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拦截刘鹤 访民白节敏获保释 诉说中共迫害

刘鹤访美期间,多位访民拦车喊冤,只有上海访民白节敏意外被警方逮捕。近日,他已获保释,并表示他截车的原因和动力,是因为中共残酷的政治迫害。目前,他与太太和儿子都失联了。

左图为白节敏在纽约中领馆前抗议,右图为白节敏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前抗议中共政府人身迫害。(本人提供)

刘鹤访美期间,多位访民拦车喊冤,只有上海访民白节敏意外被警方逮捕。近日,他已获保释,并表示他截车的原因和动力,是因为中共残酷的政治迫害。目前,他与太太和儿子都失联了。

白节敏告诉大纪元记者,2月5日举行了听证会,他于6日获得保释。因为中国有拦轿告状的传统,美国政府也理解这些在中国大陆遭受严重迫害、逃亡美国的冤民。

白节敏说,当日刘鹤从贸易大厦出来,他近距离隔着警戒线,喊刘鹤的名字,“刘鹤,我是白节敏,我有冤!我有信给您,请您接受我的冤情信!”刘鹤回头看了他一眼,前呼后拥钻到车里面去了。他冲过警戒线,想要喊停他,但是刘鹤没有停车。

他说,“冲上去是有一种力量、一种愤怒的心情。中共领导人来了,本身我有冤屈向他诉说。我们在国内穷尽上访的途径,还遭受打压,差点命都没了。”

据介绍,2016年9月,白节敏在华尔道夫酒店门口成功拦截了李克强的车,当时他被指控“违反交通法规”,被罚在法院扫地6个小时;2019年1月30日,白节敏冲过警戒线拦截刘鹤的车队,特勤局的一名警察用力过猛,造成膝盖骨断裂,白节敏亦受轻伤,被当场逮捕。

这次他被指控“袭警”,但法官没有采纳,认为警察受伤不是他故意造成的,相信他不会危害社会,律师也对他表示同情。

白节敏强调,“敢于拦车告状的,冲在前列的,百分之一百以上是因为冤屈惊人。共产党罪行累累,滔天罪恶,冤屈就是动力。”

事业遭破坏经济受封锁

白节敏原是上海商人、中共高级现役军官的家属。由于白节敏的太太是空军一个涉密部门的负责人、上校军官,又是技术骨干、工程师。共产党怀疑他有间谍倾向,对他严密监控,客户都不敢见他,导致其生意上经济损失很大。

白节敏认为是自己“政治上不过硬,出身也不好”。他的外公是国民党时期的乡长,被中共打为反革命;再加上他曾在日本经商、生活了几年,每年要出国旅游考查。

“拓展业务、寻找商机、投资赚钱,这很正常的。但是他们认为你不正常。因为一个军队里面的涉密部门的人员,家属是不允许出国的。”他说。

2010年,上海开世界博览会期间,一天早上他到路边洗车,一转身取机油的功夫车里的公文包就不翼而飞了。他要在世博会期间跟客户谈生意的合同、交付的很多订金、商业机密全部被偷走,生意也泡汤了,造成很大的经济损失。

公文包被偷之后,又发生了咬耳朵事件。

白节敏在上海市信访部门附近的“民主角”谈天,被一个公安的线人、保安上来就咬他耳朵一口,咬掉了一大块。“中国人讲不听话揪你耳朵,意思是你不听党的话!”

白节敏在国内公司有合资股份,还搞多种经营,房产投资、股票、证券、外汇期货等,但是中共对其实施经济封锁,他的房子都卖不出去。

比如,上海有一套别墅,当时的市场价是400多万人民币,他300万、250万都抛不出去,这时他已经知道被监控了,他很生气,却也没办法。最后终于以180万的价格卖掉了。

他说,“当时没办法,因为其它资金要转动。它就这么搞你。在中国大陆没法做生意了!收税还收了十几万,到手就160多万。”

从此,白节敏成为万千访民中的一员。他也成了重点“维稳对象”,一到敏感日,就被限制人身自由。

他说,“在国内上访没有用,对我的监控、迫害不但来自于地方的安全部门,还来自于军队里面的安全保卫部门,联手对我监控、打压,我一个人怎么承担得了?”

