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国企挤压民企状况若不改善 中国经济或更加恶化

在中国,国有企业享有低利息银行贷款的优势,并享有市场垄断和资源垄断的竞争优势。外界普遍认为,这不仅对私营和民营企业造成挤压,还是不公平贸易的根源,成为美中谈判中一个关键问题。有媒体报道,如果民企问题得不到改善,中国经济未来会更加恶化。

中国国企挤压民企

华尔街日报》2月8日报道,中国国有企业享有低利息银行贷款的优势,并享有市场垄断和资源垄断的竞争优势,对私营和民营企业造成挤压。这不仅令市场投资者担忧,也成为美中贸易谈判中一个关键问题。

实际上,国有企业不仅享有低成本融资和市场支配的特权,还享有中共政府的补贴,这在国际贸易规则中属于不公平竞争手段,受到美国等与中国有贸易关系国家的诟病。

报道认为,国企作为掠夺者并没有应有的高效和敏捷,相反,国企大多机构臃肿、行动迟缓,效率低下,这表明中国这个经济体存在严重问题。但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似乎尚未确信深入市场化改革的必要性。

中共对经济和市场拥有主导权,这成为国有企业无视国际规则的根源。有政府背景的企业不仅在获得银行融资上享有优势,还凭藉支配性的市场地位,拒绝及时支付货款,挤压民企供货商。在国有工业企业整体利润增长放缓的形势下,这个问题正在趋于恶化。

Gavekal Dragonomics资深分析师Thomas Gatley估计,伴随国企的应付账款不断累积,2019年民企所受的额外挤压实际上或将达到人民币1万亿元(合1480亿美元)。这个金额约相当于去年民企发行的公司债和中期票据总量的三倍。

华日报道认为,民营企业受到了融资难和收入疲软的双重打击,这可能是去年民营企业股权质押贷款激增背后的一大驱动因素。目前,控股股东质押手上50%以上股权去借款的民营上市公司超过1000多家:总体来看,这些公司过去三年里应收账款大幅增加。这些民营公司的财务困境为财大气粗的国有企业创造了诱人的收购目标,2018年这些国有企业吞噬了超过62亿美元的民营公司股权。

当然,近期中共高层表现出对民企困境的关注。例如,中国传统新年之前,李克强曾要求国有企业立即归还拖欠民营企业的账款,否则就被列入失信的“黑名单”。中共央行也推出了旨在促进小企业贷款的举措。但事实证明,这些行动可能来的太晚,力度太小,无法避免民营企业的滑坡。

贸易战逼迫中共转向“扶持”民企

在贸易战的打击下,本来就走下坡路的中国经济陷入30年未有的萧条,企业为度过难关,只好降低成本,裁减用工数量,许多行业出现失业潮。此前大力推行的“国进民退”政策难以为继,中共开始转变腔调“扶植民企”。

民企承担中国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就业,自去年下半年贸易战开始不久,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不断喊话扶植民营经济,强力扶持民营经济,希望民营企业带头“技术赶超西方”。

据《中央社》报道,上海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孙立坚表示,中共欲强力扶植民营企业,是中共在贸易战中,认知到中共政府长期以来依赖外国技术,终究无法成为“强国”,选择强力扶持民营经济才能将制造业做大。

孙立坚指出,目前包括北京、天津等多个个省、市,都已下调今年经济成长,中国经济形势严峻,在此期间要扶植民营企业难度很大。中共没趁经济高速成长时期让民营企业成为带领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力量,现在做为时已晚。

僵尸企业对中国经济构成巨大威胁

中共对国企提供低价贷款的政策偏向,使大量经营不善、本应淘汰的国有企业存活下来,成为“僵尸企业”,已经对经济构成威胁。

投资公司摩根大通2月初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对金融稳定和经济增长可持续发展的最大担忧就是中国不断膨胀的债务问题,特别是公司债。”而公司债中最大的一部分就是国有企业,也被称为“僵尸企业”(是指资不抵债、自身无法持续经营,必须依靠政府补贴或银行续贷来维持生存的企业)。

摩根大通的报告警告说,中共当局处理经济中的关键风险——“僵尸”国有企业,将意味着中国经济可能被迫采取零利率政策。

债务负担(杠杆率高)已经成为中共当局改革的主要障碍,一旦失去政府支持、挤破泡沫,金融中的不稳定风险就会增加;而不挤破泡沫,经济将无法良性发展。

中共对国企的补贴问题

当中国进入WTO之后,中共对国企的支持就不再是中国的“内政”,这是造成不公平贸易的根源,也是目前美中贸易谈判一个主要的分歧点。

中共认为,政府扶植技企业属于内政主权,但美国认为这属于不公平竞争。

美方要求,中共必须立即停止知识产权的盗窃和强迫外企转让技术,此外,中共还必须停止向中国企业提供政府补贴。中共政府对企业的补贴,使这些公司得以通过超低价格在国际市场击垮没有补贴的外国同类。

日前,有疑似业内人士透露,诺基亚和三星在技术上不比华为劣势,但敌不过华为的超低价格竞争,华为的价格低于其他公司30-40%。据美国电信业界传出的估算,中共政府向华为公司提供的补贴可能超过千亿美元。然而,由于华为公司拒绝公开上市,资金来源不透明,所以这个推测无法获得官方证实。

《中央社》报道,前财政部负责东亚事务的官员、华府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资深研究员西格尔(Stephanie Segal)说,中国过去是靠刺激及大幅借贷支撑国营企业、带动成长,这一模式无法为中国经济带来健康及永续发展,中国本就必须有深层次结构改革,“这不是因为美国要求中国要改,而是中国这样的经济成长模式无法永续。”

民营企业状况若不改善 中国经济将不断恶化

《华尔街日报》1月3日报道,中共央行实施了九个月的货币宽松政策未能提振对实体经济的放贷,但却成功推动房价和政府债券价格进入泡沫区间。中国货币政策机制的这一扭曲现象对2019年来说不是好兆头。

报道认为,就算银行开始再次放贷,主要还是面向其他金融机构和政府,而不是真正推动经济增长的民营公司。

资金还流入了中国主权债和地方政府债券市场,推动收益率自4月以来下降了0.4个百分点。与此同时,房价也大幅上涨,去年11月较小城市房价同比上涨超过10%,创至少2010年以来的最快涨幅。

报道认为,局面非常糟糕,中国经济正陷入困境,如果民营企业问题得不到改善,未来情况可能不断恶化。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賀景田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