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洪博学:敬答卖菜市长和医生市长

天底下最不爱中华民国的肯定是老共,老共视“中华民国”为蟑螂小强,命很硬,老共欲除之后快,卖菜市长或台湾多数人,在党国教育洗脑之下,没有不爱中华民国的,小时候,我总觉得自己是汉,老共是贼,长大后才发现;为什么贼老是欺负汉,更大一点后,才发现汉贼难分,经过民主启蒙和自我检讨后才知道;胜者为汉,败者是贼,这是痛苦的领悟。

汉字的问,门下有口,要走对门,出口才能问,但是,问问题要问对对象,否则就是“所问非人”,终究无法得到答案,标题中两位市长,当选后喜欢发大哉问,很可惜经常问错对象,问题终究无解。

选前说政治0分,经济100分的卖菜市长,突然爱上政治,大谈中台“指腹联婚”关系,好像很懂,其实瞎掰,出口闭口92共识,即便已经被老共打脸,还是自说自话,现在又发出大哉问,“不敢台独,又不爱中华民国,又拒绝92共识,到底要把2300万人带去哪里?”这四问其实问错对象,如果由老共回答,才更洽当,很显然,老韩只敢冲着民进党政府而来,却替老共解了套,因为真正制造问题的人是老共,试问,让台湾人担心台湾独立引发战争,不敢独立的是谁?使台湾人不敢热爱中华民国的是谁?摧毁“92共识”的是谁?使台湾2300万人找不到国家方向的是谁?卖菜市长不问老共,却反过来质问执政的民进党,真是奇怪,老共不答,就让我来答,也趁此机会一并回答医生市长,“你为什么讨厌喊台独,又去中国赚钱”的问题。

卖菜市长一问,其实有四问,所以就分四个问题回答:

第一,“不敢台独”的问题,所谓“台独”只是简称,全称是台湾希望成为一个独立正常国家,以多数台湾人共识来选出国号,制定新宪法,台湾人不是不敢台独,1895年,台湾人被大清帝国出卖割让给日本后,曾经出现独立的台湾民主国,独立建国一次,而且也弄出一部宪法。

国家意识坚定才能独立建国

1895年5月25日,不愿意把主权移交给日本的大清官员和台湾士绅,推派唐景崧为总统,宣布独立,一个月后,唐景崧就落跑到厦门,6月26日,“鸭片鬼将军”刘永福在台南,又搞出一个“南台湾民主国”,信誓旦旦要和台湾共存亡,开始发行股票,聚敛钱财,等到赚饱了,还是跑回中国,这个独立共和国,5个月就玩完了,证明一件事;面对强权的独立建国运动,除了要拼命,还必须有很强烈的国家意识,否则就是一场闹剧,二战后,日本离开台湾,台湾有机会进行殖民地解放,成为新国家,很可惜,时机被台湾人自己耽误了,因为缺乏建立自己国家,自己管理自己的意识,1971年,中华民国被迫离开联合国,这个时机也可以建立新国家,但是老蒋无胆识,老美也不支持,又丧失一次机会,台湾人很清楚,在老共武力恫吓下,除非勇敢打一仗,真的很难宣布和平独立,除非老共同意放下武力,理性的让台湾人民公投,否则只能等待中国内乱或实力削弱,或者国际上其他国家力挺,外蒙古在大清败亡后,趁机脱离中国走向独立,又有苏联力挺,方能成事,否则也很难独立,历史上,苏联崩解后,很多国家趁机独立,就是一个例子,做为负责的台湾民主政府领导人,既有国会监督,也有舆论抨击,任何一个政党执政,宣布独立的议题,当然必须慎重,所以,并不是敢或不敢的问题。

第二,为什么不爱中华民国,天底下最不爱中华民国的肯定是老共,老共视“中华民国”为蟑螂小强,命很硬,老共欲除之后快,卖菜市长或台湾多数人,在党国教育洗脑之下,没有不爱中华民国的,小时候,我总觉得自己是汉,老共是贼,长大后才发现;为什么贼老是欺负汉,更大一点后,才发现汉贼难分,经过民主启蒙和自我检讨后才知道;胜者为汉,败者是贼,这是痛苦的领悟,抛开汉贼不谈,一个国家变得不可爱的原因,是这个国家不真实,名实不符,请问;你会喜欢不真实的东西吗?或者说;一样的名牌包,你会喜欢假货吗?

