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澳前议员谈与黄向墨交往始末 揭中共渗透

澳洲政府取消了中国富商黄向墨永久居留权的消息2月6日见诸澳洲媒体后,因黄向墨事件断送了政治生涯的前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次日在《每日电讯报》的头版,披露了二人的交往始末。为澳洲人了解中共代理人如何用金钱讨好澳洲政客、实施其影响力的做法提供了机会。

邓森表示,他与黄向墨的第一次接触是在悉尼中国城一家没有名字和招牌的私人餐厅。他原以为餐厅会拥挤不堪,但令当时28岁新任工党总书记的邓森吃惊的是,这间位于迪克森街(Dixon St)的餐厅整个被黄包了下来,用餐的只有他自己、黄和他的翻译。

“他包下了整间餐厅和我共进晚餐,那时的我自负又傲慢,以为自己很特别,”他告诉《每日电讯报》。

《每日电讯报》的新州政治编辑卡尔德维尔(Anna Caldwell)写道,这只是这位被疑为是中共影响力代理人、政治献金捐献者讨好澳洲政客的有效、渐进和隐秘手段的一部分,他让数百万澳元流入了澳洲两大政党。

“两大党之间有拉拢政治捐款的‘军备竞赛’。当你有像黄(向墨)这样准备支付数百万澳元的捐献人时,他的意见会被听取。”这位前新州工党总书记说道。

据《澳洲人报》报导,2013年至2016年期间,黄向墨为主要政党和个别议会议员的竞选活动进行了大笔捐款,包括在2014财年向联盟党捐款40.5万澳元。

据澳洲选举委员会披露,在此前的一年中,他向工党提供了20万澳元。并且还资助了由工党前外交部长卜卡负责的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所。

此前,《悉尼晨锋报》曾披露黄向墨的公司为时任联邦参议员的邓森支付了其个人法律诉讼费和差旅费,并于2016年6月,邀请邓森参加了一个只对中文媒体的新闻发布会,在发布会上,邓森表达了他对中共南中国海立场的支持,这与工党的政策相悖。

在与中共关系密切并影响到澳洲利益的一系列举动被曝光后,邓森迫于压力于2017年12月12日宣布辞去参议员职务并退出议会。

邓森表示,目前澳洲外国捐赠禁令没有彻底解决问题,因为“有着可以驾驶卡车通过的漏洞”,他承认消除外国影响力的唯一方法是对捐款设置上限。

目前两大政党都在审查他们是否应该归还黄向墨的捐款。

邓森的婚姻也受到黄向墨事件的影响。他已确认与结婚八年的妻子分手。

据《每日电讯报》上月的报导,邓森因为卷入黄向墨的丑闻而被迫退出政坛不到一年,就与妻子疏远了。他的妻子海伦(Helen)是工党前总理霍克(Bob Hawke)前任顾问巴伦(Peter Barron)的女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安平雅澳洲悉尼编译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