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薄王大案再现?最高法四招逼出“王立军”

王立军选择相信美国,王林清则选择相信公众。在中共邪恶体制里,他们的下场是注定的悲剧。(新唐人合成)

【新唐人2019年02月02日讯】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被盗案黑幕重重,中共最高法院因此案陷入舆论风暴。有美媒称,最高法在此案中嚣张的犯案程度绝不低于薄王案,四招逼出一个“王立军”。而该案主审法官王林清,三次发自保视频,最终仍被失联。

央视前主持崔永元2018年岁末起,连续曝出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知法犯法”的重重黑幕。崔揭露,最高法院有“内鬼”,窃取了陕西商人赵发琦与陕西地质矿产局一桩价值千亿大案的卷宗,直指此案未审先判来自周强的指示。

“千亿矿权案”是一起被法律界定义为公权“强吃”他人合法产权、企图将侵夺的利益无偿转移给第三人的“惊天丑闻”。

该案经过中共多个地方法院审理10多年,案情很简单,不过就是陕西官府抢劫矿权所有人赵发琦的权益,该案于2017年12月宣判,维权12年的民企凯奇莱终于“胜诉”。

因中共陕西官府不服判决,而上诉北京最高法院,同时陕西政府密函最高法院对此案横加干预,称此判决“影响陕西省的社会稳定”。于是,以周强为首的最高法院高层,再三施加压力强迫此案的主审法官王林清,对此案做没有法律依据的判罚。

在遭王林清抵制后,案卷中最重要的部分文件不翼而飞,而存放案卷门前的两个摄像头同时坏了。

在案卷丢失之前的20多天,赵发琦曾公开实名举报中共陕西省主要领导干预该案,并指责此案徇私枉法。

但过去两年里,有关单位未对此事进行报案,也未展开内部调查,更未对任何人进行查处,卷宗至今无下落。

而该案主审法官王林清因深感恐惧和生命受到威胁,三次发自保视频,讲述该案二审卷宗消失的前后经过,并详细讲述了周强干预案件的整个经过,且明确表示这是留下证据,以免遭不测。

推特网友“冷眼热心”发贴评论说,前有王立军,今有王林清,都是中共政法系统干部,不相信中共的法律;都是中共的官员,不相信组织。因为他们深知中共的法律就是一个屁,中共组织就是一个邪恶的黑帮。

而王立军选择相信美国,王林清则选择相信公众。在中共邪恶体制里,他们的下场是注定的悲剧。

最高法嚣张犯案四招逼出一个“王立军”

《财新网》披露,王林清1月3日到中共最高法露面后,便被带到最高法附近一家宾馆,接受最高法一个调查组的讯问。截止2月2日,王林清已失联一个月。

自由亚洲刊发评论文章说,王林清失联前三次发自保视频,因他深知,中国已是无法无天黑社会。中共内部因权争、分赃不均或罪行暴露而杀人灭口、泄愤、铲除对手,有专用名词“被跳楼”“被忧郁症自杀”等等来表述。

而原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手下原最得力干将王立军,作为警察头目便深谙此道,所以与薄熙来发生严重冲突后,马上潜逃美国领事馆保命,而薄熙来也毫不含糊武装包围美国领事馆要人,毫无疑问王立军一旦落入薄手,定有高招让其命赴黄泉。

文章认为,中共最高法院的千亿矿权案,其嚣张犯案的程度绝不低于薄王案,原因有四:

第一,中共陕西当局密函干涉,以社会稳定胁迫最高法院违法办案。

第二,最高法院院长以下各级法官,公然配合陕西强迫法官枉法裁决。

第三,明目张胆偷盗千亿案卷宗,毁坏摄像头创造“死无对证”。

第四,公告天下反诬崔永元造谣,不得不认账后,又秘密拘押法官王林清,虽然崔永元与王林清已通话但性命堪忧依然存在。

文章称,中共最高法院所做的这些事情,每一件要追究起来,秒秒钟便败露,而其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这不过是中共霸凌下的大陆真相,不过是恰巧崔永元揭露引发了高度关注。而崔永元揭露未被屏蔽和打压,无疑是中共内部权争所导致的。

另外涉及此案的是中共顶层权势人物,不仅是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还有更大的老虎没被曝光。

时评作家廖祖笙撰文称,群蠹操弄下的“法治”,让白纸黑字的法律条文和各种普世规则变得毫无意义;即便是在一些巨贪已倒台的当下,也还是在一路裸奔。大量前“政法沙皇”周永康的余孽,在这波“反腐”中,压根就没有被真正触及和肃清。

不过,千亿矿权案并没终结。1月15日,涉嫌插手“陕西千亿矿权案”等多起案件的中共陕西省委前书记赵正永落马后,党媒发文说,继赵正永被调查后,“下个老虎出现仍是大概率事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