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3/1前无川习会 学者:川普阻止中共拖延战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2月7日表示,在美中贸易战达成协议的3月1日期限前,他不会与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有学者认为,这彻底阻止了中共想拖延的目的,逼迫中共必须在限期内达成协议。

美东时间2月7日,在白宫当记者询问是否在3月1日前与习近平会面时,川普回答:“不会。”当记者追问川习会是否可能在3月登场时,他说:“还没有(决定),也许。”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认为,只有当双方达成协议后,川习会才可能进行。

他表示,美国人其实已经知道,中共的目的就是想拖延。“中共的策略一直是拖延战术,它成功地拖了90天,下一步就希望拖2年,拖到川普的第一个任期之后,或者是拖6年,川普的两个任期之后。这样的话,川普下台后中共就有办法了。”

他说:“川普现在跟中共表明,我不会给你那么多时间,必须在一年之内就解决这些问题,并且每一步都是可核查、可执行的。川普就是一步步地让中共意识到它无处可逃,必须拿出确实的办法。”

美国财长姆钦周三(2月6日)证实,下周,他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将率团前往北京,举行进一步的贸易谈判。

中共立法不代表可执行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周二(2月5日)晚间的国情咨文演讲中表示,与中国达成的任何新贸易协议“都必须包括切实的、结构性的改变,以结束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减少我们的长期贸易逆差,并保护美国的就业机会”。

贸易谈判的核心是中共必须减少对国有工业的补贴,停止强制技术转让,并加强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据美国之音报导称,中国侵略性的网络黑客行为也将被列入下周会谈的议程。

香港城市大学教授郑宇硕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主要的关键是,中美贸易战不是贸易差的问题,中方愿意多买美国的东西,这不是关键问题,这不能令美方感到满意。”

对于中共将在3月5日人大会上通过的《外商投资法》,郑宇硕表示,这虽然是一个让步,但是“立法是表面上的、纸面上的,还是真能发生效力?这是有待进一步确认的。”

他说:“事实上香港的商人有同样的经验,他们经常提到的就是‘大门开,小门不开’,就是说(中共)在文件上有市场准入了,但是实际上你跑去(中国)做生意很多门都没开,因此中间还有能不能执行的问题。”

谢田表示,中共制定了很多法律,也做出过很多承诺,“从2001年加入WTO以来做出过无数的承诺,都没有兑现,所以才累积到今天的问题。”

他说:“现在美方的要求是在川普的第一个任期之内,(中共)要有确实步骤的,并且每一步骤都是切实可行的,可以核查的。一旦核查不通过,美国马上25%的关税就提高上去,美国要这种可以明确执法的步骤。这是现在最关键的一个症结。”

2019年的“惊涛骇浪”

去年年底,习近平在其报告中曾提到“未来必定会遇到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什么是习近平将面对的惊涛骇浪呢?

郑宇硕表示,贸易战对中国的经济影响已经开始发酵了,“未来一个月要是中美不能达成协议,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将逐渐放大。而且中间还有一个心理预期的问题,要是中美谈判失败,全面开启贸易战,那对中国经济的打击是相当大的。”

除了外部压力,谢田认为,中国内部的压力也非常大。“中国社会内部早就波涛汹涌了。民众维权群体是一波,法轮功学员反迫害、退党浪潮是一波,中国经济的衰退是一波,房地产泡沫破灭、人民币外汇贬值⋯⋯”

他说:“习近平所说的惊涛骇浪可能是低估的,因为所有国内的各种各样的浪潮加起来,再加上来自美国贸易战的浪潮,这对中共来说不是惊涛骇浪,而是灭顶之灾。”

他提到,川普在国情咨文中明确向全世界宣告,美国抵制了社会主义在委内瑞拉的扩张,并且明确美国绝对不会走社会主义的路。

“川普反击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整体全球战略,现在一步步地越来越清晰。他不会放过这个迫使中共政权改弦更张的机会,并且现在美国朝野都很清楚,川普的压力正在奏效,中国经济已经遭受了重创,中共有极大的压必须做出改变。我想这是对中共非常糟糕的一个信号。”

他说:“中共在劫难逃,就是已经把它逼到这一步了。现在就是在等‘子弹在飞一会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骆亚、周慧心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