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社会观察 > 正文

老教授遗产全赠老同事和保姆 百岁丈母娘有家难回!

谢老师是某高校教授,2018年过世时他留下遗嘱,将自己和妻子名下的所有房产还有所有家当都遗赠给了老同事褚阿姨和保姆小谢。

对此褚阿姨很意外。因为谢老师是个独居老人,他婚后没有孩子,兄弟姐妹也几乎不太来往了。2009年谢老师的妻子过世时,像托孤一样把谢老师托付给了她,“拜托我好好照顾他”。

褚阿姨和谢老师都是高校教职工,两家人是30多年的老朋友。“90年代踩着黄鱼车给对方搬家送货”。谢老师身体不好,医院床位又紧张,每次看病住院都靠褚阿姨前后打点,连过年她都把老同事接来儿子家。“法官问我到底为他做了些什么事,其实我也说不上来,都是很小很小的小事,我真不知道他会把房子给我”。

另一个保姆小谢更加不善言辞,褚阿姨主外,小谢主内。她平时照顾谢老师的起居,也替东家跑跑腿、配配药。谢老师信任她,把自己的银行卡、医保卡、和家门钥匙都交给了她,还叮嘱她钥匙不能脱手,“要替我看好这个家”。

但问题就在这里,谢老师还有一个100岁高龄的丈母娘,以前和谢老师住一起的,后来去了养老院。平时都由侄女夫妻俩照顾,说是侄女,其实就是老太太的“过房女儿”,夫妻俩也很尽心尽力,不仅贴钱给老太太请了24小时护工,还三天两头去养老院探望老太太。由于街道要发放百岁老人的营养补贴,必须凭户口簿去办理,而户口簿在家里,这个家老太却回不去了,因为钥匙在小谢手里,“不能脱手”。老太太这才知道自己的家已经被女婿“送人了”。

侄女夫妻俩也很生气,谢老师也算是他们的姐夫,他过世了,保姆小谢竟然一句话也没有。平时礼尚往来的两家人,竟然没能送上谢老师最后一程,“这于情于理于法都不应该”。更让他们担心的是,老太太虽然住在养老院,意识却非常清楚,一直想着要回家。这房子的产权证上也有老太太的名字,她还在世,这房子却已经易主了,这笔帐应该怎么算呢?

更要紧的是,老太太的女儿,也就是谢老师的妻子2009年过世时,双方并没有就遗产进行过处理。也就是说,当时这套房子有谢老师、妻子和丈母娘三个人的名字。妻子的份额照理说在她过世时就有一部分应该由其母亲来继承的,老太太还没有继承,怎么能被谢老师作为遗产送人呢?

最终经法院审理,判决系争房产归褚阿姨、小谢以及林老太三人按份共有,其它家具、存款等财产则如谢老师遗愿归保姆小谢所有,至于谢老师爱人何女士股票账户内的财产则归林老太所有。

以往的继承案中,我们看到了许多人在抢遗产过程中的贪婪和冷漠,但在本案中,我们却感受到了更多的人情。正如办案法官夏莲翠所言:“随着我们老龄化以及社会上海这个超级大城市,一些老人的养老问题,是需要认真思考和面对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看看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社会观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