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陈光诚:哪里有中共 哪里都别想好

陈光诚说,中共这种做法已经是由来已久,而且花了很多钱:“据我所知在华盛顿每年就是两亿美金,这个就不是说在华盛顿去试图影响,就是光那个北美电视网站投资好像是27亿美金。所以这是非常非常惊人的一个数字。”

陈光诚吁各国看清中共危害

泰国警方于2018年8月拆除了希望之声电台在清迈的电台,并表示是来自于中共的压力。2018年11月23日,泰国警方在曼谷抓捕了帮助希望之声在清迈租用于发射短波广播的办公室的台商蒋永新先生,蒋先后暂获保释,护照被没收,过年也无法回到台湾与家人团聚,近日案件将开庭。现定居美国、一直关注希望之声发展的著名中国人权活动家陈光诚先生日前接受希望之声采访,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以下为采访录音(有删节):

陈光诚表示,整个事件实际上是中共这个大外宣和统战的一个结合的一个体现。

他说:“实际上中共一直以来都有一个非常隐密而且规模庞大的一个大外宣计划,而且这个大外宣计划是结合这个统战共同进行。所以很多时候即使以前我们提这个大外宣,很多人也没有意识到,因为它比较隐密。可能到现在为止也还没有注意到。”

他认为实际上像泰国这次、包括原来越南,中共通过他们这些国家的影响或者施加压力要他们协助终止像希望之声这样的面对中国大陆的短波广播呢,也是大外宣和统战共同作用的一种结果。

陈光诚说:“实际上已经很清楚了,中共的魔爪在全世界无处不在了,西方企业经过多年的吃亏,现在已经意识到中共大外宣所带来的危害。但是对于这个统战,我觉得重视得还不够。特别是像希望之声这样被停播这样的事情发生以后,我希望通过这样的事件能够让西方社会也警惕:中共除了渗透影响之外,还把魔爪伸向国外直接针对它不喜欢的人、机构或者是做法进行迫害、打击这样的一种做法。”

陈光诚认为:“实际上这也充分说明另外一点,就是说希望之声这些年来的广播影响越来越大,对于中国的这个普通民众所起到了启蒙或者是唤醒作用越来越明显的显现出来。这个可能是让中共紧张要加大力度来进行阻挠,或者说为了维护它的专权能够继续下去,它不惜暴露自己在海外的这一系列的长期以来的布局,也要公开这样做的一个结果。”

对于蒋永新这个案子本身,陈光诚认为,泰国的警察已经说得非常清楚,这就是来了中共的影响、中共的渗透、中共的直接压力。陈光诚说:“个人觉得它所引用的泰国国内的什么广播商业法,我个人觉得完全不能适用这样的案子,因为不管它有多少设备在泰国,它租用了房子,这个都是合法的。那些架用的设备也不是针对泰国的、也不是面向泰国的去传播去播放。”

他认为泰国以他们国内的这样一个法律来对面向泰国以外的地方这个输送的这样的短波来对当事人起诉,没有法律依据,法律不适用。

陈光诚认为通过这个案子,可能有一个杠杆作用,让国际上更加看清中共大外宣之上的统战的邪恶。他说:“即使是在泰国中共也能有这样的影响力不奇怪,但是我们不要悲观和失望,只要不是在沦陷区,只要不是在中共的魔爪之下的这样的地方,那么我想好多民主国家它的影响力一点也不比中共差,所以我觉得这样的事情发生以后,我们大家应该积极的发出声音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也要求一些主持公正、维护这个世界秩序的民主国家共同努力,要求泰国呢能够非常清楚的看待这样一个人神共怒的中共政权,对内打压自己的人民,封人民的嘴,封锁信息,对外试图这样干涉影响统战的这样的一个政权,能够认清楚。不要协助它们作恶。所以我觉得的这样一个事件,可能在全世界认清中共大外宣的基础上进一步认识统战。我希望这个案子能够起到这样一个杠杆的作用。”

陈光诚认为,中共的大外宣已经由来已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共多少年来一直花很多的钱在台湾,我觉得台湾近几年他可能重视得更厉害。一直是向美国不断的去渗透影响,去收买一些重要媒体的黄金时段,来隐密的做中共的这种宣传,也收买西方大媒体或者重要媒体有名的主持人来参与。”

“中共在北美或者在欧洲设立的、他们打着外国旗号的这种媒体的包装了的他自己的媒体,请他们到那里去工作,当然是高额的薪水了。可能在中共那做一期节目要给他的正常媒体做一星期的收入都要高得多。一是让这些人起到对西方人的一种欺骗,另一个就是让这些人如果有机会在西方主流媒体批评中共的时候,希望他们能够怎么说呢?能不批评就不批评,必须批评的时候就轻批评,就这样一个作用。”

