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美国会听证:中共内外交困 美要有对策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USCC)周四(2月7日)召开2019年首次中共政治、经济的主题听证,主题是“什么让习睡不着:北京的内外挑战”(What Keeps Xi Up at Night: Beijing’s Internal and External Challenges)。

美国国会民主党参议员卡特·古德温(Carte Goodwin)和詹姆斯·泰兰特(James Talent)主持了周四的听证,他们表示,审视中共的外交内困对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甚为重要。

当天的听证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的听证内容围绕“中国内部的威胁-党化与中共统治的内部威胁”,第二部分则围绕“中国国内困境-北京的增长放缓和技术依赖”,第三部分则是“国外的反对-局限北京塑造外部环境的力量”。

“中共政治制度越严说明统治越脆弱”

“中国尽管表面稳定,但中国(中共)的政治制度正变得越来越僵化、越来越严格,”克兰普顿集团(Crumpton Group)的中国区主管、资深顾问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表示,这也说明中共的政治统治变得“越来越脆弱”。

“如果中国继续沿着目前的轨道前进,那么党在政策制定和执行中的直接作用将使中国的(政治)统治更加不透明、不稳定和容易出错。”他分析说。

他表示,中共对外一直是隐秘和不透明,但并不意味着它是一个难解读、不能预知的黑箱。

“有了正确的文化和语言技能,就能更了解共产党以及它的战略目标。”布兰切特说。他建议,美国政府应重视汉语教育,培养自己的出色汉语分析师,同时警惕中共的孔子学院在美国提供的汉语教学资源。

“美应制裁镇压民众的中共官员”

咨询公司兰德(Rand Corporation)的国际防务和中国问题的高级研究员何天睦(Timothy Heath)指出,中国共产党党内政治权力的集中化,同时不断提升维稳在国内政治中的重要程度,“这种态度可能是19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以来从未见过的”。

他建议说,鉴于中共控制警察军队,中国的政治和刑事问题重叠,中共官员可能支持政治镇压,而不是促进健全的执法行为。

“美国应该考虑制裁那些——在与他国交往中,以执法作为幌子、推进镇压的中共官员。”何天睦说。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USCC)2月7日召开“主题听证”,题目是“什么让习睡不着:北京的内外挑战”。图为现场。(USCC via twitter)

中共国家资本主义正引发国外反击

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的亚洲区主任迈克尔·赫尔森(Michael Hirson)则在听证会上指出:“中国(中共)国家资本主义是美中贸易和技术争端的核心,同时中国的其它贸易伙伴对中国投资的反击也越来越大。”

他尤其提到如何看待中国私营企业带来的安全问题。赫尔森表示,大多数情况下,中国的私营企业与国有企业存在很大差异。

“这些私营企业是在国内面临无情竞争、力争利润最大化的公司,”他说。“但在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上,例如:涉及审查敏感技术的外国投资时,贸易伙伴很难完全无视这些中国私营公司——它们是否会遵循中共当局的战略目标行事的可能。”赫尔森说。

贸易战的经济影响有限但对资本市场影响巨大

市场调研公司Seafarer Capital的副总裁、中国研究主任尼古拉斯·博斯特(Nicholas Borst)则详细介绍了美中贸易战对中国的影响。

“截至目前,贸易战的影响被夸大了,对中国的实际经济影响有限;但是贸易战对中国资本市场已造成巨大影响。”他说。

到2018年年底,中国股市的全年表现是全球股市倒数。博斯特表示,贸易谈判一波三折、美中紧张局势对中国股市的影响巨大。

他列举了2018年美中发生的几件大事:美国4月对中兴通讯的出口制裁、5月双方谈判破裂、7-9月加征新关税、10月彭博社报导的微小间谍芯片、12月逮捕华为首席财务执行官孟晚舟。

“除了关税的直接影响之外,中国投资者似乎对中美关系转向长期的争议性预期感到不安。”博斯特说。

如何看待中共反腐与其科技战略

乔治亚州立大学政治系教授魏德曼(Andrew Wedeman)则对中共的反腐进行了剖析。他表示,理解习近平的反腐行为,不是看它是政治猎巫还是非政治性的反腐败清理,因为通常这些行动试图同时实现多个目标。

“相反,理解习近平的打击行为的关键是,它是怎么瞄准目标的。”他说。

咨询公司Pointe Bello执行主任格雷格·列维斯克(Greg Levesque)则指出中共的科技战略目标。“尽管其推出新的创新驱动型政策、法规,并在融资机制方面取得快速进展,但中国依然依赖外国创新体系,特别是美国和日本的创新,它们被中国认为是关键核心技术来源。”他说。

他建议,美国政府应提高公众对中共战略和战术的认识,理解美中当前在体制上存在的不对等性。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是国会四大常设机构之一,依据“2001年弗洛伊德斯彭斯国家国防授权法案”成立,每年负责听取各行业的专家意见,对中美关系做出评估,并整理成公开报告,递交国会。

近年来,USCC年度报告的实用性以及建议性越来越强,比如:其2017年的报告建议,国会通过立法,加强对中资企业并购美国的安全监管,已经在2018年由国会参众两院付诸行动,并顺利实现。

其2018年的报告提议依法起诉在美国境内“威胁,胁迫或以其它方式恐吓美国居民”的中共分支机构,并质疑中共官方媒体没有在美国严格遵守法律、散布中共的宣传资料。

2月1日,中共国有媒体中央电视台(CCTV)的子公司中共国际电视台(CGTN)应美国司法部的要求,首次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