当一个国家出现了名实不符,这时候就失去可爱的地方了,中华民国目前的情况就是如此,而生活在这样不正常国度的人民,除了理解国家不真实以外,更无法逃避,公民有责任使国家朝向正常发展,这也是这一代台湾人的使命。

许多经常出国旅行的人都知道;拿着这个国家的护照,经常遭受屈辱,我也曾经因为护照被逮捕过,种种问题都使国家变得越来越不可爱,更遑论这样的国家在国际上经常被封锁,等同人民受屈辱,请问;是谁造成中华民国不可爱的?

2019年的习大王文告,已经否定92共识的中华民国地位,拆穿国民党的鸵鸟主义,否则,台客进去中国,早早就可以使用护照,也可以到处插上青天白日旗,甚至台商也可以合法取得外商地位,更不需要申领老共的人民共和国居住证,证明了所谓“一中各表”,根本是骗人的把戏,小英总统不愿意上当,为何国民党政客还一厢情愿往粪坑跳,实在令人费解。

最后一个问题;所有台湾人,以台湾土地为安身立命之所,就算国际上被老共封锁,但是,台湾的非政治办事处,在全球有160个,台湾人虽然使用“台湾中华民国”混合护照,参加国际运动赛事,或者其他相关国际会议,除了被中国排挤的联合国多边组织以外,并没有发生无法出国的情况,我们只是不愿意接受某些国家海关在台湾头上加写中国的鸟气,但是,有朝一日,只要台湾人共同努力,一定可以让台湾呈现真实的台湾样貌,爱上台湾,活在台湾,无须扮演“出埃及记”的故事。

以上四个问题的制造者都是老共,所谓解铃者,还须系铃人,下一次,卖菜市长想问问题时,请先看准对象发问,最后想问一下卖菜市长,你说:不要怀疑老共并吞台湾的决心,也不需怀疑台湾人守护民主自由的决心。请问卖菜市长: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决心上施政?

另一位医生市长说,“我最讨厌要去中国赚钱,又喊台独的人”,这也是问错对象,这句话讨好了老共,又可以恐吓一些台湾胆小鬼,可以说是“一语两吃”。

国际上,支持台湾独立的老外很多,这些老外也在中国旅行或做生意,请问:你的讨厌,包含这些老外吗?还是,你并不反对老外喊台独,只反对台湾人喊台独?

反对台独者在中国赚钱,百分百是中国制造的政治口号而已,目的当然是分化台湾,医生市长应该问老共:“赚钱和台独根本是两码子事,你说好的政经分离,为何变成政经一体呢”?

1987年,小蒋临终前,对老兵返乡问题,一直无法下决心,于是询问李登辉,小蒋说:我最担心老兵回乡后就不回台湾了,李登辉告诉他无须担心,果然李登辉判断正确,带着资匪的三大件一小件礼物回乡的老兵,90%仍然回到台湾,因为制度和社会差异,已经造成隔阂,老兵待不下,1989年六四天安门屠杀事件后,中国经济被国际封锁制裁,老共急需台湾人拿钱进去投资救急,补充缺口,所以搞出所谓的“政经分离”,弄出海协海基两双手套握握手,表示“政治归政治,赚钱归赚钱”,所以早期到中国经商的台商,有钞票就是老爷,老共根本不在乎你是蓝或绿,甚至不会管你台独不台独,等到老共吸取台商的血吸饱了,开始要“腾笼换鸟”了,所谓政经分离,赚钱不谈政治,也开始改变了,从政经分离到政经一体,完全是老共一手操纵,说白了,就是老共政策可以马上变,法律可以自己写,所以可以随便抓李明哲,当然也可以抓任何人,李明哲不是商人,他不赚中国钱,也不在中国谈独立,照样被失踪被关押,到底他颠覆了哪一个国家?医生市长自认在中国卖过医疗用品,自己也是台商,既是台商,更是墨绿,比我这种深绿还高一级的台独,那么要请问医生市长:为何只有你可以,既是台独又可以去中国赚中国人的钱,别人就要被讨厌呢?或者你的讨厌,也包括自己在内。

医生市长喜欢尼采哲学;“今天打不死我的,日后必使我更强大”,强者经过淬炼走向成就,这一点我赞成,但是,成为强者后,无法学习谦卑,忍让,却以为这个世界只能靠强者自设的逻辑,才能运转,那么就小看了无权力者了,历史上推翻强权的人,往往就是那些没有权力的人,台湾人如果选择当老共霸权压力下的顺民,最终的命运就是由顺民变成奴才而已,所以圣经说;“我使上位者失去权柄,使弱者变强”,推动权力上位者的韩粉或柯粉,所谓的“造王者”,有一天也是拉你下台的同一批人,不要忘了,台湾浅碟子政治的政客,试吃的赏味期很短,只剩两个月而已。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