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王一然:一千多万“北漂”返乡后的北京

滴滴司机李阔见过很多人离开北京过年。一位60多的老太太,每年带孙子飞加拿大,买的公务舱,来回机票得好几万;买了10几个大柚子的民工,和别人拼车去北京西站,觉得北京水果不一样,‌‌“毕竟是北京买的,回去分分。‌‌”还有个小伙子,南方口音,上车没多久就自己说开了话,李阔开始没认真听,突然听到‌‌“所以这次回去应该就不回来了‌‌”,细搭茬儿,才知道小伙子刚分手,矛盾是女方要求买北京的房子。

2月1日,腊月二十七,李阔在西直门接了个姑娘,姑娘买了高铁票,说‌‌“明天就回武汉‌‌”,他一脚油门,半个多小时就从西直门到了天通苑,后排的姑娘来了句:‌‌“师傅咱们原路返回!‌‌”李阔替姑娘糟心,她下午公事外出,没和领导请假,按照公司规定,不请假必须要打卡,不然算旷工,旷工一天扣除月工资的百分之八,相当于姑娘过年回家往返的高铁票价。

据媒体报道,2月1日是春运的高峰日,预计发送旅客将突破106万人。但李阔觉得今年比去年打车的人少了差不多三分之一,他开的是专车,年前最惨的一天,只接到了9单。

有人选择舍弃大年夜。某互联网公司的运营人员张玲发来菜单,公司为春节加班的员工准备了丰盛的年夜饭,十个凉菜,九个热菜,六种主食。‌‌“回家就是人挤人,呆不了几天又要挤回来。‌‌”张玲说,有些年轻人选择留守,避免被催婚和介绍对象。

北京的节奏变了。地铁站的人潮首先褪去,露出少有的冷清;饭店热闹起来,东城区一家涮肉馆,一直到初五包间都满位;晚高峰期,共享单车一排一排停在写字楼下,车筐匆匆丢下的烟盒里,还有没拿走的打火机;国贸桥下,十点以后,回燕郊的黑车几乎绝迹,没有往常热闹的‌‌“十块一位‌‌”。连天通苑也抓不到几个人影,只有外卖的摩托偶尔穿梭而过,出来遛狗的小李说,很多狗主都回家过年了,自己住的这片儿,只剩下一只拉布拉多的主人还在一起坚守,他们都打算三十晚上再坐火车回家。

大年三十,司机李阔打算只拉一上午活儿,‌‌“三十打车无非就是半夜回家喝多了,开不了车,没什么人了。‌‌”这座城市容纳一千多万北漂族,迎来送往,吞吐梦想和现实,不动声色,包容汗水和泪水。一切在今晚结束,也在今晚又重新开始。

北京市朝阳区青年路地铁站曾因早高峰限流,每3列车从草房、常营通过停车后,就会有一列车通过不停车。2月2日(腊月二十八),早高峰时段,6号线青年路站乘客寥寥无几,乘坐6号线通勤上班的许先生说,往常工作日,7点以后最少要等五六趟地铁才能挤上去。

40多岁的黄鹤来北京十多年,长沙人,近两年做滴滴司机,车是公司租的,每年收入有五六万块钱,寄回家里三四万给妻子和两个儿子,儿子们没来过北京,黄鹤也没买过北京的特产,回家需要六个小时,他打算到站了给孩子买点东西:‌‌“北京太贵。‌‌”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后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