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投书 > 正文

给上海闵行区朱书记的一封公开请求信

尊敬的闵行区朱书记:

您好!

我是闵行区七宝镇沪星村村民邵铄兰。2000年七宝镇沪星村扩建高尔夫球场,造高档别墅,拆我母女唯一栖身之所,当时我女儿已五岁了,可拆迁人没给我母女任何安置补偿!朱书记,住房、吃饭是一个人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可我们二十年来一直在生存线下苦苦挣扎!

朱书记,您是我们的父母官,所以给您写信时千言万语堵在喉咙······

2017年1月13日,上海市闵行区对本人提出的拆迁未安置补偿诉求召开听证会,会议由信访办何孝其副主任主持,闵行区及七宝镇政府、人大代表、政协代表以及有关部门负责人等参加,我也委托代理人参加听证,并提交与诉求相关的证明材料及市府24号文件。

会上,本人合法诉求:1、沪星村拆迁是按照市府24号文件,配偶及独生子女享有安置份额,并且我母女在其他地方无房,拆迁人却把我母女排除在外;2、结婚时大龄青年可享受宅基地建房政策,但我与丁某结婚时没享受到,此次拆迁与宅基地有关,却又未安置补偿我母女;3、《拆迁协议》是由村委会盖章的主体不适各,村里违法越权。以上诉求背景为:当地政府因2000年大都会高尔夫球场扩建,拆了我们沪星村的房,根据市府24号文件配偶有安置份额,文件讲的明明白白,其中对独生子女按照两人计算,镇与村领导均我行我素,拆迁时我母女未得到任何安置补偿!

会上,我的代理人拿着市府24号文件读了相关段落,希望在场的听证员大家讲个公道话,给予分清是非,却始终不发言,这样“听而不证”的听证会还有什么意义呢?丁结婚时没享受到农村的宅基地建房,结婚后遇拆迁又不给我母女安置补偿,我女儿当时已五岁了。拆迁后丁的父亲说房子是他们的,不给我住了!我在外借房,没钱交房租,又被房东赶出来!我母女基本生存没保障,住房没安置,致使我母女俩居无定所二十年了!

听证会开好两年了,我的合法诉求一目了然,可到现在还没解决我母女最基本的民生问题!甚至听证会开好后我去拉卡时,刷卡领导给我说“你要求太高了”,我百思不得其解!2015年有一段时间七宝信访办说给我借房,我不肯,因为一年以后(我问他们)他们也不知怎么办!后来说在“销士乐园”给我一个小套解决我的困难,后来镇信访办主任吕宏萍说那里是违章房,要拆除了,可到现在也没拆,还在租借!

朱书记,七宝镇沪星村把大面积的集体宅基地商业化,而我母女无房无地居无定所二十年!闵行区七宝镇为了打击报复我,我前后被拘留六次,屡次软禁,去年十九大闵行区七宝镇信访办主任吕宏萍和沪星村代表范哲沂指使黑帮把我囚禁在江苏80天,我的被抢去的身份证和手机至今没有归还我!法制社会没法制!

我恳请朱书记在百忙之中也过问一下我一弱女子的民生诉求,让我母女早日有住房,早日过上安稳的生活。我将一辈子感激不尽,我母女如果安定了,我将为您祈祷:好人一生平安!步步高升!

谢谢!

求助人:邵铄兰

2019年1月30日[博讯来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