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动态 > 正文

周晓辉:需有前提条件 川习二月再会有难度 (图)

可以说,无论从白宫的声明还是川普在会见刘鹤时所言看,美国绝不会在迫使北京进行结构性改变方面退缩,两个结果也明确告诉北京:一是达成一个前所未有的协议,川习再会;一个是按期加征关税,川习难会。而选择权就在中南海的习近平手中。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被喻为贸易战场上的巴顿将军。

历时两天的美中高层官员贸易谈判于美国当地时间1月31日结束,从随后美国白宫的声明和中共新华社的通稿看,双方没有达成任何协议,只是就相关问题进行了讨论,而且分歧并不小。

不妨先对照一下双方各自的表述。白宫声明在赞赏中共副总理刘鹤和其团队的充分准备和敬业问题后,列出了双方讨论的问题,包括美国公司被迫向中国转让技术的做法;在中国境内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执行的需要;美国公司在中国所面临的大量关税和非关税壁垒;中国对美国商业财产进行的网络盗窃所造成的伤害;扭曲市场的力量,包括补贴和国有企业,如何可能导致产能过剩;取消限制美国向中国销售制造业、服务业和农业产品的市场壁垒和关税的需要;货币在美中贸易关系中所起的作用。

声明还称双方还讨论了减少美国对中国的数额巨大且不断增长的贸易逆差的需要。中国从美国的农场主、牧场主、制造商和公司企业购买美国产品是谈判的关键部分。“美国尤其侧重于就结构性问题和减少逆差达成有意义的承诺。双方同意任何解决方案都将得以全面执行。”

而新华社的报导是双方讨论了贸易平衡、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服务业、农业、实施机制等共同关心议题以及中方关切问题,“取得重要阶段性进展”。至于谈判中提及的“中国对美国商业财产进行的网络盗窃所造成的伤害”、“补贴和国有企业”等是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显然是避重就轻,并有意规避贸易谈判中美方需要北京进行的结构性改革。中共的诚意由此可见。而所谓的“取得重要阶段性进展”不过是冠冕堂皇之语,表面上的进展并不意味着中共在关键问题上的妥协。

报导还称,双方同意,将采取有效措施推动中美贸易平衡化发展。中方将有力度地扩大自美农产品、能源产品、工业制成品、服务产品进口等。在此,中方又通过玩弄文字,掩盖了中美贸易不平衡的罪魁祸首是中共,而其扩大美国产品的进口,不过是其重压下不得已的举措。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川普总统重申的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达成的90天进程是硬期限,而且除非2019年3月1日之前美中达成满意结果,美国将提高关税”的说辞,北京同样避而不谈。北京难道是没有信心在该日期前满足美国的要求?

无疑,对于谈判中的分歧,川普总统心知肚明。在谈判结束会见刘鹤一行时,川普的态度十分明了。首先对刘鹤的2月下旬“川金会”后,可以在海南举行“川习会”的建议,川普直截了当地提出了条件,即是否举行“川习会”,要视谈判进展而定,“当我们会面时,我们会想要有一些可以讨论的具体事项。”潜台词是如果双方无法在美方关注的关键问题上达成协议,“川习会”也没必要举行,因为没有什么实质的问题需要讨论。

其次,对于中美贸易谈判结果,川普表示,“如果能达成协议,我们将会得到一个很重大的贸易交易,我们已达成很多进展。”他同时补充道,有进展并不代表达成协议,目前并未谈到是否要“延长停火时期”。这与白宫声明所传递的是一样的意思,即要么达成前所未有的协议,要么如期加征关税。

第三,对于中方承诺要加购500万吨美国大豆,川普仅仅表示“我们的农民会很高兴”。显然,美国人更看重的是中共的结构性改革和如何保证实施。贸易战打了这么长时间,中共还想拿增加大豆购买量来骗骗美国人,应该是打错了算盘。

另有知情人士向《华尔街日报》透露,刘鹤此行带来的承诺,主要是购买更多的美国农产品及能源产品,以及对美国的制造业和金融服务业提供更开放的市场准入条件。但这些承诺不符合美国的结构性改革要求。北京的诚意在哪里呢?

第四,在中方一成员应川普要求宣读习近平的来信后,川普只是礼貌且简单地回应说:“这是一封美丽的信。”这封“美丽的信”中所言的两国应该“各退让一步,以早日达成协议”,并称这是“符合双方最佳利益⋯⋯且将给我们两国和国际社会带来积极信息”,毫无疑问又是在误判美国、高估了自己。估计川普和其幕僚们都在内心慨叹中共领导人的自不量力。

不久后将飞去中国谈判的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也释放了与川普近似的信息,那就是“我们正处在一个成功或失败的阶段,如果能顺利解决,那么就会成功”。

可以说,无论从白宫的声明还是川普在会见刘鹤时所言看,美国绝不会在迫使北京进行结构性改变方面退缩,两个结果也明确告诉北京:一是达成一个前所未有的协议,川习再会;一个是按期加征关税,川习难会。而选择权就在中南海的习近平手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