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分析:美中贸易谈判 短期难达成根本性协议

美中贸易谈判于1月31日结束,双方未能达成协议,川普(特朗普)总统表示,有可能与习近平会面达成协议。但是有业界人士对此并不乐观,认为双方很难达成根本性协议。

据《联合早报》引述人大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的分析表示,中共此次谈判应该是做了很大的让步,例如在贸易平衡问题上购买更多美国产品。但白宫声明措辞依然强硬,没有明确回应中共关切的开放市场让中国购买美国高科技产品等问题。

金灿荣认为即使川习本月会晤能取得阶段性的协议,仍应无法根本解决问题,中方最理想是争取到再一个停火协议。

对于美国一直要求中共进行经济结构性改革。中央社引述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副院长黄奎博的分析说,美中贸易冲突并不仅局限在经贸层面,背后更包含政治与经济模式之对立,中共势必加强“政左经右”。经济层面让步、开放市场没有太大问题,“因为还可以靠政治控制市场”,但要北京在政治层面让步“概率微乎其微”。

中国现代国际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陈凤英认为,一个全面的经贸协议,不仅仅涉及经济、贸易、科技的问题,同时涉及政治和外交,这不是刘鹤层面的官员能够解决的,只能在顶层层面解决。

而也有学者对双方达成协议表示乐观,据星岛日报消息,南京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朱锋认为,双方已经为达成协定做了进一步的政治性安排,即明确二月底的新川习会,“使得贸易协议由两国最高领导人直接拍板”。

有海外评论人士表示,虽然川普表示愿意和习近平会面,但白宫有消息说川普不会参与没有效果的会谈。而中共不会做根本实质上的让步,因为美国提出的几项要求对中共来说是死结,如果中共真的对此作出让步无异于自掘坟墓,所以,中共肯定会在如何监督方面做手脚。

海外评论人士文昭认为,中共已经在监督方面做手脚了,比如《外商投资法》中,条款20允许政府为公众利益而征收外商投资,条款33提出对“影响或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外资进行安全审查。“公众利益”和“影响国家安全”表述不清,给中共留下了很多利于自己的解释空间。同时,按照中共的恶习,在开始执行这些协议时可能会对外商有利,但随着时间推移或者再过几年川普总统卸任,中共可能又会走回老路,对外商不利。所以,即使双方达成协议,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监督机制,中共还是会故伎重演。

美中为期两天的高阶官员贸易谈判会议1月31日结束,没有达成协议,双方各自发表了声明,但内容有所差异。

美方在声明中明列本回合谈判所涉及的美国公司被迫向中国公司转让技术、美国公司在中国市场面临的众多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等七项议题,但中共仅列举谈判议题的标题,只字未提美方关切内容,且部分议题刻意省略关键词语或未予纳入,中方还避提“结构性问题”等。

此外,白宫在声明中说,川普重申除非美中能在2019年3月1日(午夜)之前达到令人满意的结果,否则美国将提高关税。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刘毅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