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女儿获9万澳元奖学金 澳洲母女感恩法轮功

图为珍妮一家四口合照。(珍妮提供)

当珍妮路过位于墨尔本Essendon区Buckley St街的鱼薯店时,不禁往里看了又看。里面店员忙碌的身影仿佛又让她看到了从前的自己,一段掺杂着五味的过往又涌上心头。

曾供职于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外联处的珍妮是“六四”亲历者,从第一天游行到最后中共开枪血腥镇压,她全程目睹。当“六四”的枪声响彻北京城,珍妮心中对这个政府仅存的一点希望也被击碎了。

“六四”过后的一天,珍妮和先生站在自家的阳台,望着灰濛濛的北京城,她对先生说:“这个地方,怎么能是人待的地方呢?!我看到过外面的世界,人家的那种生活方式,至少可以过人的正常生活。”

“我绝对不会在这个地方生一个小奴隶出来,我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

就这样,珍妮于1990年到了澳洲。两年后,丈夫来澳与她团聚,在1999年女儿四岁时,他们买了一个鱼薯店生意。

珍妮的先生身体一直不太好,小时候得过软骨病,腰总是很酸很酸,经常让他疼痛难忍,“有时他疼得只能在地板上睡觉,连床都上不了。他拔过火罐,扎过针灸,但都不管用。医生叮嘱他只能拎5公斤以下的东西,而且要非常非常小心。”珍妮说。

“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经常头疼。头痛到什么程度?一般人吃Panadol就行,但他要吃Panadeine(比Panadol药性更强的一种止痛药),而且别人吃一片,他要吃两片。所以无论在家里还是店里,都放着这个药。”

因为鱼薯店大多都是体力活,搬货物,换油,这些在珍妮眼中本该是男人的工作就只能由她来做,生活的重担,未来的渺茫让珍妮心力交瘁。“那时候我心情特别不好,再加上还怀着第二个孩子。”

一本奇书拨迷惘

“1999年,我姐夫的弟弟来澳洲,我姐姐给我打电话说:‘什么都没给你们带,就带了一本书。’我当时还觉得特别奇怪,就给我带一本书干嘛啊?我现在养孩子需要的是钱啊!”

珍妮把书取回来一看,原来是当时传遍中国大江南北的法轮大法著作《转法轮》。“当时我们还去了在墨尔本维多利亚市场的一个炼功点,还拿回了炼功带。”但是夫妻俩都没怎么去看这本书,尤其当时在珍妮的头脑里只有赚钱和养孩子。就这样,一晃好几年过去了。

后来促使先生拿起这本书是因为晚上开始失眠,“原来无论他是腰痛还是头痛,他还可以忍,晚上可以倒头就睡,但是现在开始失眠,他心里就着急了。”珍妮说。

一天晚上,为了帮助睡眠,先生就想去书橱拿本书看看,谁知一拿,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拿起了这本《转法轮》,“没想到一看,哇!他一晚没睡,一气呵成就把这本书看完了。看完后他当时就按照《大纪元时报》上面登的炼功点广告,给一个联系人打了电话,问:‘还有什么书?我一次性全买!’然后他就开始到炼功点炼功。”

“我记得很短的时间内,大概炼功三天,我先生说他有一天晚上炼功的时候,就觉得腰被杵了两下,从此以后,腰病就再也没有犯过了,几天后他的头痛病也好了!”

就这样,神奇的事情接二连三在珍妮面前上演,“他真的是身心全变。首先是他身体上的改变对我的冲击蛮大的;然后就是,因为我在家里是很强势的,说一不二,有时候我也知道自己很不讲理,但因为我觉得压抑,所以我也得让别人和我一起难受。”

“那当我和他发生争执时,从前呢,因为我先生脾气特别好,我要和他闹急了,他就是抽烟,等第二天早晨起来就看烟灰缸里全是烟头;那现在我发现,我和他发脾气,他也不抽烟了,也不会像原来那样感觉很痛苦无奈。我就觉得他变得特别平和。”

将“真、善、忍”的理念根植于孩子心中

图为珍妮的一双儿女观看神韵演出时的合照。(珍妮提供)

