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美大对决进入实战准备 川习再会考虑分层协议?“出清令”下 百姓钱包更瘪!

为期两天的中美贸易谈判31日在华盛顿落下帷幕。有海外金融专家认为,分层协议可能进入中美双方考虑范畴。日前,中共发出2019年僵尸企业“出清令”,2017年僵尸企业超100万家,以国企为主。有分析指无论哪种方式都是将国企的负债和风险,转嫁到银行、民企和民众头上,代价就是“国进民退”。中美对抗全方位紧绷,中共部署所谓的航母大杀器,美军战机在菲律宾海域飞行外挂导弹,为与中共全面空战做训练准备。

美军F35战机

中美都为开战做准备

海外中文媒体看中国编译美国《商业内幕》报道,近日,美国海军陆战队的F-35B飞行员从航行在菲律宾海域的美军黄蜂级两栖攻击舰起飞,F-35B满载了外挂导弹,这表明他们正在接受与准备与中共进行全面空战的训练。

中国制DF-26导弹

美军的针对训练是在中国部署航母大杀器DF-26导弹几天之后开始进行的,有专家称中共的DF-26导弹可以从数千英里外的地方攻击美国航空母舰。

由于F-35的隐形设计,它通常将武器储存在机身内部以躲避雷达的侦测。当F-35搭载外挂武器飞行时,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称其称之为“野兽模式”。

F-35在执行空中任务时,可以搭载四枚空对空导弹。但随着武器挂架的连接,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设计的F-35的机翼内外一共可以装有18000磅重的炸弹和导弹。

美国在其最近的“导弹防御评估报告”中表示,F-35可以在飞行中击落中共的DF-26导弹。

中共已推出隐形战斗机J-20来对抗美国隐形战斗机,以期赢得空中优势。但有专家表示,以目前J-20的设计,中共可能会失去几乎所有对美国或欧洲优势战斗机的空对空作战。

川习二月再会有分层协议?

美国UCLA安德森管理学院的经济学家俞伟雄对这次的贸易谈判表示乐观,“如果川习会能在2月底举行,这将是一个好的迹象,因为如果没有什么好的期待,川普应该不会跟习近平见面。”

他表示,美国现在向中共提出的要求,没有两套标准,而中共所谓的“特色”在世界行不通。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

著名经济学者、前北京大学教授夏业良表示,从莱特希泽的讲话中听出他有不满意的地方,“没有取得特别大的进展,但是态度是比较积极的。”

独立咨询顾问、海外中文媒体特约主持人James Quan在其推特上写道:“刘鹤先生肯定不敢签协议。中共宁愿接受25%的惩罚关税也不敢接受结构性改革方案⋯⋯刘鹤只能来摸摸川爷的底线并顺便请川爷到中国吃火锅。”他认为,分层协议可能进入中美双方考虑范畴。

时事评论员周晓辉表示,对于“川普总统重申的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达成的90天进程是硬期限,而且除非2019年3月1日之前美中达成满意结果,美国将提高关税”的说辞,北京在公报中避而不谈。周晓辉质疑,北京难道是没有信心在该日期前满足美国的要求?

周晓辉分析,对于谈判中的分歧,川普总统心知肚明。在谈判结束会见刘鹤一行时,川普的态度十分明了。

首先对刘鹤的2月下旬“川金会”后,可以在海南举行“川习会”的建议,川普直截了当地提出了条件,即是否举行“川习会”,要视谈判进展而定,“当我们会面时,我们会想要有一些可以讨论的具体事项。”潜台词是如果双方无法在美方关注的关键问题上达成协议,“川习会”也没必要举行,因为没有什么实质的问题需要讨论。

不久后将飞去中国谈判的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也释放了与川普近似的信息,那就是“我们正处在一个成功或失败的阶段,如果能顺利解决,那么就会成功”。

周晓辉认为,无论从白宫的声明还是川普在会见刘鹤时所言看,美国绝不会在迫使北京进行结构性改变方面退缩,两个结果也明确告诉北京:一是达成一个前所未有的协议,川习再会;一个是按期加征关税,川习难会。而选择权就在中南海的习近平手中。

中共发2019“出清令”僵尸企业僵局难破

陆媒《经济参考报》2月1日消息,2019年僵尸企业“出清令”已发出,目前工信部、国资委等多个部门以及陕西、河南、河北、黑龙江等多地都明确了作战目标,将加码处置启动难、实施难、人员安置难等问题,退出实施办法等一揽子政策将推出。

经济学者田北铭则认为,清理僵尸企业是与虎谋皮,因为地方政府、官员与僵尸企业利益捆绑极深,僵尸企业往往涉及诸多腐败。

田北铭认为,清理僵尸企业的最佳时机,是经济较好、就业较充分的时候,如今已是越来越难清理;僵尸企业这些年发展壮大,涉及的业务、债务链条非常庞大,涉及的人数庞大;现在在就业如此艰难、居民负债如此高的情况下砸掉一些人饭碗,他们何以维生。

在中国,有资格做僵尸企业的一般只有国有企业,事实上,僵尸企业主要就是国企,而且多年来一直是中共国企改革的重点和难点。

人民大学国发院2016年《中国僵尸企业研究报告》指,全国工业部门中僵尸企业数量约占工业企业总数的7.51%。据《中国新闻周刊》报导,截至2016年4月16日,在全国1969家已披露年报的上市公司中,有159家是僵尸企业,多数是国企。

中共国资委今年1月份曾经承认“僵尸企业”不好处置,“最大的难点还在于怎么处置好债务处理和人员安置的问题”。

2016年的国发院报告指出,中国僵尸企业成因主要是:地方政府为了政绩和维稳,而给濒临破产的僵尸企业进行各种形式的输血,同时还会制造出更多的僵尸企业;大规模刺激带来的产能过剩,地方政府、国企之间恶性竞争,以及银行业对民企的信贷歧视。

陆媒《21世纪经济报导》保守估计2017年僵尸企业(含长期未经营且未注销和清算的所谓“休眠企业”)超100万家。由于2018年中国经济下滑,企业和地方政府债务压力加大,以地方国企为主的“僵尸企业”,其数量与2017年相比应该只增不减。

中共为维持经济增长和政权稳定的假象,“处僵治困”往往只能是兼并重组,或者叫“国企改革”。不过,中共以“国企改革”治理僵尸企业,其实就是一场骗局。

例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6年就曾经警告中共,用“债转股”的方式消除银行坏帐,可能会允许僵尸公司“僵而不死”,增大银行风险。

至于其它的花招,例如横向联合、纵向整合、专业化重组,或者混合所有制等各种各样国企改革的幌子,跟“债转股”一样,实质都只是为了解决国企亏损和负债,是中共将僵尸企业等国企的负债和风险,转嫁到银行、民企和民众头上。

中共治理“僵尸企业”和国企扭亏为盈的代价,就是“国进民退”。

一方面中共的“处僵治困”,只是从账面上消灭了一部分僵尸企业,并将其负担转嫁为银行的金融风险,以及民企和民众个人的债务风险;另一方面,地方政府还在源源不断地制造出更多的僵尸国企。

中共2019年“出清令”,破解不了僵尸企业的僵局。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