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鲜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女子DNA测试 发现女儿精子捐献者竟是直系亲属!

CBS报道,全世界有成千上万名儿童是母亲通过匿名捐献者的精子受孕而出生的,丹妮尔·特舒亚5岁的女儿就是其中之一。但当她想要了解更多关于女儿的血统和潜在的健康问题时,她和家人决定做DNA测试,她也为女儿佐伊做了测试,结果却发现这名捐献者是佐伊的直系亲属。

捐献的精子来自Northwest Cryobank,为捐献者提供匿名保护,但特舒亚称这名亲属提供的信息称可以联络。

“我说我不想越界,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在这里,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与我们联系,”特舒亚说。

这名亲属回复“我不懂”之后特舒亚决定不再追究。但是她收到了来自精子银行的警告信,告诉她不要联系捐献者或者试图“了解他的身份信息,背景或下落。”精子银行警告称它可能会“寻求2万元的损失赔偿。”

“毁灭性的打击!我非常震惊,我哭了好几天,吃不下东西,”特舒亚说,“我感觉很难堪。我以为我是在做对我女儿好的事情,然后就事实就以这样残酷的方式回击我,让我觉得我做了很可怕的事情,就像我是一个罪犯。”

精子银行称虽然不禁止进行DNA测试,但是“当一个人使用DNA测试结果去联系捐献者或其家人时会增加担忧。”特舒亚却说,“我的女儿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一个能够呼吸,有感觉的人,她没有签那份合约。”

事实上,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温迪-克莱默就经营着一家公司,帮助通过捐献精子受孕出生的孩子和他们的家人取得联系。她自己的儿子就是通过DNA测试发现有18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

“我们所有人,成千上万人已经找到了这种联系,”克莱默说,“这是每个人的权利去了解他们DNA、他们的背景、亲戚和遗传病史的真相。”

但精子银行表示,不是所有捐献者都希望被联络,“这些人可能有伴侣、父母、工作和他们自己的孩子”,这种不请自来的联络“可能会危及这些关系和他们的家人。”

不过专家称现在这种联络几乎不可避免,科技的发展已经不能保证捐献者匿名。

“问题是我们现在的科技已经超过了我们的法规,”不孕不育专家麦高文说。

而对于特舒亚来说,这件事最坏的结果是精子银行收回了她购买的其它精子,她原本打算再生几个孩子。“他们夺走了我的孩子,我未来的孩子。”

精子银行表示会退款给特舒亚,但不会再把那些精子给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华西都市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