先生得法后,2014年,珍妮自己也走进了法轮大法,亲身体会到修炼的殊胜与美好。随即,她的最大心愿就是想让儿女也在法中身心受益。

熟悉珍妮的朋友,都夸奖她把一双儿女教育得非常出色。特别是女儿,在澳洲顶级学府——墨尔本大学本科毕业后,又继续攻读法律研究生,并获得了3年共计9万澳元的奖学金。

当朋友问珍妮是如何培养孩子的,珍妮常会讲出友人从未听说过的道理:“我在修炼法轮大法后,发现我原来的很多观念全都颠覆了。现在我发现,其实人的生活当中,有更重要的东西,是在学业之上的,就是——德。你首先要做一个好人,然后才能做一个好律师、好医生。但如果你的德跟不上,即使你成为了一名律师或医生,也不会是一个好律师或好医生。”

“所以现在我觉得学业并不是最重要的,我现在对孩子们的要求很简单,你是学生,你就把书读好,这是你的角色。至于说你们长大以后做什么,其实做什么都可以,但是无论你们以后做什么,我都希望你们能在你们的位置上做一个好人。这就是我现在最基本的要求,没有任何其它要求。”

珍妮知道,虽然话是告诉他们了,但是如何引导他们去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有德行的人,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好人,是有德行的人,这是一条艰难的路。

“因为我的两个孩子都在澳洲出生、长大,接触的都是西方文化,那作为父母,我们的话孩子能听进去多少,怎么去引导他们?我只能用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告诉他们怎么去做一个好人。”

所以在生活中的点滴小事中,珍妮都会注意从中教育引导孩子。

也许大家依稀还记得震惊中外的“小悦悦事件”,“有一天我女儿从学校回来就特别不高兴,看样子像哭过,我就问她怎么了?当时她带着哭腔问我:‘为什么中国人是这样子的?’我就问她出什么事了,她就说是同学发给她小悦悦的视频,当时她就哭了。

“后来我就和她讲,你知道爸爸妈妈在做什么吗?其实我们在做的这件事情(向民众讲清法轮功真相),就是希望在中国能尽可能少发生“小悦悦”这样的事情。这个事情本身看上去很残酷,很不好,但是这样的事情在中国还在以另外的形式发生著,只是你不知道。那它反映出来的就是中国现在整个社会,人的那种道德观念已经崩溃了,做人的底线没有了。”

珍妮继续对女儿说:“其实你们很幸运地出生在这样一个自由的地方,爸爸妈妈也很幸运能来到这个地方,但是你要知道,大陆那个地方的人和你是一体的,他们也是你的亲人,所以爸爸妈妈现在在外面做很多法轮大法讲真相的事情,很多的活动要参加,有时候照顾不到你们,你们一定要正确地去理解爸爸妈妈,做人一定要正义、善良。”

珍妮回忆说,这一次谈话,给女儿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还有一次,一部记录高智晟的影片《超越恐惧》放映后,珍妮夫妇带着儿女去观看。珍妮想起他曾经看过的高智晟和他女儿有一段对话,他的女儿问高智晟,每个家庭都有一盏灯,父亲就是这个家里的那盏灯,为什么别的家庭都有,而我没有?高智晟告诉女儿,他就是为了千千万万家庭都有这盏灯。

当时那种触动心灵的震撼令珍妮感动无比,珍妮对女儿讲:“丽莎,你的爸爸妈妈虽然很普通,但是我们做的事情和高智晟所事情的意义是一样的。你和弟弟支持我们,我们所做好的那一切都有你们的一份。”

“爸爸妈妈在外面讲真相,没有一分钱可拿,每年爸爸去世界各地参加法轮大法游行,我们都是付出自己的金钱和时间,但共产党就造谣说我们是拿钱的。你们要知道我们现在所做的是为什么。”

就这样,女儿在父母的正向引导下,也慢慢走进了大法中。2016年丽莎放假时,她告诉妈妈,她要看一下爸爸妈妈一天到晚热衷读的书到底是在讲什么。一个假期,丽莎将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40几本著作全部看了一遍,她明白了大法的法理就是自己做人的准则。

对此,珍妮也倍感欣慰,“我觉得丽莎有了一个做人的标准,‘真、善、忍’在她心里已经扎了根了。对于我们做父母的来说,值得欣慰的是,她现在在这样一个复杂、道德在急速下滑的社会,因为大法这个根扎在这里了,她才能够不被别人带动。”

修炼大法不再焦虑女儿如愿获9万澳元奖学金

当女儿丽莎2016年拿到墨尔本大学法律研究生的9万澳元奖学金时,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感谢李洪志师父。要知道,能够拿到这样高额奖学金的学生,可谓凤毛麟角。

