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贸易谈判最终底线在这 北京展示中国特色的开发 美国媒体大喊想都不要想

中美贸易谈判将进入关键时刻。有分析认为,美国在谈判中占据主动,中共可能是让步一方,但一切都可以让,唯有维持权力不能让,这是底线。中共正在快速推进外商投资法,但该法律在诸多条款上语义模糊,这给中共当局在实际执行上留下空白。事实证明,对于市场准入,中共做了许多手脚,美国运通信用卡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就是一个例证。由于中国信用支付市场几乎被中国公司占有,这个准入几乎成了鸡肋。美国媒体大喊:分杯羹,想都不要想。而中共更本不接受另外2家美国信用卡公司申请。

中共贸易谈判的最终底线:维持权力垄断

中共副总理刘鹤1月30日(周三)将率团赴美进行贸易谈判。美中贸易战给世界经济和地缘政治带来深刻影响,双方能否达成协议,外界颇为关注。

英国广播公司1月27日报道,中美双方都有压力要达成共识,国际贸易律师史提芬·科(Stephen Kho)认为,先让步的那一方,很可能成为最大输家。

不过,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对大纪元表示,目前美国掌握主动,有能力向中共施压,承受不住压力而让步的应该是中共一方,问题在于让步的幅度有多大,能不能使美国满意,这个所谓胆量较量的说法并不准确。

郑宇硕表示,中共让步这一点很明确,但对中共而言,一切均可退让,只有维持其权力垄断是一条底线。

郑宇硕说,习近平最近召开了一个高级干部研讨会,传达的信息就是要做最坏的准备,要重视政治安全。

此外,经济安全与此关系很密切。他举例说,中共有一百多个最大的国企,作为其经济命脉,这是违反市场经济原则的,也是美国、西方国家难以接受的,但中共在这点上不会让步。

中共特色的开放:银联支付宝霸占市场后才开放Visa和AE

中共的开放市场准入,对于美国公司来说,可能也成为鸡肋。

《法广》1月17日报道,经过10年的折腾之后,美国运通旗下的运通信用卡(AE)去年终于望穿秋水收到中国监管机关的许可,可在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系的国家正式投入运作,成为第一家获准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公司,似乎是中美贸易纠纷之中一个突破。

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指出,这一切都来得太迟了,因为过去多年来,在中共政府悉心的栽培下,中国银联、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这些电子支付系统,已经霸占了整个中国市场。国营的银联事实上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信用卡网络营运者,旗下总共拥有70亿张信用卡或扣帐卡。相对之下,根据美国商会的统计,Visa和MasterCard加起来,也只不过只有56亿张信用卡的用户。

报道引述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佛彻特说,包括Visa和MasterCard在内的美国信用卡公司,已经不指望中国有助他们业务的增长。

金融时报报道,Visa和MasterCard仍然在等候中共当局的许可。中共拒绝启动对美国两家信用卡申请的审批程序,有意拖延美国信用卡公司的申请。

佛彻特说,中国的消费者已经有很多支付的方法可供选择,外国公司想夺得一杯羹,简直是想都不要想。

中共外商投资法的模糊文字引发忧虑

此外,即使在承诺可以达成协议的领域,中共在实际操作上依然大打折扣。

美国之音》1月28日报道,中共本周正快速推动其《外商投资法》草案。

该草案禁止强制技术转移、保证对外国投资者的平等待遇、进一步保护知识产权等。这些都是在当前美中贸易纠纷中,美国所关注的关键几点。

然而,分析人士注意到,草案被如此快速推动,以及条款39条中的模糊语言引起了对法案被通过后当局执行能力的严重怀疑。

尽管该草案与鼓励国内外企业公平竞争的“竞争中立”原则一致,但罗斯表示草案还是有许多缺陷。

他说:“问题是该法案的许多规定并没有涉及外国投资者的担忧,此外,一些规定的语言过于广泛,以至于可以被用来不公正地对待外国企业。”

例如,条款20允许政府为公众利益而征收外商投资。但公众利益的定义并不清晰。同样的,条款33提出对“影响或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外资进行安全审查。罗斯表示,这为用于减少障碍的法案增加了障碍。

作为主席,他呼吁中共将对外资的限制放到最低,以符合国际常态和中共对世界贸易组织的承诺。

与2015年的草案相比,新草案通过减少管理和机构革新进一步对外国投资开放了中国的市场。

但是,台北中华经济研究院的刘孟俊表示,由于该法将由地方政府执行,其实际效果还不得而知。

他说:“中国大陆向来有地方保护主义的一些特色,开放的方向如果跟国有企业过去所垄断的一些领域是重叠的话,那现在开放出来的话,等于国有企业要面对外商的一些竞争;尤其地方的国有企业跟地方财政有相关,所以,中央的方向跟地方能不能落实,我觉得要观察的啦。”

他提到,也就是说,启用该法后,对于和该法相违背的对于外国企业的隐藏障碍的去除才是关键。

观察人士表示,这些障碍包括官僚机构的繁文缛节、税收、给予名单队列中的外国企业的优先程度。以上这些,在过去都加大了外国投资在中国运作的难度。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