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官场 > 正文

火书记“床上培养”的女市长不得了 与40官有染

中共官场流行“床上培养女干部”,过去被官方曝光奸情的多以男性官员为主。中共甘肃省武威市前市委书记火荣贵和与其搞权色交易的前女副市长姜保红一个月内先后倒台后,女副市长姜保红的惊人的淫乱细节被曝光,有媒体指姜曾与至少40名官员有染,其中17名高官获确认。

姜保红(网络图片)

中共官场流行“床上培养女干部”,过去被官方曝光奸情的多以男性官员为主。中共甘肃省武威市前市委书记火荣贵和与其搞权色交易的前女副市长姜保红一个月内先后倒台后,女副市长姜保红的惊人的淫乱细节被曝光,有媒体指姜曾与至少40名官员有染,其中17名高官获确认。

中共官场流行“床上培养女干部”,过去被官方曝光奸情的多以男性官员为主。中共甘肃省武威市前市委书记火荣贵和与其搞权色交易的前女副市长姜保红一个月内先后倒台后,女副市长姜保红的惊人的淫乱细节被曝光,有媒体指姜曾与至少40名官员有染,其中17名高官获确认。

大陆财新网1月26日刊发曝光武威女副市长姜保红的权色人生,文章提到,在甘肃官场,姜保红通过性贿赂谋求上位早有传闻,尤其在武威,有关这名外貌出众的女副市长与市委书记火荣贵的亲密关系以及隐秘的权力交换,各种版本和段子在官场、民间广为流传。而这些权色消息,近日在官方通报中获得某种证实。

据官方报导,1月21日,甘肃省检察院发布消息,武威市原副市长姜保红因涉嫌受贿罪,被定西市检察院逮捕。同时被定西市检察院逮捕的还有姜保红昔日的上司——中共武威市委原书记火荣贵,其涉嫌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滥用职权罪。二人亦同日被双开。

姜保红是一名1974年4月出生的女官员,黑龙江呼兰人,是名法学博士。1997年从甘肃政法学院毕业之后,姜保红就在兰州市政法系统任职。

财新网报道,姜保红从前的老友故旧均表示,早年间的姜保红漂亮质朴,也无心机,没想到她会变成今天的模样。

报道称,大学时期的姜保红,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漂亮。她的老师和同学回忆,姜保红身材比一般女孩子要高挑,眼睛又大又亮,“是那种吊梢眼,特别吸引人,是我们的校花。”毕业前姜保红到甘肃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实习,期间,姜保红和带她的老师,七里河区法院的一个庭长“好上了”。这年7月,姜保红如愿分配到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

七里河区法院工作五年后,2002年9月,姜保红调入甘肃省维稳办,呆了十年。这十年是姜保红从小科员升迁至副处长的十年,也是她彻底堕落的十年。

财新网报道说,早年与姜保红有过较多交往的消息人士回忆称,如果饭局里有厅局级干部,姜保红几乎每场必到。在这个圈子里,姜结识了甘肃省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她就开始现身在一些有厅级干部甚至省级干部的饭局中,逐渐脱离原来交往的圈子。

2012年1月,姜保红离开工作十年的省维稳办,远赴古称凉州的武威市,任招商局局长、党组书记。姜保红到武威才四年多,即从副处升至手握实权的副厅级。

有知情者说,姜保红在省维稳办期间,甘肃省政法委某位副书记曾时不时带她参加饭局,她也有意识地结交一些部门的重要领导,如政法委和组织部系统。“她和这些领导来往,实际上就是一种交易,就是为了职务的升迁。”上述知情者说。

姜保红2012年1月调任武威市招商局党组书记、局长。在武威市,姜保红的仕途几乎每年进步一个台阶。2016年11月,姜保红升任武威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正式跻身副厅级。

火荣贵曾在2011年1月至2017年4月任甘肃武威市委书记。这一时间段正是姜保红调到武威任职并升任副厅级官员的时间。

甘肃消息灵通人士称,姜保红从省维稳办二处副处长去武威担任招商局长,由虚职到实职,并获快速提拔,是因为省有关部门某领导向火荣贵推荐姜保红,“火荣贵非常清楚姜保红是谁的人,立马对她进行各种重用和安排。”

报道还称,姜保红的任职履历几番变化,每一个变化背后都透出精心布局的痕迹与意图。而这一切正是时任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的手笔。“她的全部心思都在官场上,只关心更高层的一些官场秘闻和自己的进步,权力欲望明显被唤醒,很强烈。这一点让我感受很深。”一位故人曾对一些老朋友感慨,“现在的姜保红,已经变成纯粹的官场中人,一个名利熏心的人。”

据多维网报导,财新网的上述文章发布后,为避免稿件被错觉为成人文学作品,后台砍掉了很多淫乱情节。包括姜保红交代与40多名官员发生过关系,17名是确认的领导人。

2017年4月17日,时年未满55岁的火荣贵突然被免职,三个月后,被任命为甘肃省政协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2018年7月13日,火荣贵落马。姜保红则在同年8月10日落马。

火荣贵与姜保红同在1月10日被“双开”,21日,两人同天被逮捕。

中共官方通报称,火荣贵是“搞团团伙伙”,而姜保红则是“参与团团伙伙”。此外,姜保红被指搞权色交易,谋求职务晋升等不当利益;火荣贵的罪名也包括搞权色交易,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对于一个个当年的热血青年,不论男女,都在中共官场最终沦为贪官、淫官,有评论者指出,这其实是中共的邪恶的党性和败坏的体制使然,一个以无神论为宗,政治不清明的官场,官员握有特权或一心攀附特权官员,又没有正统信仰和道德约束,当然会乱来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希望之声岳文骁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