报考墨尔本大学法学院的学生,都需要出色的法学院入学考试(LSAT)成绩。

“我第一次考LSAT(本科的最后一年有三次考试机会),成绩并不理想,因为在2015-2016时,我患了严重的焦虑症。在LSAT考试现场,我感到焦虑症发作了,像是犯了心脏病一样,呼吸困难,当时我感觉糟透了,”丽莎说,“虽然考试结果不算太差,但我觉得可能拿不到奖学金。大约半年后,我开始修炼大法,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犯过焦虑症。当我第二次考LSAT时,我发挥了自己的真实水平,一切都非常顺利。”

“在申请奖学金的过程中,还发生了一个有趣的小故事,”丽莎说,“2016年11月左右,我和妈妈还有其他一些大法学员去堪培拉支持一项议案。第二天,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觉得应该查一查法律研究生申请书。这一查才发现,我在学院网站上提交的LSAT成绩是第一次的分数,我马上打电话到大学,把成绩更新为第二次考试成绩,我猜这一定是师父提醒了我。”

“当我接到奖学金的通知时,我正和妈妈在旧金山参加法轮大法游行。我发现,在我每个人生重要的转折点,获知好消息时,我都是在参加大法活动。当时我没有立刻告诉妈妈这个好消息,因为我想让自己保持冷静,让自己对结果不那么太执著。后来我很随意地告诉妈妈我考上了的时候,我一直在心里不断感谢师父。”

丽莎说:“我觉得自己在大法中慢慢地获得了更大的智慧,使我能够冷静地掌控每一种情况,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能力面对一切。因为我相信,师父不会让我面对任何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谈到儿子,珍妮更是十分感慨:“我儿子10岁开始学中文时,我没有让他上中文学校,我就是带他学中文《转法轮》,带他背《洪吟》,让他手抄《转法轮》,就是那样一段时间,我觉得大法也在他心中扎了根。我记得有一次我和他爸爸生气,我儿子就抱着这本《转法轮》走到我面前,说:‘妈妈,真、善、忍!’哇,这真的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2018年底,儿子Lyon的高考成绩也超过了全家人的预期,考上了澳洲顶尖学府——墨尔本大学。

珍妮说:“所以我觉得对孩子的教育应该是潜移默化的,而且父母的行为对儿女的影响也是最大的。孩子很不喜欢父母说那种很教条的东西,但是父母的言行和变化他们都看在眼里,就这些已经足够改变他们了,他们也觉得我的变化太大了。”

孩子读过《转法轮》变得更加善良宽容

图为珍妮的先生与儿子在参加香港大游行时的合照。(珍妮提供)

“孩子们看过《转法轮》后,我觉得他们最大的变化就是平和、宽容了许多。我记得有一次,女儿给我打电话,因为我女儿和我一样,很少哭,但那次我听见女儿在电话里先是哭了一会,然后才告诉我说弟弟不听话。后来我下班回家就把他们叫到一起,要是从前没修炼时,我肯定会发火,是要叫起来的,但这次没有,我真的很平和。”

“我就提醒他们,师父在《转法轮》中是如何教我们的。最后我说,如果你们想明白了,我想你们就应该知道该怎么去做了。我没想到,女儿竟然站了起来,给了弟弟一个拥抱,还说对不起!你知道这对我女儿来说,如果不修炼的话真的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一定是要弟弟先说对不起的。那一次对我真的是蛮触动的。”

新年谢师恩歌声传递内心的幸福

2019年中国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珍妮特别想对李洪志先生说:“师父,过年好!谢谢师父!”她由衷感谢法轮大法带给她全家人的变化。这时的她也了解到,真正的幸福,一定是来源于内心强大的力量。

现在的珍妮每天容光焕发,笑容总是挂在脸上。虽然经常被家人笑称五音不全,却常常唱歌给家人听。

珍妮最喜欢《让生命去感受》这首歌。她说:“那是一种真实心情的写照,我的心情特别愉悦,修炼真的是让人特别高兴。”

珍妮收回了停留在鱼薯店的目光,回过神,阳光洒在周身;珍妮低下头,边走边微笑,嘴里又哼出了那首歌,歌声飘得很远很远:

打开窗,让清风吹拂你;

推开门,让阳光拥抱你。

走出去,让生命感受永远;

闭上眼,让神思带着你自由的飞。

那是生命的春天,那是归真的理念。

真善忍净化了心灵,

让我们感受生命更加美丽。

……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芷青墨尔本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