2013夏天,白节敏办完事回到车上,口渴拿起车上的水杯喝水,不久就难受得不行了,被太太送到医院。医生说,“再晚到10分钟,神仙也救不了你。”

白节敏说,“如果找到蛛丝马迹的证据,他们就会无限放大的;现在是一点点证据都没有。最后一招儿就是把我毒死,目的是形成白节敏畏罪自杀(的假象)。”

他分析,“他们的动机,就是把我打造成一个间谍。如果我是军事间谍,他们就都立功了,全部升官发财。他们贪得无厌,共产党的官员贪婪到什么程度?!想尽办法,在我身上制造冤假错案。”

家庭被拆散与妻儿失联

白节敏说,“当我知道共产党在迫害我以后,我主动跟太太提出离婚,她死活不愿意,闹到我母亲那里。”

“为了我的事情我太太连官都没有了,负责人都没有了,还在军队里服役,但是主要的职务已经没有了”,他说,“她也很反感我到北京上访,吵架说我拖她后腿,她是有上进心的人,要往上升职,升为一个女将军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其实我是真心地打动了我的太太,我们是经朋友介绍的,从相识、相知、恋爱到结婚,我们感情很好。其实,自从我跟我太太相识以后,就已经被监控了。”

“他们认为,你是不是在国外受过培训?怎么会认识她的?只有特务才能做得到。共产党始终不相信爱情,我的婚姻没有自由过,我在中国大陆没有享受到婚姻自由的权利。”

2016年初,他的太太向法院提出了离婚申请,“我想我太太到现在……军队不同于地方,是全军事化,一切行动听指挥,叫你离婚就离婚。我太太也没办法。”

“现在雪上加霜”,他说,“就从2016年拦截李克强的车以后,我们就失联了。”

2018年11月14日,白节敏上移民法庭,通过了政治庇护;第二天,上海市法院做出离婚判决。白节敏认为这是密判,因为他找法官沟通被挂断电话,判决书也没有寄到他在上海的所在地。

“不但太太失联,儿子都跟我失联了。”他说,“我打通我丈母娘(儿子由我丈母娘带)的电话,我的孩子呼唤‘爸爸爸爸’,我想跟儿子说句话,每当我启口要跟儿子说话的时候,‘啪’电话就掐断了。”

白节敏说,“所以这次我也抗议华为,因为我在国内被共产党监控包括投毒,设备、系统都由华为提供,华为是共产党的帮凶。”

中共是恐怖组织

白节敏说,“我到北京上访不下20、30次,到上海市政府不下100次。上海市政府弄虚作假,说我越级上访。我的问题不但没有解决,还被不断加重迫害。”

白节敏的诉求,从普通的维权上升到对中共体制的憎恨。他说,“共产党真的就是一个幽灵,是一个恐怖组织。中共贪官不讲人权,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的,是人权的刽子手、反人类的。”

2016年3月到纽约后,白节敏风雨无阻每天去联合国前打横幅。他的横幅上写着:“打倒邪恶的、变态的、腐败的共产党”、“把共产党赶出联合国”。

他说,“不平反不要紧,但是不能不让我申诉、抗议。‘中共倒台是全人类的大喜事’,跟共产党没道理讲,谁跟它讲道理谁倒楣,共产党骗了你还让你说它好。”

他强调,共产党不可能通过自身改良变好,它实质就是邪教。现在国内老的冤假错案堆积如山,新的冤假错案层出不穷,没有一个可以解决的,反而大量制造冤假错案,因为这是共产党最后的疯狂。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