陈光诚说,中共这种做法已经是由来已久,而且花了很多钱:“据我所知在华盛顿每年就是两亿美金,这个就不是说在华盛顿去试图影响,就是光那个北美电视网站投资好像是27亿美金。所以这是非常非常惊人的一个数字。”

陈光诚认为,这是因为面对像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超级强国,中共没办法去通过暴力通过流氓的手段来抗衡,那他就通过这种隐密的手段来进行渗透和影响、腐蚀。

他认为中共这种手段有非常强大的危害性。陈光诚:“中共是个邪恶的政权是一个被邪灵附体的一群人,它抓住了人性的一些弱点,比如说贪婪这些东西。那它的危害……比如说它可以花一些钱把联合国一些警察请到中国去好吃好喝好招待,然后给他很好的待遇,让他们感到过得舒舒服服的……回来以后联合国如果有什么事情,如果是不利于中共,比如说抗议、比如说一些事情发生的时候,这些警察有意无意的就站在中共那边,对于中共不喜欢的人可能就打击得严重点,对于中共一些喜欢的人,可能也就在他们可控的范围内他就能放就放一马。实际上这就是一种行贿手段。”

陈光诚认为,这种贿赂手段在西方民主国家虽然能有效果但是毕竟还有限制的,但是对于民主程序或者媒体监督不是那么成熟的一些国家、一些地方,这些个人的权力或具体某些办案单位或者办事机构,在他们的权力范围内他们还是有空间可以做的。所以这个危害非常大。甚至有时候可能就使这些人为了他们的利益就可以罔顾自己国家的法、罔顾国际法、罔顾这些基本的国际人权准则去做一些助纣为虐的事情。

陈光诚举例说,甚至有些人为了一些现实的利益也会出卖自己国家的利益。比如美国前一个阶段就有一些人帮中共偷美国技术而被抓。

陈光诚表示,对人类腐蚀,使人类思想堕落,是共产专制政权这个毒瘤所主要体现的一种危害性,中共它的本性就决定了这一点:“只要它存在,它就会把跟它有任何接触有任何联系、甚至只要有它在,它就会使尽浑身的节数把整个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向阴的一方、向邪的一方面去拖去拉。”“中共一个最大特点就是没有原则,为了达到它的目的什么都可以做,任何一种手段它都会用。就包括它在邀请西方国家的一些官员的时候,它甚至去给你找一些美女作陪,然后事后弄一些照片,等你回到民主国家如果你不听他的,它就会说,你还记得吗?那次我们不是去哪玩得挺开心的,这就是一种威胁,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就把你这些东西发出去了,这也不是个新鲜事。”

陈光诚:“中共向来是无恶不作、无所不用其极的,所以我觉得它的威吓,我们到的还只是小小的一部份,还有更大的还没看到的,还没有看到的原因也包括一些民主国家不愿跟中共撕破脸皮,很多东西还没有被公开,我想这个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公开的越来越多,就相当年苏联解密的那些资料一样,将来也会有更多的资料被解密出来,大家回头再把整个证据串起来,你就会看到中共它对人类的危害究竟有多大,到那个时候你就看到不仅仅是钱的危害,不仅仅是土地上的、环境上的危害,可能最严重的大家会看到是灵魂的危害,凡是沾染上中共的这样一些组织、地方它们的灵魂都是趋向于堕落的,如果画一条线的话我想就像股市的那个线一样,大家就能明显的看出来,凡是跟中共走得近的往往都会受到这样的影响,这非常的明显。”

陈光诚强调说:“哪里有中共,哪里都别想好;哪里有共产主义的国家,哪里人民有好日子过的吗?灾荒、政治斗争、饿死人等,共产思想所到之处,就是一片狼藉、就是一片灾难,这个永远不变,除非共产思想被彻底放进历史垃圾堆之中。”

最后,就台商蒋永新在泰国的案子,陈光诚呼吁美国政府应该发挥影响力,支持民间对突破中共信息封锁的努力,要求泰国政府停止配合中共迫害。

陈光诚:“短期来说,我觉得美国政府应该发挥它在世界各地的影响力,要求泰国政府停止与中共为伍,停止打击自由信息的传播。从长远来讲,美国也应该考虑支持法轮功开发像原来的自由门这些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支持像这种民间的软件壮大起来,来避免中共这种信息的封锁,除了网络防火墙以外的这种对于信号的干扰、对于短波的传播的干扰、对于卫星传播的干扰。

一方面是降低中共的这种能力。另一方面就是要自己增强这方面能力。陈光诚认为其实美国政府是完全可以从这个角度去做,中共这些封锁信息的东西完全可以推倒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馨恬、岳文骁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