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维权 > 正文

除夕前许艳的呼唤:余文生我们等你回家

大陆维权律师余文生被当局关押一年有余,大年三十前一天,他的妻子许艳女士表示,不管再艰辛再难,我都不会放弃为余文生维权到底。(受访者提供)

“过年了,孩子非常想他爸爸,这也是我们跟余文生律师分开过的第二个年,我们等着他平安回家。”除夕前一天,妻子许艳女士对大纪元表示,“不管再艰辛再难,我都不会放弃为余文生维权到底。”

北京的余文生律师因代理过法轮功学员案以及为709律师王全璋做代理律师,被中共当局吊销律师执业证。2018年1月19日早上,余文生遭当局抓捕关押在江苏省徐州看守所,至今,律师及家属会见被阻拦,其是否遭受酷刑及身体状况外界不得而知,国际社会已在关注。

一年探夫近25次 当局阻挠会见

在余文生律师被关押的一年多时间里,许艳与其代理律师先后约25次去看守所要求会见,最近一次是1月22日,但均遭到徐州检察院及看守所拒绝。

“作为妻子,我非常担心他的身体状况,是否有遭到酷刑,为什么不让会见?包括案件被延期4次,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2次,我和辩护律师都没有收到通知书。而这些信息,都是我和律师去徐州的现场查询才知道的。”许艳对当局剥夺会见余文生的做法表示谴责。

许艳与律师去看守所会见余文生。(受访者提供)

许艳为余文生奔走呼吁。(受访者提供)

“当局一直没停止过对我的骚扰”

许艳回忆,在余文生律师被抓捕的前半年时间里,她遭受到来自当局严重的打压,不断受到威胁恐吓,3次被传唤。有一次,警察强制让她坐老虎凳审讯以及脱衣服检查,受尽屈辱。

此外,当局在其家楼下布控,警察、国保和社区人员随身紧盯,连打车都要被阻拦。

在2019年1月19日,余文生被抓捕一周年之际,当局更加疯狂地打压许艳,上述人员一起值班跟踪录像,并用言语嘲讽许艳,使她心理受到严重伤害。

妻子眼中的好律师好丈夫

许艳说,与余文生结婚16年,余文生不仅对父母、妻子和孩子好,也处处为当事人着想。

“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有一些访民没有钱,他接了这些人的案子后,出差就会买一些无座票,自己拿一个小板凳坐在地上,因为工作比较忙,他以前都是坐高铁或飞机,但是他突然这样做,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后来我知道,他就是想帮当事人省点儿差旅费。”

“还有一些有信仰的当事人,他们人特别好,有时就想让他吃得好一点儿,但他都会尽量地为当事人省钱,有时就吃碗面条,但是我知道他不爱吃面条,比较喜欢吃米。”

许艳继续说,有一次大概是下午五六点钟,余文生回到家后累得直接躺下了,他说当天安排了五拨儿人咨询。那天他刚出差回来,正好有点空,也没顾得上休息,他也是想尽力帮助困难的访民。

“作为妻子我很心疼他,因为以前他的生活相对优越些。”许艳认为,这样一个工作出色、为人善良的律师,却遭受如此严重的不公正对待,“可能这也是我非常坚定为他维权的一个原因,他不应该承受这一切。”

许艳还表示:“虽然我表面属于柔弱型的,但是我在余文生维权这个问题上,我会很坚强,也会很坚定,会继续,不会放弃为他维权,再难我也不放弃为余文生努力。”

许艳作画表达对丈夫的思念。(受访者提供)

许艳与余文生感情甚好。(受访者提供)

儿子想念爸爸

今年,是许艳和儿子跟余文生律师分开过的第二个年,2018年过年前,余文生被抓捕,由于忙于为丈夫呼吁,她顾不上购买年货,饿的时候,跟儿子简单地白水煮面条。“今年虽然不能跟余文生过年,我想还是要为孩子过好这个年,等著余文生回来。我认为生活不管再难,我和孩子的生活还得继续,维权和生活一起努力。”许艳说。

她说,儿子已经13岁了,跟爸爸的感情特别好,一直想爸爸。以前余文生周六周日休息时,一定会安排时间陪着孩子,对孩子很好。但是现实很残酷,也只能尽量地安抚孩子,让他坚强地面对。

相信丈夫绝不放弃维权

许艳说,“我是非常相信他的,我认为他现在遭受的一切都是不公正的体现,我希望这些困境中的律师能早日走出来,呼吁(当局)不要继续打压律师和他们的家庭。”

此前她只是相夫教子,几乎没有工作过。如今为了营救丈夫,在过去的一年里,她跟律师一起去了约25次徐州,几乎是半个月就去一次,她也跑遍了北京、江苏省及徐州市检察院、监察委、人大党委会等部门,但至今没有回复。

对于当局为什么将余文生关押在徐州,许艳表示,许多人也有这样的疑问,从一年多的维权经历看,不排除当局想从经济上、时间上、精力上拖垮她的可能性。因为从北京到徐州往返有1,600多公里,仅她自己每次的车费就得人民币1,000多元,再加上吃住,费用很大,还有在外地的律师也要赶赴徐州。

虽然每次去看他都很累,许艳说:“假如有一天我负担不起了(费用),哪怕我去工作挣钱,也会去徐州看他,我不会放弃为他奔波、呼吁。”

许艳表示,虽然要面对的困难很多,但是得到各界的关注也是非常多,“我真心感谢大家,非常感谢先后签了委托的13位代理律师。”

“人在困境中的时候,只要勇敢面对,总能想出办法。”她坚定地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