月29日,查韦斯在委内瑞拉举办的世界社会论坛外,左翼活动人士挂起了马克思、列宁和毛泽东的横幅。()

在2007年查韦斯进入第三个总统任期后,他对意识形态更加狂热,委内瑞拉政府开始大规模抢占私有财产。数千家私营企业被国有化,包括媒体、石油和电力公司、矿山、农场、银行、工厂和杂货店。

查韦斯在2007年3月30日表示在2007年内委内瑞拉将建立132个社会主义培训中心。在4月24日下令该国所有企业职工每周至少上4小时马克思主义理论课,将该规定还将向军队和学校推广。6月28日,他在莫斯科参加拉美文化中心时号召学习“有关马克思和列宁预言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著作,战胜美帝国主义”。

社会主义带来的是劳动效率的低下、创新力的枯竭和官员的腐败将国家拖向危机深渊,查韦斯却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理,是在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毛泽东1938年10月在《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中说: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理论,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不应当把他们的理论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

毛泽东在1949年6月《论人民民主专政》中也说:中国人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中国的面目就起了变化了。

放之四海皆不准的马克思主义

从上世纪初期开始,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共产党人用马克思主义作为行动指南,曾经在40多个国家里推翻了传统制度,建立起共产主义、社会主义。

马克思主义在这些位于欧、亚、非、拉美的国家的实践无不伴随着贫穷、动乱和对平民的镇压和屠杀。这些共产党国家从一个危机走向另一个危机,时至今日,马克思主义在这些国家里绝大部分都失败了。剩下的少数几个也是在艰难苦撑,危机在继续积累等待爆发。

“放之四海而皆准”是一句中国古语,古人认为中国四境有海环绕。《礼记·祭义》中说:“推而放诸东海而准,推而放诸西海而准,推而放诸南海而准,推而放诸北海而准。”比喻具有普遍性的真理到处都适用。

从马克思主义在世界各地的实践中看,空间跨度40多个国家,时间跨度近100年,它不但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恰恰是“放之四海皆不准”,在世界各地都不适用。委内瑞拉的乱局只是又为这个“放之四海皆不准”增添了一个有说服力的当代样本。

正如川普(特朗普)在去年9月联大发言中所说的:“不久之前,委内瑞拉还是这个星球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今天,社会主义使这个石油资源丰富的国家破产,并使其人民陷入赤贫之中。实质上,不管是什么地方尝试了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都导致了苦难、腐败和衰变。”

委内瑞拉变局对中共的影响

中共从诞生那一天开始,就是以马克思主义为灵魂的。没有马克思主义,就没有中共。中共行事的根本准则就是马克思主义。

中共当局在去年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还称:“马克思主义始终是我们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是我们认识世界、把握规律、追求真理、改造世界的强大思想武器”;“马克思至今依然被公认为‘千年第一思想家’”等。

但因为马克思主义在实践中又行不通,所以中共总是从一个危机走向另一个危机。直到今天,习近平最近召集各省市自治区党政军主要负责人到北京“专题研讨班”,仍不得不谈所面对的“七大风险”,包括政治风险、意识形态风险、经济风险、科技风险、社会风险、外部环境风险、党的建设风险。

不放弃马克思主义,就不可能从根本上上化解危机和风险。在面对危机时,中共不是去反思马克思主义实践是危机的根本原因。相反,在遇到问题时,它反而总是更加强调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来维护党的身份认同,而把一些党员们的具体政策、做法以至于他们本人作为危机的替罪羊,这样做的后果,是把危机推后,雪球越滚越大,最后各种选项耗尽,危机无可化解。

从早期一边坚持“革命的原则性”,同时在具体做法上要有“战术的灵活性”,到后来的一边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一边说“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到现在“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无不是来源于同样的逻辑。

所以中共对马克思主义的坚持从未动摇过,但在具体做法上却忽左忽右。这种忽左忽右难以把握,在面临大的危机时,中共内部就会分裂,一派会指责另一派的政策做法太左、或太右,内斗失败者被抛出。这就是造成中共内部屡次路线斗争的原因。

今天在中美贸易战、国内经济下滑的大背景下,中共体制危机沉重,体制内已经出现了不少批评习近平的声音,而习近平在近日省部级干部专题研讨班中,也一改去年宣称“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的口风,强调“反腐”还没有取得彻底胜利,不能消减打击力度,需要打好反腐的“攻坚战、持久战”等。

这些迹象表明又一次大的党内斗争正在形成,委内瑞拉的变局会强烈刺激中共高层心理,再为之火上浇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