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刘在名:中南美洲左翼退潮 中国恐再成输家

国民议会议长瓜伊多

委内瑞拉反对派领袖瓜伊多日前宣布,由于总统马杜罗在去年选举中舞弊,因此当选的结果无效。根据宪法当总统出缺,瓜伊多作为国会议长就有权组织过渡政府筹办另一场选举。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瓜伊多自行宣誓就任临时总统之后,迅速表达支持,更不排除会派兵介入委内瑞拉的乱局。与过往不同,当马杜罗受到美国威吓后,非但没有得到中南美洲各国领袖的声援,巴西以及阿根廷等区域大国更反过来站在美国一边,马杜罗的困局正好反映出中南美洲左翼退潮的新格局。

委内瑞拉自前任总统查韦斯起就成为了南美国家反美的标杆,作为查韦斯的指定接班人,马杜罗亦都萧规曹随。所以华府早已视马杜罗为眼中钉,就在瓜伊多自行宣誓前不久,美国副总统彭斯就曾发表短片,夹杂英文以及西班牙语来支持委内瑞拉反对派,他又承认曾与瓜伊多通电话,谁是委国这场反政府运动的最大海外幕后推手,相信已经呼之欲出。

犹记得在2012年8月,遭美国通缉的维基解密创办人阿桑奇逃入厄瓜多尔驻英国大使馆避难,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齐声要求厄瓜多尔交人,但遭到时任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严词拒绝,当年的南美国家很快便一致地站在科雷亚的背后,由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墨西哥等14国组成的南美洲国家联盟更一同发表声明,谴责美国就是追捕阿桑奇的黑手,如果英国政府派员闯入厄瓜多尔大使馆捉人,即无异于侵略,后果严重。

在当年,多个中南美洲国家都由左翼政府主导,对美国的独大相当忌讳,所以每当南美近邻与华府发生争议,他们都会选择抱团一起反抗,并视之为与霸权主义的一种较量。事实上,自美国独立建国以来,与中南美洲的关系就一直时晴时雨,更曾与古巴、巴拿马以及格林纳达等国家发生正面军事冲突。但时移势易,例如当年的巴西总统罗塞夫、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以及科雷亚都已相继下台,取而代之的是立场偏右、鼓吹国家发展优先的博尔索纳罗(巴西)、马克里(阿根廷)以及莫雷诺(厄瓜多尔),当中莫雷诺最近就因为西方施压而中断了阿桑奇对外的联系、阻止他见律师,甚至要求阿桑奇支付寄居在大使馆的日常生活开支。

中南美洲左翼退潮自有其客观因素,就以委内瑞拉来说,前任总统查韦斯领导下凭借油价飞涨,国家赚取了大量外汇以支持其左翼福利政策。好景不常,随着油价回落、政府官员贪污腐化以及美国的制裁,国家经济一落千丈,通涨每年都以几何级数的速度上升,民不聊生。

反美势力萎靡对中国来说可能并非好消息,一旦美国真的如愿推翻马杜罗,中国可能面临重大损失,中国在过去几年与马杜罗政府的合作非常多,双方签订的货币互换、石油交易等等的协议动辄都以百亿人民币计,如果换了瓜伊多当政,那么中国的利益就很难再获保障。这就正如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上场后,便以保护国家利益为理由重新审视部份批出了给中国企业的合约。

号称会领导委内瑞拉变天的瓜伊多跻身国会只不过区区数年,因缘际会下才成为了反对派的共主。虽然瓜伊多已获多个西方国家支持,但观乎过往历史,依靠外部势力扶植上台的政治人物,通常难以抚平国内各派势力。令人伤感的事实可能是,委内瑞拉虽然民心思变,但乱局不会因为马杜罗被拉下马而结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