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古德明:郑月娥请勿介怀

政务司长张建宗则唯利是图,无视民间疾苦,有将近七十岁建筑工人诉说生活艰难,收入微薄还要照顾患癌妻子,时任福利局长的张建宗竟然说:“客观而言,你每月工资一万六千元,生活是不错了。”他自己月薪是几十万元,还有住房、膳食、医疗等等津贴无数。

据香港大学调查,郑月娥任行政长官十九个月,民望已跌至四十五点五分,与前任者董建华、曾荫权甚至梁振英相比,还要低一截,而其下三名司长民望也都不及格,最高不过张建宗的四十七点四分,最低是郑若骅的三十点四分。习近平可谓知人善任矣。

当然,“新中国”之知人善任,与旧中国大不相同。请看旧中国故事:清康熙年间,杨馝知直隶省固安县,为政以德,甚孚众望,曾奉命调知宛平,固安县民不舍,见宛平遣吏来接,就合力把他们赶走。刚巧康熙帝出巡路过,县民遮道陈情。康熙说:“别与汝固安一好官,何如?”一女子回答:“何不别以好官与宛平耶?”康熙听罢,不禁“大笑,以为诚”,许杨馝留任固安知县,而获知州俸禄(《小仓山房文集》卷四《光禄寺少卿杨公墓志铭》)。当时君主出巡,会听取民意,会真情大笑,用人更会以民望为依归。

新中国统治者出巡,则是另一番气象。去年十一月六日互联网上一段录影,可说明一切:是日习近平巡上海,车队过处,路锁街封,不料一名男子突破封锁,两臂箕张,跑到车队之前,却转眼就被多名警察扭扯离去,不但见不到习近平的影子,恐怕还要捱一顿毒打。

又上月三十日,中共副总理刘鹤赴美国谈贸易事宜,在当地不能封街锁路,早上一出旅馆,即被中国贱民拦截,更被女子王春艳抱住大腿,但他当然不会大笑,俯听民情,只是一脸厌恶神色,仗特勤人员解围而去。他们只知以武治国,怎会“与民一好官”。

于是,香港二零一六年“选举”行政长官,候选者三人,曾俊华民望最高,选前两天,高达五十七分,远胜郑月娥的二十七分,但郑月娥却是习近平不二之选。习近平所爱者,是郑月娥险诐形于左右闪烁不定的眼睛,见于谄上骄下的容颜,更闻于阴森森的乾笑。

而郑月娥之下三名司长,也各有所长:财政司长陈茂波拜官之前,已致力经营劏房剥削贫民,并且囤地居奇;律政司长郑若骅拜官之前,已多次知法犯法,不但居室有违例建筑,还涉嫌隐瞒实情,获银行房屋抵押贷款;政务司长张建宗则唯利是图,无视民间疾苦,有将近七十岁建筑工人诉说生活艰难,收入微薄还要照顾患癌妻子,时任福利局长的张建宗竟然说:“客观而言,你每月工资一万六千元,生活是不错了。”他自己月薪是几十万元,还有住房、膳食、医疗等等津贴无数。习近平就是欣赏这样的人才。

所以这样的人才遍居香港要津。例如香港大学、民权法学者陈文敏为学生所爱,不得任副校长;教育界沙皇李国章为学生所恨,则得任校务委员会主席。总之,对习近平来说,为政与民为雠,等于“志不求易,事不避难”,可寄方面。郑月娥绝对不必为其政府民望低落介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